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神谬

第一卷 神魔乱世 第一百零五章 佛法经世,道法通玄(上)

神谬 提辰 3101 2021-03-16 20:41

  

  在高台爆发璀璨光华的前一刻,应旻佛陀法相罩身,金光弥漫,旁人远观而去,佛陀已显真容,拈花微笑,经文袈裟在身纤毫毕现,不知是西天灵山的哪位真佛,自应旻脚下而起的卍字法印高悬在佛陀脑后,悠悠旋转,静静看去,耳中竟能听见诵经之声,极为奇妙!

应旻仍是诵念佛经不停,在向荀至出招之时,佛陀法相随应旻抬掌而动,两者动作并无二致,一僧一佛沐浴金光,欲携手阻挡荀至自天上斩落的法剑。

荀至手托巨大法剑,眼看应旻佛陀法相已成,心中计较起来:以之前数次与应旻交手的情形来看,应旻此招怕是不弱,以往应旻不愿与自己对招,可极善挨打,总是以秘法被动防守!若是对其一击不成,出招时施展的力量越强,交手的刹那受到的反震也越强!极有可能破敌不成,自己反受重伤,更何况凭借手中锋锐破天的法剑,自己确实尚无绝对把握能斩碎应旻的佛陀法相!

不过暗中计较一番之后,荀至嘴角仍是微微一笑,左手拂过身上法袍时,光芒一闪而过,仍是青衫,随后荀至心一横,右手法指引剑,左手单指再出法诀,口中默念:

“四方道统!破刃秘法!现!”

法诀一落,荀至的妖力瞬息间被抽取了大半,巨大法剑之上顿时蒙上了一层青色刃光,在此加持之下,荀至法指一引,法剑立刻携破天之威,就朝应旻当头砍下!

应旻眼见荀至施法驱剑,但眼下他已经没有时间了,体内妖丹剧烈震动之下,佛力溢出如金色大河,融于法相当中,随后应旻亦是驱动佛陀法相,抬掌间,佛陀法相带起高台云雾澎湃,下一刻云雾骤散,只见其以佛陀法相之力硬拼荀至法剑!

掌剑相接的一瞬间,璀璨光华淹没了云顶!

足足持续的半柱香的时间,令人不可直视的光华才渐渐散去。

随后,所有弟子站起身来,纷纷朝高台上望去,此时高台上的所有石板均已化作了齑粉,在妖力冲击中消失无踪,露出了高台纯白泛玉色的地基,不过丝毫未受对战影响。

只是高台的变化远远不能吸引一众弟子的目光,此刻在高台上脸色苍白,撑剑而立的荀至才是所有弟子关注的焦点,不过还没有弟子为此欢呼出声,毕竟应旻已经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袈裟也已被浸透成了血色!

山石上,蹲坐在边缘的琅移回头看了一眼还未苏醒的陆琮,朝一旁的鬼岛先生问道:“这一场,先生怎么看?!”

鬼岛先生摇了摇头,笑道:“老夫怎么看并不重要,只是有所感罢了!”

琅移一副乖乖弟子的模样,请教道:“愿闻其详!”

鬼岛先生淡淡说道:“不曾想世间佛家新起,若非亲眼所见,哪里知道在佛门之下,即便是天赋普通的弟子一朝顿悟,亦可像应旻一般有大作为,这在修行之路上着实引人向往!如此看来,佛门能够吸纳无数弟子,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老夫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了!话说回来,单说刚才那一击,应旻确实也不算是落了下风!”

琅移点点头,接着鬼岛先生的话说道:“两人都算是在自己妖力最盛的时候倾尽全力对了一击,正如先生所说,应旻确实不算落了下风,刚才弟子看得真切,荀至的法剑是先于应旻佛陀法相崩碎的,且从妖力波动来看,荀至那一刻应该是受到了极强的反震,只是不知为何散去于无形,现在想来,怕是荀至身上那件法袍的古怪了!”

鬼岛先生看向琅移有一丝赞赏之色,对琅移解释道:“不错,荀至若是没有那件法袍傍身,在法剑崩碎的一瞬间就已经输了,只是应旻的佛陀法相虽挡住了法剑一击,却是无力再挡荀至法剑当中作为中枢的飞剑,只得任其贯穿法相与肉身,虽不算落了下风,但也输得不冤!荀至道法不弱,战斗技巧亦是极为出众,一环接一环,若与你境界相当,你怕是都会有些头疼!”

琅移看向脸色苍白的荀至,没有过多评价,只是默默说道:“天下道统本是一家,不过是在道法上各自相传,井水不犯河水,但如今出来一个大玄院号称道法正宗,还在升龙洲占了一席之地,对外成了大玄域!不知究竟谁是幕后推手,有何企图!道家传道本就非天赋异禀不传,非机缘相合不传,如今佛家异军突起,双方成了对头,各不相容!可依弟子看,若是真到了水深火热,双方打起来的时候,佛家弟子怕是敌不过!”

鬼岛先生不置可否,眼中微眯,的确如琅移所说,鬼岛先生心中也是有些担心,缓缓说道:“老夫知道佛家所在的西明洲曾经也是个祸乱甚重的地方,修道之人毫无善念,劫掠残杀如家常便饭!但上回老夫受老友之邀,渡过荒海,到了才发现西明洲如今却是安稳异常,完全不是老夫千年前所见景象,不得不说佛家在经世之中的导人向善之功,实在是令人钦佩!”

琅移亦是有所听闻,早些年他也是到过西明洲,不过那时修为不高,刚落脚就被其他修士抢了一遭,硬生生追出去两三千里,然后又被抢了一遭,使得琅移在西明洲一晚都未停留,此后琅移便发誓再也不去了,此刻听得鬼岛先生所说,琅移又生出了想去看看的念头,还未细想,琅移没来由想起了自家升龙洲上的纷乱日渐增多,便对鬼岛先生说道:“先生可知升龙洲上最近多了不少妖道修邪法之事?”

鬼岛先生摇了摇头,答道:“不知!老夫刚回书院,还不甚知晓此事,听你的口气,当中莫非有蹊跷?!”

琅移点点头,直截了当的说道:“先生有所不知,近来从书院出去除秽的弟子多有折损,远高于以前,且据回来的弟子报告,不少妖修都是从大玄域习得道法后,最后走上了邪路,意图快速精进自身修为,不少部落都惨遭毒手,更有甚者,将整个部落尽皆灭杀,祭炼邪法,以至于北部地界不少妖族都朝我们南部逃难而来!”

鬼岛先生神情凝重,此事怕是还要等白泽决断,不过自从佛家登渡升龙洲后,暗流涌动,大玄院像是十分急切,在暗地里引导着一股想要裹挟所有道统与佛家对立的念头,哪怕即便是邪魔外道也都不管不顾,不知将来是福是祸!而他们这些应天地而生的道统传承在如此境地之下,长久下去,不知还能否在世间留存下来!

想到这,鬼岛先生回头看了一样昏迷的陆琮,深思片刻,心中默默打定了主意。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