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一百八十章 逃命

尸妹 夜无声 4678 2021-03-15 20:39

  忽见鬼三元跪在地上,对着天空之中的一只大鸟叩拜,还口呼“圣使”这让我整个人都懵了一下。

不过那鸟,除了比普通的鸟大上一号之外,我感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而且那鸟在见到鬼三元叩拜之后,盘旋在天空之中“呜呜”尖锐的叫了两声之后,忽然丢下一物,随即便往远处飞走了。

鬼三元见东西掉了下来,急忙捡起,眼角的余光发现,那是一个竹筒,应该是信件。

不过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搞飞鸽传书?

鬼三元很郑重的样子,将其打开,然后阅读了起来。

他刚看了几眼,便露出一脸的惊愕之色,嘴里更是说了一声“糟了”!

好似除了非常非常大的事情一般,而且鬼三元这话音刚落,身子一转,直接望向了我们。

同时对着我们三人开口道:“你们运气不错,圣姑有要事唤贫道。留你们一条命,改日贫道再来取你们这身皮囊。”

说完,还不等我们反应过来,这妖道又一个转身,直接往溪谷的另外一边跑了过去。

那速度极快,就好似猿猴一般,没一会儿便消失不见了。

忽然见到这妖道离开,我和风雪寒甚至是独道长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的。

这一切太不真实了,刚才还生死之间。

可现在,现在这妖道竟然独自的走掉了?这是什么鬼?

心中虽然惊疑,但也庆幸,这样一来,我们也化解了一次危机,逃过一劫。

可是我和风雪寒还是动不了,依旧挣扎着。

独道长捂着后背上的伤口,一头虚汗,脸色苍白的晃晃悠悠的向着我们走了过来。

同时只听独道长开口道:“看来,看来咱们命,命不该绝……”

说到这里,独道长竟然还强行挤出了一丝微笑。

不得不说,独道长真是真汉子。

那鲜血都染透了他的衣服和裤子,那么长的铁刺刺入独道长的身体之中,如果不赶快止血,或者送医院的话,独道长肯定没命。

可独道长却咬着牙,这会儿没有嘶鸣一声,甚至都没露出慌张之色。

说完这话,独道长已经来到了我们二人面前。

他喘着气,颤抖着身体:“你、你二人被封,封了脉门,别、别怕……”

说完,独道长提了一口气儿,随即做出一道剑指,往我二人胸口一点,嘴里低沉的开口道:“开开……”

顿时之间,一股热流出现。

体内的寒气好似瞬间被驱散,本来无力,头晕目眩的身体,这个时候又恢复了一丝力气。

身体四肢,也渐渐的可以再次控制。

“师、师傅……”风雪寒最先开口。

“独前辈!”我恢复之后,也焦急的喊了一声。

因为独道长后背上的血还在流,而且他的状况非常不好,我们都很担心。

“师傅,我给你止血,马上、马上送你去医院!”风雪寒急忙开口,同时想动。

可是刚恢复行动,身体根本不协调,风雪寒移动,一个踉跄摔了下去。

“小、小风,为师、为师没事儿,死不了!”

“独道长,我带了止血药和绷带!”我急忙开口,然后从百宝袋里拿出这两样东西。

因为每次出任务都受伤,所以东西我也早有准备。

独道长也没制止,毕竟他的状况真的不太好。

随即,我和风雪寒合力,简单的给独道长进行了一个包扎止血。

我们的身体也逐渐恢复,独道长也开始有些神智不醒,昏昏欲睡。

风雪寒二话不说,直接将独道长背了起来,随即和我一起,迅速的离开了这溪谷之中。

至于那被鬼三元咬死的村长,那就只能让其自生自灭,身体任由这里的野兽啃食了。

我本想用手机联系师傅,或者老秦爷,希望他们出来接应我们。

结果等我拿起手机的时候才发现,这地方根本没信号。

难怪鬼三元这妖道通过飞鸽传书,看来是有些道理的。

只是不清楚,鬼三元遇到了什么事儿,竟然如此着急,着急到直接放弃了杀我们这么一点点的时间。

由此可见,他一定是遇到了非常非常棘手的事儿。

要不然我们两次与其作对,又杀死过他的鬼弟子,他不可能不弄死我们。

但现在想那些已经不重要了,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先把独道长给送出去,保住独道长的命最为重要。

我和风雪寒轮番背着独道长赶路,可这山沟里,道路不通、难走,我们的行进速度非常的缓慢。

独道长的情况也越来越不好,第一便是失血过多,第二就是那一刺不知道有没有伤及内脏,还能不能治愈。

我二人不知疲倦,沿着山路不完往外跑。

等我们离开山林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

我们也顾不得其它,也顾不得去冯家母子那里看一看,直接往镇上而去。

而这里,已经有微弱的手机信号了。

我当场便拨通了师傅的电话,结果电话刚一接通,便听到师傅朝我骂了一句:“臭小子,昨晚去哪儿了?”

“师傅,我现在在冯家沟,独前辈受伤了,你快来接应一下!”我紧忙开口,且听师傅这话,应该在昨晚他就回阿里了。

师傅一听这话,也是一整惊愕:“什么?老独受伤了?”

听着师傅的话,我迅速的将昨晚发生的事儿,简单的叙述了一遍。

师傅听完,也是惊讶无比,没想到我们昨晚又遇到了鬼三元,而且险些身死。

师傅没有废话,让我和风雪寒加快脚步,他这就去叫车,让我们往乡道跑……

接下来,我和风雪寒憋住了一口气儿,不要命的背着独道长跑。

这个时候的独道长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几乎是进气少,出气多,情况非常的不乐观。

我们真的害怕还没将独道长送去医院,他就提前断了气儿。

风雪寒也是不断的在喊“师傅师傅,一定要撑住……”这样的话。

我们出了冯家沟,又跑了半个小时左右,来到了最近的乡道,沿路继续往镇上跑。

大约十多分钟的样子,一辆熟悉的灵车开了过来。

正是殡仪馆的灵车,开车的是老秦爷。

老秦爷表面上和独道长关系不好,但心里还是念着这个师弟。

车刚一停下,老秦爷便对着我们吼了一声:“快上车!”

说话的同时,车内的师傅已经打开了车门。

我和风雪寒自然不怠慢,迅速上车。

老秦爷见独道长昏迷不醒,身上都是血,不免低吼了一声:“这该死的妖道,此早让他偿命……”

说完,老秦爷一脚油门,直接掉头往医院而去。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