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七百零九章 打算

尸妹 夜无声 5558 2021-03-15 20:39

  听老风这般开口,我回过了神。

他说得没错,天豹真人等等前辈们,他们关心的是那位秦道长。

见我修炼了和他相同的功法,以为我是他的弟子。

所以就上前来追问秦道长的下落,却发现我根本不是。

我隐隐的感觉到,那位秦道长,有着某种大秘密。

或许涉及到了道门的秘辛,也或者其它什么。

但这事儿,目前对我来说,都没有资格和能力去了解。

还不如同老风说的一般,先关心一下自己手里的奖品。

我笑了笑,然后对着老风道:“这儿人多眼杂,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也是!”老风回答。

“我们上苍观安排的住处吧!我对那锁魂珠也很好奇的,想看看。”杨雪也附喝一声。

我“嗯”了一声,然后带着这两件东西。

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这里。

而周围的那些人,都用着羡慕或者嫉妒的眼光盯着我。

又或者背着我们,小声的议论着。

我们没有太过关注这些,而是在老风和杨雪的搀扶下,迅速的离开。

没一会儿,我们便来到了上苍观给我们安排的住所。

这边是那种联排宿舍,也是客房。

每间房间里,都有两张床。

而在道门地位高一些的,就可以单独住,或者在更幽静的上苍观后院住。

我和老风,自然没那待遇,被安排在了这里。

在上苍观弟子那里领取了号牌和钥匙,便直接找到了我们的房间。

进了屋,锁好门窗。

然后我便将那装有锁魂珠的盒子打开,我们都瞪大了眼睛,想看看这东西的真容。

也就在我们打开盒子的瞬间,只感觉一股冰寒溢出。

周围都好似出现了一层薄雾,不仅如此,还有淡淡的白光。

就好似夜明珠一般,我们都瞪大了双眼。

等盒子彻底打开之后,我们发现这里面装着一颗足有眼球大小的白色珠子。

珠子白气环绕,幽冷异常。

“哇,这珠子好漂亮!”杨雪惊讶的开口。

“这珠子阴力好重。”老风也惊疑的开口。

我更是伸手去拿,结果这珠子刚触碰到我的手,我只感觉自己的灵魂一颤。

好似在这一瞬间,自己的三魂七魄,都触电了一般。

我有猛的收回了手,一脸惊讶道:“这、这珠子,这珠子竟然能直接连接到魂魄,果然神奇!”

老风和杨雪一听我这般开口,也有些惊愕。

也是纷纷伸手去摸,都和我一般。

魂魄好似被触电,颤抖了一下。

特别是老风,因为他双魂一体,那种感觉更加强烈。

“真是个好宝贝,难怪能够锁魂。通过这珠子,便能有效的链接魂魄,成为媒介。”老风开口。

杨雪也在旁边点了点头,认为这是个好宝贝。

一些情况下,如果自身魂力不稳,就可能出现魂飞魄散。

如果有某种东西可以作为媒介,链接到灵魂。

然后就能利用自身真元,便能稳固住三魂七魄。

如此,就能达到“锁魂”的目的。

明白了这东西的特点后,我三人又在屋子里观赏了一会儿,然后便将这东西收好。

至于百花丹,也就是个药丸,这没啥好看的。

此时天色已经很晚了,我们三人聊了一会儿后。

杨雪便离开了,去了自己的房间。

我和老风也洗漱之后,准备睡觉。

打算明早启程,离开这上苍观。

不过睡觉的时候,我发现脑子里乱乱的,睡不着。

脑子里在想天豹真人最后那句话,不要被这功法左右。

这功法难道是邪功不成?还是这功法里还隐藏了其它什么?

当然,这还是次要的。

其中最让我忧虑的,还是去地府解除鬼咒的事儿。

过了好一会儿,老风突然蹦出一句:“没睡着?”

听老风开口,我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

“哎!在想事情,睡不着!”

老风听我开口,也从床上坐了起来。

“正好,我也睡不着。”

老风说着,直接摸出了香烟,自己点上。

见老风也睡不着,我就开口问他:“老风,你在想什么?”

老风吸了一口烟:“师傅。都过去这么久了,我真不知道师傅怎么样了!”

听老风在想独道长的事儿,我也叹了口气儿。

日月邪教抓走独道长后,便没了任何消息和线索,生死未卜,而且我们什么都做不成,难怪老风会焦虑。

“你呢?”老风也问道。

我见老风问,并没打算隐瞒他。

因为老风知道我阴婚的事儿,而且解除阴婚的办法,还是独道长告诉我们的。

所以,我直接对着老风开口道:“阴婚的事儿,尸妹告诉我,只要我达到道君修为,便能过阴了。”

老风听到这里,愣了愣:“这么说,你今天你上台,主要目的还是为了那颗能帮助突破的百花丹了?”

我直接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但更加重要的,还有这锁魂珠吧!

尸妹的魂体已经出现了问题,魂力在无限流逝,他就要魂飞魄散了。

如果有了这珠子,她的魂力应该会流逝得慢一些!”

老风一惊:“魂飞魄散?你近期就要准备突破了吗?”

“嗯,回去之后就开始,然后就过阴。我离开之后,身体就只能拜托你了……”我看着老风开口。

老风也没废话:“你放心,不会有差错的。”

“如果我回不来,你就把我的身体,埋在我师傅旁边!”我继续说道。

“那有什么回不来?只要避开鬼差,混进酆都城,应该就能完成仪式……”

听完老风的话,我淡淡的笑了笑。

说得容易,但真正实行起来,不知道有多难……

就这样,我二人聊到了半夜,这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过阴,这个事儿我想过无数遍。

但下去之后,真的能回来。

这事儿的机率,恐怕无限接近零。

可即使如此,我和慕容言也必须去试一试。

要不然,我二人之中的其中一个,只能魂飞魄散……

等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一早了。

醒来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查看两件宝物。

发现都安全,这才穿衣起床。

因为这两件东西的重要性,我们不打算久留。

这里人多眼杂,身上又有宝物,

万一出了点差错,事情就大了。

所以穿好衣服之后,我和老风决定直接下山,迅速回青石镇。

期间我在微信群里给杨雪和徐澄静说了一声,二人则因为师门的关系,得下午启程。

我们和老风这种散修游道,上苍观也不会专门接待。

而且寿宴已经结束,我们可以随时离开,没人阻拦。

我和老风没有任何停留,畅通无阻,直接下了山。

一切都还顺畅,可到了山脚,出事儿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