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七百三十六章 坦白

尸妹 夜无声 4738 2021-03-15 20:39

  在场众人,除了老风外,没人清楚我为何要过阴。

也就老风一个人,最为淡定。

他也没主动说话,就这么默默的坐在一边。

当我说出这样的一句,明天将不再这个世界的时候。

小曼、吴惠惠,全都给震惊住了。

还以为我想不开,这是想做什么极端的事情。

吴惠惠第一个激动道:“丁凡,你可别想不开啊!什么事儿都能解决的!”

“*宝,你可别做傻事啊!”小曼也皱起了眉,一脸的关心。

到是杨雪、徐澄静,知道“过阴”是什么意思,所以没那么紧张。

过阴并非自杀,只是在活着的时候。

让自己的魂魄离开身体,提前去下面“溜达”。

当然,也可能真的就回不来,最后就这样死了。

见二人这般关心我,心里挺感动。

我也不在拐弯抹角,对着比较激动的小曼和吴惠惠摆手道:“你们别那么紧张,我并不是要自杀。”

“你、你不自杀,那、那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小曼开口。

我笑了笑,然后继续开口道:

“这样吧!我从头给你们讲,在我身上,有一些比较离奇或者匪夷所思的故事。

你们听完了,就明白为什么我要过阴了……”

众人听到这里,都相互的对视了一眼。

但没有开口,而是扭头望向了我。

可就在此时,屋外忽然又走进来一人。

“哈哈哈,小凡今儿是吹了什么风啊?”

声音中带着些许兴奋,而来者也不是别人,正是老秦爷。

老秦爷出现,吸引了在座众人,大家都侧目望了过去。

我也站了起来,然后对着老秦爷开口道:“老秦爷你快点请坐,我有个事儿,正好给大家说一说!”

“哦?有事儿?什么是啊?”老秦爷狐疑,但也没多想。

老风这边,很快的让出一个位置,叫了一声“师伯”。

老秦爷点头,直接坐下。

“小凡啊!有什么就说吧!还等着喝你师傅的老酒呢!”老秦爷笑眯眯的。

我笑了笑,先给老秦爷斟了一杯酒。

然后才坐下开口道:“我这个事儿,要从我两年前去镇上水库收尸说起……”

话刚说到这儿,本来还一脸轻松的老秦爷。

脸色却是突然一震,本来拿着嘴边的酒杯,忽然之间就停了下来。

然后机械的扭过头来,眉头也随之皱了起来。

老秦爷好似隐隐的猜到,我接下来要讲些什么。

但我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开口:“当初我还没有开始修行道法,因为这一次收尸,加上我特殊的命格。结果被水鬼夫妇给缠上了……”

小曼和吴惠惠听到这里,惊讶的捂着嘴巴,大气儿都没敢出一个。

随后,我继续往下讲,当我讲到,准备结阴婚的时候。

老秦爷突然沉下了脸,对我开口道:“小凡,有些禁忌,不能乱说……”

我却笑了笑,我都要过阴的人了,能不能回来都未必,还在乎什么禁忌?

再说,这里都是我的朋友至交,他们并不在乎这些禁忌吧!

摆了摆手:“老秦爷,您听我慢慢讲!”

然后,我继续说道:“为了让我能够活下去,当时老秦爷和我师傅,决定给我结一门阴亲,以鬼制鬼。”

“结阴亲?”小曼和吴惠惠异口同声。

至于杨雪和徐澄静,已经知道这事儿,并没那么惊讶。

我点着头:“是的,阴亲,活人阴亲,也就是活人冥婚!”

吴惠惠瞳孔猛然放大:“真、真的有活人冥婚吗?我这部新电影就是,就是活人冥婚,说成亲后,二人将一生一世缠扰在一起……”

我笑了笑:“差不多了,也就是这个意思。不过这活人阴婚,之所以被称之为禁忌,那是因为一旦仪式完成,我们二者之间,最后必须死一个。而且是魂飞魄散。”

说到此处,众人脸上在也挂不住了,都倒抽一口凉气。

而我也是苦笑一声,喝了一小口酒,继续往下说道:“而现在,我决定破解这种鬼咒,让我和自己那鬼妻,都回归自由。”

听到这儿,杨雪和徐澄静反应了过来。

“这就是你要过阴的原因吗?”杨雪开口追问。

“什么?过阴,小凡,你要过什么阴?”老秦爷也有些错愕的盯着我。

我点着头:“是的,我明天便决定过阴。

只有去下面,完成一场仪式,我才能和她,化解这个诅咒。

不然我们到最后,都没有好结果。

这一去,必然危险重重,有可能真的就回不来了。

所以,我想离开之前和大家见一见,这就是我找你们来的原因。”

说到这里,我已经简单的将我结了阴婚,为何要过阴的事儿,都说了一遍。

此时此刻,大家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之前以为我过阴是冲动,但明白其中原因之后,他们也都不好在说什么。

只是过了好一会儿,小曼对我问了一句:“*宝,那你能告诉我,你的冥妻叫什么名字吗?”

“她叫慕容言,已经三百零一岁了。”我淡淡的说道。

小曼听完,嘴里只是重复了几遍;慕容言……

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看气氛有些压抑,便拿起酒杯道:“大家这是什么?我又不是去赴死。

我这是解除自身鬼咒,难道你们想我背着冥婚鬼咒一辈子?

每天,都担心受怕自己会不会魂飞魄散?你们应该为我感觉到高兴才是。”

大家一听我这般说道,又抬起了头。

感觉好似也是这么个理,现在的我还能有其它选择吗?

好似,已经没有了。

过阴,我必须去。

也得我自己去,别人帮不了我,也没法帮。

此时,坐在我旁边的老风终于开口了:“祝老丁一路顺风,期待他福大命大,早些回来!”

说完,举起酒杯直接和我碰了一下。

与此同时,我和老风点了点头,我俩好兄弟,该说的都说了。

此刻一切,都在不言中。

其余人见到这里,也纷纷起杯子。

或许情绪不那么好,但也纷纷开口。

祝福我一路顺风,能够早日回来……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