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六十六章 灭魂咒

尸妹 夜无声 4772 2021-03-15 20:39

  心中忐忑不安,当初结阴婚之前,师傅就已经给我说得很明白。

我这下半辈子,已经不可能结婚了。

而且我还得和女孩子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不仅是为了我自己安全,也为了其余女生的安全。

要是我那鬼媳妇儿通情达理到好,可问题我那鬼媳妇儿就是一头蛮不讲理的暴龙兽。

不仅不待见我,直接给我灌上死渣男不说,占有欲还特强。

想到这里,心里就是一阵阵惶恐。

告别了风雪寒,急忙回到屋子。

师傅早已经睡下了,屋子里静悄悄的,唯有神侃前还有三株即将熄灭的香烛。

深吸了口气儿,随即来到神侃前。

重新点燃了三炷香,然后对着神侃前的慕容言排位开口道:“尸妹啊尸妹!今儿可不是你见到的那样,遇见杨雪纯如偶然,也就第一次见面而已,咱们可没有任何关系啊!”

说完,我还对着神侃拜了拜,随即将三炷香插在了神侃前。

可是这三炷香刚插在香炉中,屋里的电灯忽然闪烁了两下。

忽明忽暗,最后“咔嚓”一声,直接就熄灭了。

除了电灯熄灭,就在同时间,神侃前刚刚插入香炉里的三炷香,也在这个时候突然暗了下去。

就好似被泼了一盆冷水,瞬间没了火光,只有点点余烟在往外冒。

见到这儿,我脸色“唰”的一声就变了。

这是啥情在明显不过了,对方生气了。

我供的香,慕容言根本不接受。

完了,要是慕容言不接受,那岂不是又会对我“报复”?

紧张得咽了口唾沫,然后再次对着慕容言的灵牌开口道:“尸、尸妹,别闹了,我和那杨雪真没关系,不信可以找来风雪寒给我作证!”

我是信誓旦旦的对着慕容言的灵牌开口,可话音刚落,一声带着丝丝怒意的声音忽然在我身后想起:“死渣男!”

突然听后身后响起慕容言的声音,我急忙扭过头去。

却发现屋子里靠窗的地方,此时已经站着一个女子。

借助照进屋子里的月光,女子身高挑婀娜,唇红齿白,面容绝美。

这不是尸妹慕容言,又会是谁?

她突然出现,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但看其表情,却又感觉不妙,因为慕容言一脸生气的样子。

紧张兮兮的缓了口气儿,然后佯装出很高兴的样子:“尸、尸妹,你来了。快、过来坐。”

结果话音刚落,慕容言嘴里便冷哼了一声。

“死渣男,背着我和其她女人约会,还想害我!”慕容言带着一丝愤怒。

听到这话,我脑子里“嗡”的就是一声。

我的妈啊!这可是天大的冤枉,一面之缘那能叫约会?

而且我想害她,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儿。

我对她却心存感激,结阴亲,是我自己做的决定,我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

既然有了夫妻之名,并且与我有救命之恩。

就算我再渣,也绝对不会害自己的媳妇儿啊!

脸色随即便沉了下来:“冤枉,绝对没有的事儿,我怎么可能害你!”

慕容言却是双手环抱,一脸的嫌弃:“还说没有,你看看自己的兜儿里有什么!”

我兜儿里?我心中疑惑。

但也迅速伸手去掏,随即便拿出了一把东西。

钥匙、散碎的零钱、以及几道符咒,也没啥特别的啊!

正当我纳闷的瞬间,我的身体猛的颤抖了一下。

不对,符咒。

这几道符咒之中,有一道根本就不是我的。

目前我只能使用一种符咒,八卦镇煞符。

符咒中心的符胆是一个“镇”字,可是这几道符咒里,却出现了一道陌生的符咒。

中心的符胆却是一个“灭”字,这种符咒别说我不会使,就算师傅,我也没见他画过,就更别提用了。

我惊愕了半晌,随即从中将那道灭字胆的符咒抽了出来。

慕容言见那符咒,嘴里不由的娇哼了一声:“你说不想害我,这灭魂咒你怎么揣在身上?”

被慕容言质问,我心里那叫一个冤枉。

我那知道什么灭魂咒,更加不知道这玩意儿,怎么会出现在我的兜儿里,我怎么知道?

“我根本就不知道,而且这符咒我也不认识。”我急忙辩解。

慕容言却是盯着那符咒:“那你还愣着干嘛?还不毁掉!”

慕容言好似比较忌惮这符咒,急忙开口。

我也不废话,迅速撕了这符咒,毁了符胆,这符咒也就变成了废纸。

随即我一伸手,一把随符便散落了一地。

可是就在我伸手扔出符咒,还没来得及收手的时候。

慕容言却忽然出手,一把抓住我的手掌,然后用力一掰。

顿时间,我只感觉手腕剧痛无比。

身子本能的就蹲了下去:“疼,疼……”

慕容言也不客气,一点都不松手:“死渣男,这灭魂咒一旦触碰到我,会对我产生极大的伤害。你把这东西带在身上,不是想害我是干嘛?”

慕容言带着一丝怒意,虽然把我的手掰得很疼,但也很有分寸。

我是疼苦连连,我根本就不知道这符咒怎么来的。

而且我要是知道这符咒这般克制慕容言,打死我也不敢带啊!

“我是真不知道啊!啊!断了断了,快松手、松手……”我急忙开口。

慕容言见我真的疼得难受,也就一摆手,直接放了我:“哼!死渣男!”

我揉着手腕,满脸委屈。

但慕容言又接着开口道:“说说怎么回事儿!那女的……”

说完,慕容言直接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了修长美腿,环抱双手,一脸生气的样子。

看着自己这个鬼媳妇儿生气了,感觉是在吃醋,到挺可爱。

可表情上却很是严肃,同时回想今晚的一切。

今晚我们从老坟坡回来,再到去吃夜宵。

这前前后后,唯一接触的几个陌生人,也就是杨雪和几个痞子。

那几个痞子有这符咒,打死我都不相信。

所以,唯一的可能。

那就这这符咒来至杨雪,现在想想她临走时最后的那句话;祝你好远。

似乎真的有深意,如果大胆猜测。

或许说这杨雪并非普通人,而是针对我和慕容言而来。

也有可能是和我们一样,是有真本事的都市驱魔人,至于她为何揣符咒在我身上,真的不得而知……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