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镇邪笔记

<span class="go-bottom"></span> 第35章:鬼面

镇邪笔记 张无忍 4442 2022-06-18 14:53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女尸尖锐的指甲绕过棺材板,狠狠的抓进了老张的胳膊上,鲜血哗啦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我看的眼睛都红了,抡着折叠铲就砸了过去。这玩意儿材质很好,平着砍过去跟砍刀没什么两样。

  结果我砸了一下却没砸动,张无忍反倒是忍着疼咬破舌尖,劈头盖脸的就喷了女尸一脸。那女尸的爪子急忙缩了回去,我趁机抓住老张,硬生生的把他拽了上来。

  这下也不用等他吩咐,抡着折叠铲就开始重新埋上棺材。这东西开始的时候还试图挣扎,想要窜上来,可我填的土混合了三阳酒,沉甸甸的,连女尸都破不开。顷刻间就被我埋了大半截。

  眼瞅着棺材只露出了一个头,张无忍咬着牙从包里取出来了一个铁八卦,说,这女尸怕是要成精,先用铁八卦镇着他,等回头了再收拾。

  我把铁八卦放在了棺材顶端,然后重新埋土。填完了以后,我还在上面踩了两脚。转头一看,张无忍一直在那呲牙咧嘴,我赶紧过去看了看他的伤口,那地方乌青乌青的,连流出来的血都是黑色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尸毒。

  我拿出急救用的绷带,然后将一小瓶糯米洒在了上面裹住了老张的肩膀。我说,你撑着点,回茅坡村就能给你拔毒了。阿诺老头既然是中国赶尸第一人,对尸毒肯定能了解。

  张无忍说,这下可亏大了。奶奶的,我就知道这一趟没啥好事。行了,咱们赶紧走,再不走那些孤魂野鬼赶过来又是麻烦。

  我扑灭佛灯,拿下八卦镜。刚才全凭这两件东西镇着,小鬼们才不敢靠近。我把两样东西收起来,周围就影影绰绰,也不知道藏着多少脏东西。

  我扶着张无忍,咬牙切齿的说,来吧!尽管来!今儿老子要是不让你们知道诛魔刺的厉害,你们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一边咬牙切齿的骂,一边扶着张无忍转头就走。走的时候我还示威性的用摄魂手电扫射了一圈,黑暗中那些不入流的小鬼全都鬼哭狼嚎的狼狈逃窜。

  回去的路上我们走了足足四个小时,主要是张无忍不能过于剧烈运动,走的快了,尸毒就会顺着血液流遍全身。我每隔半个小时就给他换一下糯米和绷带,换下来的糯米全都是黑漆漆的颜色,但是他肩膀上的伤口仍然不见好转。

  进茅坡村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一脚踢开阿诺老头的木栅栏,一边大声嚷嚷着要他赶紧过来救人。一进屋,就看到阿诺老头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还不停的打呼噜。

  我顿时气的鼻子都歪了,我们俩在外面打生打死,这家伙却吃饱了喝足了,在这呼呼的睡大觉。尤其是张无忍的伤让我心情变得十分暴躁,当场我就想从外面的水瓮里舀一瓢水泼他身上。

  张无忍却拽住了我,说这老头本事大,咱们还是顺着他点,万一给他找到借口不收这个怒脸尸体了,咱俩哭都没地方哭去。

  我耐着性子喊了两声,阿诺老头才睡眼惺忪的起来了。我说老爷子,簪子我们带来了,可老张被那女尸抓了一下,您赶紧给看看啊。

  阿诺老头扣了扣眼角的眼屎,又看了看张无忍的肩膀,说,不碍事。不过你俩本事不错啊。那丫头一身怨气全都憋在了身体里面,导致死而不腐,成了僵尸。行了,别呲牙咧嘴了,院子里西墙下有个坛子,黑色的,你给我拿过来。

  我急忙跑出去,看到西墙下果然放着一排人头大小的坛子。坛子的颜色各自不同,有黑有白,有灰有青,最主要的是还有一个大红色和一个明黄色。

  坛子的封口上都有一张符纸贴在上面,弯弯曲曲的我也不认识写的什么。我看了一眼就从中间挑选出那个黑色的坛子,赶紧抱起来跑去屋里。

  阿诺老头换了一身衣服,洗了手脸,才让张无忍坐在小马扎上。

  他看到我在旁边急的抓耳挠腮,就说,急什么?只要他尸毒没入脑,老头子就能把他的命给救回来。更何况你们还处理了一下伤口,怕个毛线。

  我心说要是你被僵尸抓了一下,我肯定不会火急火燎,不过这话我也不敢说出口,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阿诺老头如何救人。

  阿诺老头把手伸进了坛子里,挖出来了一块黑乎乎的膏状物,这玩意儿一出来就有一股浓浓的中药味。他把膏状物放在碗里,加上水,用手指头搅匀后就给张无忍说,先把这玩意儿喝下去,我来给你拔毒。

  张无忍闻了一下,顿时惊讶的说,还魂草?老爷子您可破费了。他也不嫌阿诺老头用手搅和的,一口就喝了下去,我看的有点恶心,尤其是想到阿诺老头经常跟尸体打交道,他的手指头能干净到哪里去?

  阿诺老头从米缸里拿出新鲜的糯米,又从一些瓶瓶罐罐里配了草药,碾碎后跟糯米放在一起。弄完后就给张无忍肩膀上敷上。他一边敷药,一边问我们拿到簪子的过程,我在旁边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后来他听到我们把女尸又埋起来的时候就笑了,说,本来寻思着你们拿到簪子后就跑呢,没想到还懂得善后,特案处那群混蛋可没你俩有觉悟。

  我说老爷子,您还是别说这些没用的了。簪子我们也带来了,您总得给我们一个交代吧。

  阿诺老头说,我老人家不是说话不算话的人,既然铜簪你们也带来了,怒脸尸体的事自然得交给我。不过在此之前,有个事情我需要跟你们说一下。

  我说您只要别再让我们去干要命的事情就什么都好商量,我俩为了这破事,已经好几天没睡过一个囫囵觉了。

  阿诺老头的神色忽然间变得十分严肃,他问我俩,你们准备好了吗?

  我和张无忍被他这没头没脑的一问给呆住了,说,准备什么?老爷子您不会真要我们再去挖尸体吧?

  阿诺老头摇摇头,说,九尸迎宾不是一般人能鼓捣出来的,一般人也不可能当成特案处的对手。最主要的是,这群人都是疯子,他们有时候为了信仰,能自己把自己弄死,然后制成尸体。

  这群人其实就是以死教为主,再加上一些精神分裂,或者具有反人类倾向的疯子为骨干。

  疯子的思维自然跟普通人不一样,在他们眼中看来,死亡才是解脱,死亡才是大自在,所以在前进的路上,他们不介意把任何拦在自己面前的人弄死。

  你们两个送了这具尸体,就已经招惹上了这一伙儿人,不管你们跑到哪里去,这辈子都别想安宁。

  我和张无忍面面相觑,心里都冰凉一片,这尼玛!我们俩只是一个跑腿的啊!难不成九尸迎宾的那一伙疯子也要把我们当成对手?

  张无忍咬牙切齿的骂,帝铭上校你个王八蛋!这麻子不是麻子,这是坑人啊!这不是摆明了要拉我俩下水吗?还有老驴这孙子,老子救了他的命,他却恩将仇报!

  不说张无忍在那破口大骂,就连我也气的七窍生烟。好心好意的帮人,反倒卷进了这么一摊子烂事里面。我和老张要是真被制成尸体,到时候找谁哭去?

  我说,老爷子,这事我们不掺和了,反正尸体也送到了,你们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我们俩不干了,九尸迎宾爱迎谁就去迎谁,只要别找到我们头上来就行。

  阿诺老头哼了一声,说,因果已经沾身了,你们还想置身事外?做梦去吧!

  我顿时勃然大怒,说,老子还就不干了!老张,咱们现在就走!尸体送完了,也没我们俩什么事了,死教的人要是还想把我们俩弄成尸体,那就看各自的本事了!走!

  我说完就拽着张无忍出去,这里的破事是真不想管了。

  阿诺老头嘿嘿的笑,说,走?这一走你们俩的小命可就是交代在这了。不信的话,你看看你们的小腹。

  我将信将疑的掀开衣服一看,眼珠子都差点掉在了地上,卧槽,我们俩的身上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东西?这是什么玩意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