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六百九十九章 挑战

尸妹 夜无声 6433 2021-03-15 20:39

  这个叫做朱一拓的刚一上场,下面的人就开始起哄。

“妈的!这小子不是捡漏王吗?”

“狗日的,让他抢了先,我本来想上的。”

“猪一头这场赢了,名气可就大了!”

“……”

下面很多人都在说这个朱一拓捡了漏儿,肯定是赢了。

可谁知道这二人刚一照面,这个峨眉派的李秋霞,一拳就揍了过去。

全是肌肉力量,这个朱一拓躲闪不及。

一拳就被闷在了脸上,只听“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直接到倒飞了出去。

然后这李秋霞往下一坐,尼玛二百来斤的体重,直接就坐在了对方的肚子上。

这飞坐下去,差点没把对方坐得咳血。

在场众人见了,全都是倒抽一口凉气。

之前说朱一拓捡漏的好几个同道,这会儿后背发寒。

暗道不是自己上去的,这尼玛上去了,恐怕结果和朱一拓差不多。

朱一拓被这么一坐,直接失去了战斗力。

当场便认输道:“李、李师姐,我认输,认输了……”

李秋霞,听对方认输,这才站了起来。

然后朱一拓捂着肚子,一脸狼狈的下了擂台。

捡漏不成功,无脸见人,直接跑了。

李秋霞虽然赢了,但真的快到了极限。

她自己也清楚,在下去自己肯定输。

而且这只是比赛,又不是拼命。

在这种情况下,李秋霞直接选择认输。

现在的情况就变成了,无人守擂。

这种情况下,只能是有人继续上台做擂主。

几个大门派,世家的弟子,都是观望的态势。

虽然磨拳搽掌,这会儿就是不上,都在等。

这些弟子不上,我也不着急,时间反正还早。

等了片刻,两个散修游道跳了上去。

修为都不怎么样,只有道士中期的样子,甚至有一个只有道童境界。

这种比武就没什么看头了,但胜在消耗。

打了大约五六场后,正真厉害点的,终于是上台了。

崆峒派周甜,直接上擂,挑战一个叫做徐坤的家伙。

这个徐坤道行和之前的鲁光差不多,算得上非常厉害了,道士中期。

周甜是杨雪和徐澄静的朋友,下午刚认识。

见周甜上擂台,我还有些关注。

徐坤见周甜长得小清新的样子,还笑着道:“周师妹,不管输赢,一会儿加个微信好不好啊?”

周甜一笑:“打赢我,我就给你微信号!”

徐坤大喊一声:“好!”

然后就冲了上去,结果刚一照面,直接被一掌秒了。

虽然只是一下,但我却感觉到周甜的道行很高,达到了道师中期境界。

这修为,和老风差不多。

徐坤被打败,也心悦诚服,直接下了擂台。

这徐坤刚一下去,茅山派的宋山河却突然蹦了上去。

宋山河人气应该是比较高的,这小子上一上去,各派的年轻弟子们,都在给他欢呼。

宋山河也对着周甜一抱拳:“周师妹,得罪了!”

“宋师兄请指教!”

说完,二人便打成了一团。

还真别说,这宋山河是有些厉害。

二人道行相当,但宋山河却完全站了先机。

不管是手段,还是剑法,预判等。

根本就不是周甜可以比的,就算一些门派长老见了,也是连连点头。

结局可想而知,打了不过三分钟,周甜就落败了。

周甜落败也没什么,已经在意料之中。

可问题是,这小子刚一胜利,却突然面对向我这个方向。

然后对着我开口道:“丁凡,我想和你比一比,你敢吗?”

“丁凡?丁凡是谁?”

“没听过啊!”

“宋兄点名挑战,这小子很厉害吗?”

“谁谁谁,那个门派还是世家的子弟?”

“……”

场面瞬间躁动起来,纷纷往我这个方向望了过来。

“丁凡,上啊,打啊,替我报仇!”周甜站在崆峒派前喊道。

她师兄见到这儿,疑惑道:“周甜,你瞎喊什么。你认识那个丁凡?”

“啊!认识啊!我朋友,很厉害!”

“厉害?一个不知名的散修,能有多厉害?”周甜师兄不屑道。

这边,老风突然对我开口道:“老丁,看来你该上了!”

我满脸苦笑,我根本就不想和这小子打,也没打算这么早上去。

可是这会儿被人家点名了,当着天下同道的面点名儿。

这要是都不上,真的可就丢脸了。

输可以,但挑战的勇气都没有,这人得多失败?

而作为宋山河,是铁打的想修理我一顿。

第一,是报复我在车上不给他让位置。

第二,是让我知道,这杨雪是他的,让我别有非分之想。

而且在宋山河看来,根本就是吃定我了。

我深吸了口气儿,然后缓缓的往前走了出去。

我刚一动,很多人都将目光锁定到了我。

“这小子就是丁凡啊?”

“他很厉害吗?”

“看这样子,不怎么行啊?”

“……”

在一阵阵议论声里,我一步步的走向了擂台。

也没啥气势,就是很平静的样子。

“妈的,磨蹭什么啊?难道你打得过宋师兄啊?”

“就是,磨磨唧唧。我还等着看下一场比赛呢!”

“宋师兄,怂他!”

“宋师兄,我支持你。”

“……”

几乎百分之八十的人都看不上我,认为我不会是宋山河的对手。

没一会儿,我站在了擂台上,嘘声一片。

宋山河却是趾高气昂,冷冷的盯着我。

用着只有我二人的声音对我开口道:“姓丁的,你还不算太丢人,还敢上来。

不过既然上来了,一会儿我也不会客气,必然打得你叫爸爸!让你知道,雪雪是谁的。”

之前我还在想,让这小子输得没那么难看。

毕竟是杨雪的朋友,徐澄静的师兄。

可现在听到这话,我感觉完全没那个必要。

想到这里,我根本没废话。

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废话真多,出手吧!”

宋山河脸色一变,当即低吼一声:“艹,老子打不死你!”

话音未落,宋山河全身一震,道气瞬间外放,直指我而来。

感受着对方的道气,道师中期。

我完全不在乎,可下面的观赛者,却惊呼起来了。

“宋师兄动手了,这小子要败了!”

“最多十招,这小子肯定要败!”

“我去,宋师兄出手,需要十招?这种无名小卒,我感觉搜宋师兄三招就能干翻他……”

这二人刚说到这儿,宋山河已经拿着桃木剑扑了上来。

长剑一指,直指我的喉咙。

他这速度,这攻击轨迹,完全被我看穿。

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这么看着他。

“完了,这煞笔都不知道躲!”

“这尼玛是有多菜?你都不知道后退一点?”

“看来真是个菜狗,躲都不知道,肯定连我都打不过……”

下面再次讨论起来,对我一脸的不屑。

可是,就在桃木剑即将刺中我喉咙的瞬间。

只见我身子突然往前一步,一脚就踹了上去。

这个动作看似随意,但角度和力道、时间,都恰到好处。

根本没等到宋山河反应,只听“啪”的一声,整个人直接就被踹翻在了地上,狼狈不堪。

这一幕出现得太过突然,等在场众人见到这儿。

全都傻眼了,一个个目瞪口呆,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