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万族乐园

第一百零一章 这河神反向供奉

万族乐园 剩咸多喝水 7210 2021-03-16 20:41

  

  三藏听他说拜错人,便当即起身奇道:“却不知这是个什么说法?莫非还有隐世大贤劝善不成?”

村长叹了口气道:“不瞒小师傅说,此地荒凉原好几百里也没个村落,我等来这儿之前却也尽皆不是什么良善好人!”

八戒闻说惊得站起,三两步跃到玄奘身侧就要戒备。

悟空却老神在在翘二郎腿儿坐在那里,只眼中忽然闪烁起金光,便静静等那老者再说。

这会儿朱小杰却忽然打着饱嗝儿回来,恰见到场间一幕,便开口问道:“咋了?咋忽然如临大敌似的?

八戒!你要对老人家做什么?还不坐下!”

悟能傻乎乎回头看了眼自己师父,又回头望了望自己师兄,才悻悻坐回去。

老村长对朱小杰点点头询问:“却不知您是?”

逍遥子大大咧咧找个位置坐下才道:“老人家,我是自唐朝来的王爷,此番是去灵山旅游的。

我也是这位高僧的哥哥,是他们两个的师父。”

村长忙起身拱手道:“竟不知是天朝贵客到访,失敬,失敬了!”

朱小杰摆手道:“没得那些俗礼!你们继续,继续!”

再次拱手后,老村长方坐回位子,对玄奘问道:“小长老,我刚说自己不是好人时,你两个徒弟皆有些反应,却为何独你面色依旧和善淡然?”

三藏拱手道:“老先生,我大唐有句俗言唤作:‘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倘你们这样都不算是好人,那贫僧也不敢妄称善类了。

此番又有什么好怕?”

朱小杰闻言一惊,这才推测出那村长脑子方才进水,好死不死称自己不是好人。

不过西游故事中却不曾有这一段,他也不是什么可以洞悉过去未来的强者。

所以此刻,他表面上微笑淡定沉稳无比,可心中却是百爪挠心好奇得厉害。

村长闻言点了点头道:“善!

刚刚礼拜老朽受之有愧,反倒是老朽该拜你这大德法师才是。

这’‘亲身体验才能作数’的道理我用了足足两年,干了那些错事才终悟透,其后悔恨、心酸、遗憾尽皆难以言表。

可你却一直默默践行这规律,足见已深入内心,沁入骨髓。”

玄奘不敢受赞,忙好奇追问到:“此言何解?万望贤者详述。”

村长道:“长老再莫提‘贤者’的称呼了。

能用余生把这身罪恶赎清了解,我便谢天谢地了。

这事说来话长,贵客安坐稍待,容我其后慢慢讲述。”

言毕,村长起身端了茶水,又吩咐学堂中的朋友告知老妻备斋。

才转回来,与他们道:“诸位长老,人说大丈夫行事敢作敢当。

此刻既然你们想听,我便不怕丢脸,这便讲讲过去丑事。

这地方原先是没有村子的,我们也是千里外一个山头的强盗。往昔杀人越货,埋骨焚尸,不可谓不绝尽天良。

老头子读过几年书,再凭着些儿果决很辣,便有幸成了山寨中的军师。

可有一年遇到大旱,四境伏尸遍地,各山寨皆抢无可抢,夺无可夺。

为了生存,于是便爆发出山匪间的攻伐。

而后几场厮杀下来,我们连连惨败,老家被别人劫掠一空,就连兄弟们也一样伤亡大半。最后逃出来的便只剩百十个老弱妇伤。

见状,我们便跑,仇家就追,生生一路躲来到这里。

那夜山穷水尽大家腹中嗡鸣,其中几个凶些的饥饿难耐,便想要杀一对战死儿子的老夫妇食肉。

众人拦阻不许他们动手,怎料那对老人却心灰意冷,携手跳水自尽轻生。

眼见着求生无望走投无路。我们便一个个抱头哭了起来。此刻回想那夜的绝望,虽没什么动人故事却让老头子至今难忘。

待到第二天清晨,昏昏沉沉被饿醒的众人忽然发现,昨夜那对自尽的老夫妻却不知被谁救了出来方在河边。

身侧还有野果、山菌、野菜与水草堆成了一个小堆。

饿疯了的众人却哪顾其它,一拥而上便开始争抢分食。

待到大家终于吃饱,于是便有人说这是河神恩赐。其后大家面对这流沙河儿叩首不止,希望河神给指条活路。

果然,第二天清晨,众人边上又出现了些食物,只是这次却要少得太多,与昨日清晨无法相比。

我们大家经过商议,平分了这些食物,可这次,每人却只有四五成饱肚。

第三日,只有三四成。

第四日,只有一成。

就在大家以为河神不满,要遗弃我们时,第五天清晨,那些已经少得可怜的果菜旁却忽然出现好多鱼虾。

然后,便是每天都有鱼虾可吃,大家靠着这些恩赐,才终于熬过那一段最难日子,勉强活下来。

你知道,倘若抢劫掠夺惯了的人,便很难看上耕种劳作那点儿收获。

于是,一些人便张罗着重操起那没本儿的买卖……”

说到这里玄奘默默合眼,吟诵句:“阿弥陀佛!”

老村长苦笑说了下去:“可也在那时候,发生了件怪事。

出去劫掠的队伍总会碰见个蓬头垢面的妖怪,每每有肥羊上钩,那妖怪便不知就会从哪儿跑出来,驱散拦路的队伍。

一来二去,终于有两个年轻悍勇的小伙没跑,反拼着性命向怪物冲杀过去。

怎料那怪却只是个样子,前后任凭刀砍斧剁也不还手。

说也奇怪,那怪身体奇异,即便被宝剑刺穿,哪怕被刀子砍得露骨,伤口也会在顷刻间长好。

小伙子们哪见过这等怪事,于是急忙忙把我请了去。

可老朽也没见过这样的啊,哪有人被刀剑劈砍时,还只低着头,合着掌,弯着腰,不还手,不逃跑也不惨叫的?

一番折腾直到了深夜,无奈下我们也只好把他绑了,关押到了柴房之中。

第二天,河神却断了我们食物。

大家联想到捉到的妖怪,便将一切错处都怪到他身上,认为是他惊扰了河神,才绝了我们的口粮。

于是那日,大家便对他拳打脚踢,又是一轮刀砍斧削出气。

他却依旧静静合着掌,低着头,没有反抗,也没有怒骂。

渐渐的,大家累了也发泄够了,便有人提议要将这怪物沉河,交由河神处置。

人群中虽有反对之声,可身强力壮之人却一意孤行,最终绑缚住了那怪的手脚,将他与许多石头一并装在框中,推进了河里。”

八戒听到这儿有些生气,嚷道:“你这老泼皮,干得是人事吗?

人家即便是怪物又怎么了?前后只有他救人,却未见他害命!

你们身为人类,却自相残杀抢夺财物,其后把错处全推到那怪身上是什么意思!

真是好不要脸!”

听到八戒开口,悟空下意识便望向玄奘,想在他教训八戒时打个圆场。

可出乎意料,这次玄奘却没有指责八戒无礼,反低着头闭着眼默念经文。

还是朱小杰咳了声道:“八戒,佛家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说。

如今老先生既然讲了出来,故事便该有些儿转折,你我细听便是,贸然打断才是失礼。

村长,我听你说得不细,还不知那怪出现时是什么模样?”

老村长摆手道:“无妨,无妨!是我们黑了心,当初不当人也。

回想初见时,那怪的样子的确吓人,可谓:

一头乱污发蓬松,两只圆睛亮似灯。

窜鬓虬髯蓝靛脸,如雷如鼓老龙声。

上身精赤瘦如柴,腰束双攒露白藤。

项下雕石悬九个,手持宝杖甚峥嵘。

那时,我们便犯了以貌取人之过。”

逍遥子笑着说道:“八戒,你看吧,那家伙不梳头、不洗脸、不好好穿衣服、不好好吃饭还带项链,不就吓到善良百姓了?

悟空此前让你勤收拾些,都是为了你好哩!”

八戒只好连连点头应是,心道:俺是洗脸穿衣服的,师父拿我和那厮比可委屈。

悟空道:“师尊,八戒这些日子已经注意许多了,不好多怪的!”

三藏看他几个自己聊开了,于是咳嗽声道:“你们莫聊,还请老先生将故事说完罢!”

那三个家伙才慌忙收声,又对老人拱手致歉。

村长摆手道:“无碍,无碍!

看得出你几个感情深厚,可让老朽记起了许多年轻事情哩。

唉……终归老了……再也回不去了!

再说那妖儿被沉河后,大家便心心念念盼着河神原谅。

果然!第二日那方又出现了些食物,这次虽然少了些,却聊胜于无,大家便重燃起来希望。

也在这时,我们中有两个年轻小子想看看河神模样。

于是在河边找了个隐蔽所在守了一夜。

第二天,他俩却失魂落魄晃悠回来。

他们父母早被杀了,他们爷奶心急如焚,所有人皆以为是他们冒昧窥伺,冲撞河神才被夺走神志。

可那日,食物依旧,甚至还多了些往日没有的肉块,河神不似生气模样。

直到下午,其中一个孩子却忽然‘哇’得一声哭了出来。

似听到他的哭声一般,一旁呆呆傻傻的那个竟也跟着哭了。

哭声凄惨,直引得所有人都汇聚过来。

我当时拉住个年长的,摇晃着怒吼;‘兔崽子,哭什么!还有脸哭!倘若此番冒犯到了河神老爷,我们就把你这俩瘪犊子给沉到河里!’

可这番不说还好,一出口却惹那俩小孩哭得更凶。

老头当时也是个性急的,抬手一巴掌便把大孩抽懵在那里。

过了片刻,他却又哭。这可算断断续续说出几个字儿:‘呜呜……那,那石头……呜呜……是我找的,是我找的石头……’

我不明白他在胡说些啥,于是挥手还要再打。

可能是被我吓到了,那孩子忽然大喊:‘你们!你们都是坏人!

我,我……我也是坏人!我也是……’

这话儿听得大家莫名其妙,咱全都靠着打家劫舍过活,谁还是好人咋地?

未想到那个小的却逐渐冷静下来,抽泣着道:‘那,那怪物,那怪物便是河神!是河神啊!’”

讲到这儿八戒直惊得蹦了起来,悟空脸上也难得显出些郑重,三藏起身便朝河那方向拜了下去。

逍遥子苦笑,心道:完球了!是我多嘴,坑害老沙遭难!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