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镇邪笔记

<span class="go-bottom"></span> 第228章:张无忍的计划

镇邪笔记 张无忍 4466 2022-06-18 14:53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俩这算是彻底的被困在千尸镇了。那些苏醒过来的尸体有的颤颤巍巍,有的疾步如飞,但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全都把我们包围起来,想要杀出去,就得先把眼前这些东西给剁碎了。

  我手里的妖刀镇鬼不停的闪烁着黑色的鬼文,鬼文不断的组合,分散,形成一个个连我都看不懂的意思。

  而左手的紫火红绳闪烁着淡淡的紫光,右手的密宗铁棍也花纹闪烁,震慑群魔。估摸着也觉得我俩不好惹,第一个说话的尸族老头冷冷的说,把铜镜放回原处,我让你们走。

  被一千多个尸族围起来,还能让这个尸族老头说出这种服软的话,说出去我俩都足以自傲了。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如果没有跟神圣骑士对赌的话,现在就识相的丢下东西离开,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张无忍叹了口气,把铜镜交给我,说,待会我喊跑,你就从三点钟方向离开。你不必管背后的尸族,只管把拦着你的家伙砍倒就行。

  我说,你呢?

  张无忍说,你别管我,你跑出去后不要停留,立刻离开千尸镇,顺着原路返回。找到越野车后,开车后退三十里,然后等到天亮。

  天亮之后,如果我还没有回来,你就带着铜镜去西宁,换回冰川雪尸,明白吗?

  我一听他这话就觉得不对,我说,老张,你这是要当英雄啊?要是为了这一面破镜子,却换成你的命,老子宁愿不要这镜子!

  张无忍说,你闭嘴!难道我不知道这面镜子不值我的命吗?既然我这么说了,就说明我有脱身的办法。你只管跑就是,明白吗?

  我说,你到底有什么办法?说来听听,不然别想我同意。

  结果话音刚落,张无忍的脸上就豁然变色,他陡然大喝一声,好胆!

  密宗铁棍直接在我身后一捅,一个阴魂怪叫一声,直接就狼狈的消散在空中。我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这群尸族太他娘的狡诈了,竟然还会偷袭?

  那个阴魂被打散之后就再也凝聚不起来了,这一下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样,数百具尸体,四面八方的就围了过来。

  张无忍飞快的把紫火红绳绑在街边石头上,顺势一扯,已经将整条街道封锁住,他冲我狂吼一声,快走!

  我说,一起走!

  哪知道张无忍抬脚就踹,一边踹还一边骂,老子之前怎么教你的?要你走就走!别他娘的废话!赶紧的!老子还死不了!

  我见张无忍真的生气了,也知道他从来不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把铜镜往怀里一塞,拔腿就跑。

  离开千尸镇的路几乎都被尸族给封死了,我拿着妖刀镇鬼,越上房顶拔腿就跑。刚跑了两步,背后就出现了一声怪笑,我头也没回,妖刀镇鬼一抡,怪笑就变成了惨叫。

  一道火焰从我背后冲天而起,原来张无忍点燃了背包里的固体燃料罐。这种东西是特案处专供,瓶盖的位置有自动点火装置,只要一打着,就会冒出火焰来。

  我也来不及多看,踩在破烂的屋顶上就狂奔。有几个腿脚灵便的尸族翻身就窜了上来,却被我一棍子打在脑门上,掉下去后就再也爬不上来了。

  张无忍的火焰和紫火红绳拦住了大部分的尸族,以至于我逃跑的时候顺利无比。尤其是妖刀镇鬼所向披靡,对付这种邪祟的东西简直就是得心应手,一刀劈下,不管是人是鬼,全都咕噜噜的变成了滚地葫芦。

  仗着张无忍牵制住了大部分尸族,我很快就从千尸镇里杀了出来。回头看去,千尸镇里的火焰已经越来越大了。固体燃料罐的燃烧能力很强,只要沾染上了燃料,就算是石头上也能冒火。

  我一边谨记着老张的安排,一边担心他是不是能从火海中逃出来。结果跑了没几步,就听到千尸镇里传来了几声枪响。

  我心中一凛,脚下不由自主的慢了几分,老张竟然开枪了?

  虽说我们身上都有佩戴的九二式军用手枪,可这东西其实只是用来对付人的,根本就没办法对付孤魂野鬼。就算是尸族,效果也很差。毕竟尸族只不过是阴魂寄身在尸体里面。

  可现在张无忍竟然开枪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况紧急开的枪,但是这枪声实在是让我有点心焦。

  那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要杀回去看个究竟,可却还是硬生生的压制住了这个想法。

  老张是个惜命的人,如果没有把握,我们宁可扔掉铜镜也不会去做必死的事情。他既然信誓旦旦的保证了,应该有脱身的手段。

  要是我稀里糊涂的返回去,万一老张已经脱身了怎么办?那我岂不是还要害的他再回来?

  我咬着牙爬上了第一座山头,回头看去,固体燃料罐的火焰已经点燃了半个镇子,火光冲天中,无数尸族都在狼狈的四下逃散。它们的本体都是孤魂野鬼,最是害怕这种能净化一切的火焰。

  我看到尸族们混乱不堪,心里稍稍有点底了。因为老张如果死了或者被抓住了,尸族们的表现不会如此惊慌,现在看来,尸族就像是没头苍蝇似的四处乱窜,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

  对着千尸镇的方向低声祈祷了一句,我转身就走。摄魂手电打开的时候,还吓跑了一些不入流的孤魂野鬼,山精野怪。

  深夜里赶路自然不如白天快,尤其是这鬼地方连路都没有,只能在光秃秃的山上攀爬。我走了足足四五个小时,期间还走错了一次路,才总算是回到了越野车的旁边。

  车上还有一些笨重的装备,用得上的,用不上的塞的满满的。我从其中翻腾出来了一大桶汽油,在荒野上点燃了三个巨大的篝火堆,又拿出信号枪,准备好照明弹,每隔半个小时,就在天上打一颗。

  如果张无忍看到信号弹和篝火堆的时候,起码知道我还在等他,也不至于迷路。

  这一晚上我根本就没有合眼,可结果也让我很失望。除了一些不知死活的尸族追过来了,张无忍却始终不见踪影。

  那些尸族被我直接用妖刀镇鬼给砍了,浇上汽油一把火就烧成灰。反正张无忍说过,孤魂野鬼窃据死者尸体,本来就是重罪,烧成灰也算是死有余辜。

  当太阳从山上冒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必须得离开了。我把车上一些没用的事物饮水全都放在了地上,然后又扔下了一些必要的工具和装备,写了一条留言后,就直接赶往西宁。

  当时我就打定了主意,如果老张脱身了,他会给我打电话报平安的。如果我把铜镜带回去之后他还没回来,我就必须要再返回来找他。

  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老张再在这里过一夜。

  回去的路上自然不必多说,我简直是把车当成飞机开了。一路上也不知道超速了多少,又闯了多少个红灯。

  回到西宁的时候还没十二点,我开车直奔酒店,如果没意外的话,三个公证人和那些长见识的本地驱魔人都在那等着我们回去呢。

  就是不知道神圣骑士他们有没有回来,如果他们也拿到了无本魂,而且比我还快,岂不是就白忙活了?

  心里想着,脚下油门就踩的快了一点,结果刚进西宁,冷不丁的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从斜刺里就冲了过来,好死不死的直接就撞在了我侧面。

  全尺寸的越野车吨位庞大,自然不会在意这种小小的撞击,可我为了避免二次伤害,也急忙踩下了刹车,刚解开安全带,那辆面包车里就下来了一个流里流气的花头发小青年。

  小青年张口就骂,孙子!会不会开车啊?你他妈的给我下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