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三百四十一章 十年经历

尸妹 夜无声 5068 2021-03-15 20:39

  我从小就生活在这山中,北边是秦岭,南边是大巴山。

远一点的地方,也就跟着师傅去过一次咸阳,还是帮人看地。

至于南洋大海,也就只在电视机里见到过。

所以对什么船奴、船鬼,根本就没有一点概念。

这会儿听老风说,船奴就是被养在船上的畜生,啃食死人骨头,这不免让我有些心惊,甚至是触目惊心。

不过老风没有停止,继续往下说着。

“在我的记忆之中,我依稀的还记得,我被人从海里救起,然后便被那船老大关在了船舱底,暗无天日,当做船鬼,每隔一段时间,会被抽一管血,祭天祭海。”

“在那里,我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来的。每天都在大海之中颠簸,我的食物,则是残渣了人肉的以及人骨的东西,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十年之后,我逃了出来……”

老风一字一句,几乎是咬牙切齿的。第一次说出了他遇到独道长之前,自己所遭遇到的经历。

当听到这些经历之后,我和独道长都不免凝重起来,脑海掀起惊涛,心中更是燃起了怒火。

老风说,在大海之上,船鬼被暗喻成船灵,只要有船灵在,船就不会倾覆。

船老大相信,船灵被养的越戾气,船运也就越好。

所以船舱底的船灵,一般会被喂食人肉人骨。

有了船灵,只要每次出海,或者遇到大风暴的时候,将船灵的鲜血倒一碗在海中,那便会平安无事。

如果是捕鱼,也会受到龙王爷的庇护,获得大丰收。

而老风在那十年里,就扮演了这样的角色。

暗无天日,只能在狭小的船舱里度过。

而且那船老大,还不是什么普通的打鱼人,而是一“海头镖”。

何为海头镖?就是与蚌夺珠,遇鲸拔须,深海挖宝的海中寻宝人。

这种人常年生活在海上,与海中奇兽为伍。

又或者充当海盗的角色,杀人越货,海中恶霸。

在他们的船舱里,十之八九都有老风这样的船鬼。

并且这些人不仅身手了得,甚至都懂得符卦之术。

老风被圈养在里面,整整的煎熬了十年。

在这十年里,与他为伴的并且暗中庇护他的,也就是风哥了。

要不然,老风被关在里面这么久,早已经在船舱里疯掉,或者是死掉又或者被养成了畸形等。

当然,那些海头镖,并不知道有风哥的存在。

也就是在这种条件下,随着老风渐渐长达,风哥的道行也越来越高。

并且在十年之后,一次偶然的风暴里,船舱里进了水,符咒给海水打掉。

由此,风哥抓住难得机会,打开了舱门,将老风给放了出来。

当时正值黑夜,外面又有风暴。

老风在风哥的指引下,下了求生筏,逃了。

所幸当时距离岸边不远,他们飘着飘着,也就到了岸上。

因为老风常年生活在幽暗的船舱里,双眼早已经习惯黑夜,一点阳光就会让他双眼难受。

加上身体虚弱,营养不良等等。

那段时间,风哥没少“照顾”老风。当然,与其说是照顾,不如说是自救。

如果老风死了,当时的风哥也就死了。

同时,老风的性格和风哥也是格格不入,出来之后,风哥让老风以暴制暴。

可老风不同意,与风哥分歧越来越大。

风哥也就越来越瞧不起老风,最后就变成了风哥口中的“死垃圾”。

在岸边昼伏夜出了两三个月,老风也渐渐适应了白天和黑夜。

并且在一天夜里,老风遇到了当时正游历在沿海一带的独道长。

独道长见风哥落魄一人,便上前搭话,最后将其带在了身边,收成了徒弟。

而这,也就是老风从未何人说起,在幽暗疼苦甚至是折磨之中度过的十年。

这也养成了老风沉默寡言,甚至有些孤僻的性格,但也对家人有了莫名的憧憬。

因为那十年太过疼苦,就好似一道伤疤,老风不愿意在揭开,不愿意在想起。

就算是独道长,他也不愿意提起。

独道长见老风不愿意说,后来也就没问过。

就这么,这个秘密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直到今天,才被老风亲口说了出来。

而我和独道长在听到这些话后,都不免心头剧震,满脸骇然。

真的无法想象,老风被关在一个屋子里,是怎么度过无声无息的十年。

就算是监狱里的罪犯,也有出门放风的时间,而且还有狱友说说话。

这要是换了我,恐怕坚持不了十天就得疯掉,更别说十年了。

除了这些,老风对被关在船上之前的记忆,几乎可以说没有。

但不同的是,身为鬼种的寒雪风却记得这些。

这也是为何,当老风得知自己的哥哥竟然对五岁之前的事儿还有记忆时,不免激动,想得知一切。

奈何风哥的回答却不尽人意,甚至说那个家族残酷,残忍的父母,他们不过是工具等等,最后搞得不欢而散。

说完这些,老风靠在床头,显得有些疲惫。

他点了根烟,望着天花板:“这一切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儿来,如今说了出来,总算是舒坦了一切……”

说完,老风深吸了一口烟,仿佛如释负重。

我对着老风笑了笑:“老风,你现在不是还有我们吗?别想那么多,什么事儿都过去了!如今只要我们再找到两颗赤红阴丹,你就彻底解放了,到时候你和我们一样,自由自在。”

老风望了我一眼,浮现出了一抹笑意:“但愿吧!”

随后,我们岔开了话题,聊了一些其它的。

也就是遇到老猫子,后又遇到邪教老妪的事情经过。

后来,我又扶着他去外面走了走,见其心绪恢复平静,这才离开百草堂回了铺子。

老风身世可以说十分悲惨,但好在遇到了独道长,而且风哥也要彻底分离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只是我在想,老风的家族,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当时老风为何会漂浮在海上?莫非是他们之前遇到了海难?

老风也好似一团谜,有着很多的故事和未知。

而得之一切真相的风哥,却又不愿意将这些全盘脱出,这让我们对老风出生的家族,又多了一份好奇。

那到底是个怎样的家族存在?不仅能养出双生命魂,甚至还能有秘禁法门将二者分离,实在是了得。

但为何风哥会将他们比喻成工具,还有残酷的家族,残忍的父母?

想着想着,我已经到了家。

师傅见我回来,问我老风情况好些没。

我说好已经醒了,并将老风和风哥之前的对话,已经老风的身世给师傅讲了一遍。

师傅听完,也露出满脸惊容,也没想到老风竟有着如此经历。

不过震惊之后,师傅却开口道:“虽然我没去过南洋,但我却知道沿海有一流派,也擅南洋鬼术,喜养鬼,而且这个流派术法,都以宗族之人传承,绝不外传。”

“而且小风不管是相貌还是体格,和我们都一般无二,并不同南洋人。寒雪风竟然会施展那么奇异的南洋解魂法门。我真是怀疑,小风是不是那个宗族的族人……”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