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公子别闹!

第五十七章 相交阵法

公子别闹! 肆月琉 4365 2021-03-16 20:41

  

  不知道站到了什么时候,身上的力道一卸,白柠西整个人瞬间被抽干所有力气倒在了地上。

喉咙间是干燥的铁锈味,胸前气血上涌,脑袋发沉,汗水聚成一簇,贴着面颊滴到了手背上,灼热的很。

全身仿佛没了知觉,白柠西翻身躺在了院子中央,嘴里不知念叨着什么,但看着,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正对着这个院子的阁楼中,一名身着黛蓝色劲装的男子摇着金柄扇子,双腿翘着,神情严肃了不少。

良久才望向窗边的红衣女子:“这小子挺能熬啊。”

红衣女子坐在窗边,手中拿着一杯茶,气质冷冷清清,说出来的话也冷漠疏离:“别忘了我们来是做什么的,若是让少君知道你骗风朔,装他声音徇私,必要责罚与你。”

男子一下从榻上坐起:“这点小事,不至于吧,跟我们的损失比起来,这算什么?”

愣了一下继而又道:“咱们可是兄妹,你不会大义灭亲吧。”

“哼。”女子冷哼,起身向外走去:“下回做这种事,别叫我,否则别怪我无情。”

意思就是帮着隐瞒下来了。

“好嘞。”

———

天色渐晚,夕阳落下,这一个小院竟没有一人过来。

白柠西望着一方星空,疲惫中透着几分了然。

若是她猜的没错,这里应该是一个阵。

竟然把她关进阵法,这是多恨她啊。

恢复好体力,白柠西也不着急了,走到屋内,拿出个鸡腿,还有毛笔和宣纸。

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在宣纸上来回画着。

越画越觉得不对劲。

这阵法虽然复杂却不像那个人的风格。

这里面应该是套着不少小阵,放小阵的人一般都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人。

那个妖孽国师?看着不像啊,那还能有谁呢?

阵法师过了御阶达到魂阶就可以做,比起其他职业,除了金属性和魂阶比较难、天赋需求高以外,这标准还算低。

将鸡骨头一扔,白柠西拖着酸痛的腿在院子周围看了起来。

过了这个院子是一个二层阁楼,除了门一样,环境样貌都不相同,但她可以确定,她的位置一直没有变,可见设阵这人实力出众,还有整蛊人的癖好。

最主要阵眼设在上方,周围不管走多少院子都碰不到边界。

单单这一个阵便能困人一辈子。

若是没有阵法常识的人可能会以为自己遇到了鬼打墙。

多小气的人能画出这东西啊。

白柠西拿出纸笔认真的记了起来。

画了几笔竟觉得十分眼熟,来不及细想,白柠西已经走到了另一个阵法,大街。

若是一直走,走过几个院子便能看到一个大街,街上百姓来来往往,房檐几个灯笼,灯一晃红彤彤的。

似乎与往常无异。

可走进一瞧,街上的人不仅没有表情,连脸都没有,五官模模糊糊用几个凹陷代替,看着格外瘆人,尤其是晚上。

白柠西面无表情的拿出小板凳坐在一旁,数着人数。

大概50人是一个回合,这个植入的片段应该也就三分钟左右,所以算一个小阵。

这种类型的大阵画好了,街上的人可以不重样,还会和被困的人打招呼,让人迷失在这个虚拟的空间里,但食用里面的东西达不到真正的效果,困在里面的人会被饿死或渴死。

相比之下,这个像匆匆完成的困缚阵,也没什么实际的效果,顶多能吓唬人。

画好小阵后又继续往前走,在两个阵法交界处能看到人凭空出现在空间里,做的草率至极。

白柠西不屑的在纸上画了个猪的符号。

后面的几个阵,同样是扰乱心智,技术也没高明多少,能稍微有些意思的是会被抓进大牢,不过大牢草席子底下有个门,顺着楼梯下去后就到了大阵二层阁楼的一层。

白柠西将几张纸摆在桌子上,最后画了个圆。

应该是一个闭环的阵法。

就是不知道这阵在外界多大。

阵法往往真实与虚幻相交相离,相交是进阵与出阵是两个方位,相离是阵法在什么地方就会在那个地方打转。

她最近在构思的就是传送阵法,而且还要一步千里的那种。

显然这个阵法也没有提供有用的思路。

白柠西用拳头捶了捶腿,脑袋一片浆糊。

反正这里有床,不出去挺过四天还是没问题的,能挺过暗夜森林的历练就更好了。

想着白柠西便上了床。

夜晚寂静无声,周围似乎有些冷,白柠西烦躁的从空间里拿出一个厚被子盖在身上,那种寒气仿佛穿透了被子侵蚀着骨髓,白柠西哆嗦了两下,最后还是睁开了眸。

这不睁不知道,一睁吓一跳。

这……这这这哪里是原来的阵!

这……

“国国国国国国……”

“国师。”顾墨君单手支着头躺在一旁,黑色的墨发如瀑垂在周围,看着这个不声不响出现在他床榻上的小坏蛋,好心的提了一句。

“我我我我我我……”白柠西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退着,这床大的很,竟是半天没到角落,然而飞速的后退,最后的结果就是……

“砰!”掉到了地上。

看着某个小孩毛毛躁躁的样子顾墨君不知怎么,心里渐渐转晴,挑眉道:“我什么?”

白柠西本就快散架的身体被这一下摔得不轻。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还没站稳,又摔了一跤,索性趴在地上,鼓足勇气喊道:“大变态!小心眼!居然用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顾墨君间色微变:“白柠西,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知道!”

正干劲十足时,腰间缠上一道青色的灵力,轻而易举的将人拽到了榻上,半浮在床上,对面正是那个妖孽男人。

此时脸色不太,凤眸半磕,但视线依旧冰寒的很,如同实质打在身上。

白柠西打了个哆嗦,望着那张人神共愤的俊颜,只觉得自己的嘴更不好使了。

“变变变变变……”

说了半天也没说出来,因为两人的距离正在缓缓靠近,最后停在的地方,仿佛能闻到对面人身上冷冷的檀香味。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