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六百二十九章 她的爱情

尸妹 夜无声 4748 2021-03-15 20:39

  慕容言离开鬼眼教后,突然被曝是阴尸派邪教妖人,并被伪造出诸多伤天害理的事件。

同时,还出现了很多的消息,说慕容言所属势力,已经和鬼眼邪教勾结并与鬼眼教传人尘风有了婚约。

这是要联合在一起,一同扫灭各大门派,为祸苍生。

很显然,这些都是鬼眼教当时的掌控做做的。

目的就是要慕容言等人死,并让鬼眼传人尘风死了这条心。

这消息一出,各派忽然发难。

开始围攻山门,慕容言和周韵只能率众抵御。

奈何寡不敌众,但又是千钧一发之际,尘风杀出。

以一人之力,救出周韵和慕容言。

三人被无限追杀,没等鬼眼教势力赶来救援。

尘风最终因为伤势太重,死在了慕容言的怀里。

慕容言当时伤心欲绝,恨不得追随尘风而去。

最后还是被周韵给拦住,这才没死成。

不过这就完了?远远没有,没有了势力依靠的慕容言和周韵。

不仅被正道门派追杀,更是被日月邪教抓捕。

不到半年时间,周韵便被鬼眼邪教杀死,并拘走魂魄。

慕容言为了去救周韵魂魄,赶往鬼眼邪教。

奈何途中遭遇大批正道人士,最终寡不敌众,身死道消……

听到这里,我对慕容言身前的经历,有了一个比较详尽的了解。

更是对慕容言与尘风的感情,有了一定的认知。

那个尘风我虽然没有见过,但在慕容言口中。

我却感觉得到,对方是一个真情意的汉子。

身为鬼眼遗孤,想要逆改教义,弃恶从善。

同时,为爱人不为生死,甘愿付出自己的生命。

这样的人,值得敬佩。

同时,我也感觉自己压力好大。

慕容言这个前任,好似比现在的我,牛逼了太多太多。

可是我刚想到这里,感觉也不对劲啊!

慕容言说,自己最后是被那些正派人士杀死的。

但她的魂魄,怎么又到了鬼眼的手中呢?

想到这里,我又对着慕容言道:“尸妹,你的死是鬼眼邪教暗中指示,并间接造成的。但你是死在正派人士的手中,可你的魂魄,怎么又会到鬼眼邪教手中呢?”

慕容言听到这里,又深深的吸了口气儿。

然后继续陷入久远的深思当中:“我死后,魂魄飘啊飘!飘到了半步多,去到了鬼门关,也走上了黄泉路,过了恶狗村,爬上了金鸡山,见过了野鬼村,进入了迷魂殿。也着那些彼岸花,最终来到了鬼城酆都……”

慕容言语气很清淡,双眼目视幽暗的窗外。

但瞳孔里,却是她以前经历的一幕又一幕。

好似二百多年轻的每一幕,都仿佛在昨天一般,非常的真实。

但听到这一刻,我心中更是好奇了。

这些地方,可都是在冥界才会有的。

只有死人,才能去到的地方。

传说,走上这么一路,要是前世作恶的人,会遇到诸多困难。

只有那些善良的好人,才能一步步安全的来到酆都城下,接受判官的判罚。

是来世为人,还是下世为畜。

慕容言都过了鬼门关,去了黄泉路,甚至见到了酆都城,她怎么能回来?

带着好奇,我继续的往下听。

“我在酆都城,见到了判官老爷。判官老爷说我没有做过坏事,下一辈子还能做人。可是我拒绝了……”

慕容言悠悠的说道,好似没当个事儿一般。

“拒绝了?”我有些震撼,下意识的开口。

“没错,我拒绝了。我选择了另外一条路!一条等待五百年的路。”慕容言继续开口。

听到此处,我愣了一下,想到了一句话。

“我甘做石桥五百年,忍受风吹雨打,看着你一次次从桥上走过!”

没等我开口,慕容言便继续说道:“我告诉判官,我想等一个人。等一个人回来!想与他来世在相逢。”

在地府里,还能有这样的选择吗?

心中不解,只能等待慕容言继续往下说。

慕容言沉默了少许,再次说道:“判官答应,说我只需要跳入忘川河内,忍受五百年煎熬,看着他一世一世的从桥上走过。五百年后,我便能与他再次相遇。”

“什么?跳入往忘川河?”我整个人一惊。

不知道怎么的,忽然联想到我那个已经出现了好多次的奇怪梦境。

那个从桥上跳下的女子,那条满是恶鬼,重重叠叠,伸着手,不断嘶吼但没有声音。

还有那个女子最后跳桥时,说出的那两个字:“等我!”

忽然之间,我只感觉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响,整个人乳遭雷击。

当初独道长给我算过这个梦,说我这个梦和一个女子有关系。

而这个梦的初始,便是和慕容言结了阴婚开始的。

难道说,我这个梦境,梦见的是当初慕容言跳桥吗?

我整个张脸都变了颜色,呼吸有些急促。

而慕容言则继续往下说:“但是,在我跳桥的瞬间,鬼眼出现了!”

它浮现在了忘川河的上空,用莫大的神秘力量,迅速的将我吞噬。

最后,我没能落入河水之内,便被那鬼眼带离了阴间,又一次的回到了人间。

我不知道为什么鬼眼要这么做,但从那以后,我便成为了鬼眼邪教的战傀。

直到百年后,我逐渐的恢复了意识,并一点点的的寻找着逃离的办法。

一百五十年前,我成功逃脱了鬼眼的控制,并逐渐形成势力与鬼眼对抗,直到今日……

慕容言说了好长好长,说了她的一世。

而我心中,却有千千万万个震撼。

没有想到,慕容言的一生,竟是如此的坎坷。

而她,面对爱情,竟然也是如此执着。

甘愿在忘川河内,等待五百年,只为来世再次重逢……

但是,除了这些,我心中更为奇怪的是。

为何,我的梦境里,会出现女子跳河的那一幕呢?

等当我沉思的时候,慕容言却忽然站了起来,然后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

随即,再次对我开口道:“好了!我的一生都告诉你了。死渣男,你现在还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我摇了摇头,也跟着站了起来,嘴里也跟着说道:“我想说,我可能在梦里。已经见过了你的过去……”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