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凡人剑皇

第八十八章 妖孽般的剑惊尘

凡人剑皇 笔落无忧 6287 2021-03-16 20:41

  

  “好的师傅,你等我先把白姑娘打发了再和您好好学一学这活剑法。”林一凡道。

说完林一凡的意念回归看着面前一脸差异之色的白婉歌。

“你想什么呢这么失神?”白婉歌有些疑惑的问道。

一边问着,她还伸出她的玉手在林一凡的脸前晃了晃。

“我有些累了,我要先休息一下,我的师傅并不是没有传授给我任何剑法,以后找机会一定会让你看到厉害的。”林一凡道。

他现在非常急于和剑惊尘学习那‘活剑法’,因此打发白婉歌后自己就走到冰洞深处盘膝而坐闭幕养身了。

“哎你...”

白婉歌刚要说些什么就看到已经盘膝而坐的林一凡已经闭上了双眼。

“这个家伙,真是块木头。就刚刚凭你刚刚那几下,我才不信你会什么高端的剑法呢。”

此时的白婉歌就像一个小女孩而一样在心中愤愤的想着。

“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之间我会变成这个样子?”

想到自己之前的想法,白婉歌不禁再次疑惑起来。

面纱下那绝世容颜再次红了起来,她不明白对待外人一向是冰冷的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他之前救过我的命。嗯!一定是这样的!”

白婉歌在心中暗暗的想道。

林一凡将自己的意念慢慢的进入到了芥子玉中,刚一进入他就看到了剑惊尘的意念之体。

剑惊尘此时的意念之体竟然十分凝实,依旧是一身白袍,仙风道骨一样的漂浮在林一凡的面前。

“外边的事情都处理完了?”剑惊尘向林一凡问道。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林一凡反问道。

剑惊尘没好气的说道:“我的意念只会模糊的感受芥子玉外边发生的一切。除非是那种十万火急的情况我是不会主动向外发动意念探查的。”

“什么?”林一凡疑惑的问道。

听了剑惊尘的话林一凡顿时大惊,一直以来他都认为他在芥子玉外发生的一切剑惊尘都是知道的。

但是此时听到剑惊尘突然告诉他并不是这样的,他顿时感到一阵无语。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小子你要知道我是意念之体,早晚有一天我都是会消散的。平时没事的时候我是不会轻易消耗我的意念的。”剑惊尘道。

“师傅那你每次帮我是不是都...”林一凡有些吞吐的问道。

“正是你想的那样,不过没有关系,为师意念的强大远不是你可以想想的,而且我平日里还是可以在这芥子玉中慢慢凝聚的啊。”剑惊尘有些安慰的说道。

林一凡听到剑惊尘的话,顿时感到自己的眼睛有些酸,这一路来剑惊尘一直对他都是最无私的奉献。

“以后一定不要过多的消耗师傅的意念。”

林一凡在心中暗暗的发誓道。

“哈哈,一凡你也不要太过在意这些,人生自古谁无死啊?师傅我活了这么多年早就够本了,能够在晚年还收了你这么一个徒弟,师傅我虽死无憾。”剑惊尘有些豁达的说道。

“师傅,您对一凡的大恩大德一凡这辈子是不会忘记的,我发誓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不会让您的意念消散的。”林一凡坚定的说道。

“哈哈,一凡啊,未来的事谁又能说的好呢?我很期待你未来。好了不说这些没用的了,你还想不想学剑法了。”剑惊尘道。

听到剑惊尘说到剑法,林一凡顿时来了兴趣,连忙说道:“学学学,师傅我当然想学了。”

“一凡,本来这些事情在你领悟第一层剑意之后为师就应该传授给你的。”剑惊尘淡淡的说道。

林一凡道:“师傅你是说那‘活剑法’吗?”

剑惊尘点了点头道:“没错!”

林一凡道:“师傅,到底什么是‘活剑法’呢?”

剑惊尘道:“问的好!”

活剑法就是不拘泥于任何剑法招式,每一剑都是一招剑法,每一剑又都不是一招剑法。

剑惊尘平静的向林一凡讲着。

“师傅你这说的太深奥了,我有些听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林一凡问道。

“我这么和你说吧,就拿我来举例子吧。”剑惊尘道。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用手指了指自己。

林一凡听到剑惊尘说到自己听的不由得更加仔细起来,对于剑惊尘身上的故事一直以来都是他最为好奇的事情。

剑惊尘思索了一番后,慢慢的向林一凡说了起来。

“曾经的我是个天才,最关键的原因就是我不管学习什么剑法都能在极短的时间将其掌握。”

“别人花费几个月的时间能够领悟的剑法,而我只需要几个星期就可以完全掌握。别人花费几个星期能够掌握的剑法,而我往往只需要几天。”

“当时的我意气风发,可以说和我相同年纪的武者没有任何人是我的对手。”

“在我们那个时代,剑意还不像你们这个时代这么神秘,一般的武者都知道剑意的存在。”

“而我也将自己修炼的目标从剑法的学习上转移到了剑意的领悟。”

“但是这一次我却遇上了很大的麻烦,不管我如何努力,我都不能领悟到那神秘的剑意。”

“师傅你那个时候领悟剑意非常困难吗?”林一凡问道。

“起初的我的确非常困难,但是后来的我领悟了。”剑惊尘道。

“师傅那你是如何领悟的呢?”林一凡连忙问道。

剑惊尘有些复杂的看了林一凡一眼后淡淡的说道:“是因为惊尘剑。”

“惊尘剑?”林一凡惊讶的说道。

“没错,我和你说过,惊尘诀能够帮助武者领悟最适合的武技。”剑惊尘道。

听了剑惊尘的话林一凡的眼中顿时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

“当时的我整个人都寄情于剑,因此我领悟的剑意就是极致。换句话来说就是绝对的专注。”

“那个时候我曾经学习过的那些剑法无时无刻的都在阻止着我对剑意的领悟。”

“就在那个骑虎难下的时候,我的原力突破了,惊尘诀进入到了下一个层次,又多领悟了一招惊尘剑诀。”

林一凡突然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连忙向剑惊尘问道。

“师傅你当时从惊尘剑中领悟到的武技是不是就是那天对那冰晶寒象所施展的‘乱’!”

剑惊尘听了林一凡的话也是一愣,眼中闪过一丝赞赏。

“的确如此,你是如何知道的呢?”剑惊尘有些好奇的问道。

林一凡道:“没想到竟然被我猜中了,当时我看到那招‘乱’的时候就很好奇。”

“那蓝色巨象身体周围的实质性剑气固然可怕,但是真正可怕的却并不是那些,而是那看似杂乱无章的剑气竟然封锁了冰晶巨象的全部移动路线。”

“刚刚听到师傅你的话,我顿时明白了这是为什么...”

剑惊尘听了林一凡的话眼里的赞赏不禁更盛了。

有些欣慰的说道:“没错,那些剑气就是曾经我所掌握的剑法。”

“什么?”林一凡长大了嘴巴惊讶道。

他的脑海中顿时想到当初剑惊尘施展‘乱’时候的情景是多么恐怖。

一想到冰晶巨象身体周围那些密密麻麻的剑气,林一凡就想到剑惊尘刚刚的话。

一道剑气代表这剑惊尘掌握了一种剑法,那剑惊尘曾经到底掌握这多少剑法啊!

“师傅...你曾经到底掌握了多少剑法啊?”林一凡有些忍不住的向剑惊尘问道。

“我也记不清楚了,最起码有个几百种吧,你不必感到惊讶,有些简单的剑法普通人肯能需要几日甚至上月的时间掌握,而我只要看过一遍就掌握的差不多了。”剑惊尘有些不以为意的说道。

“这...师傅那后来呢?”林一凡向剑惊尘问道。

他已经决定不再向剑惊尘询问他那近乎妖孽般的事情了。

剑惊尘继续向林一凡讲着。

“后来我就决定闭关修炼,自己发誓如果不能领悟剑意,就绝不出关。”

“而我闭关要做的最关键的事情只有一件,我感觉只要我把这件事情做了,那么我与剑意之间的那层窗户纸将会瞬间捅破。”

“什么事?”林一凡好奇的问道。

剑惊尘的神色突然变得专注起来的,淡淡的说道:“那就是将我之前掌握的所有剑招统统忘掉!”

“什么?统统忘掉?”林一凡惊讶的说道。

“没错就是统统忘掉。”剑惊尘道。

林一凡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为什么要将那些剑法统统忘掉啊?”

林一凡并没有问为什么将那些剑法都忘掉就可以领悟剑意或者这样做对不对那种傻话。

因为剑惊尘的经历告诉了他,剑惊尘当时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因为我明白了剑法的真谛。”剑惊尘道。

“什么是剑法的真谛呢?”林一凡连忙问道。

“剑法不应该被那所谓的一招一式给束缚住,与人交战的时候敌人是不会按照你的招式那样向你进攻的。”

“学习剑法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增强自己的实力,而并不是用来耍着玩的。”

“真正的剑法只要拥有极致的力量、极致的速度和极致的锋锐就足以了”

剑惊尘说的很慢,将自己在剑法上的理解完整的向林一凡说了一遍。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