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七百六十三章 血肉为食

尸妹 夜无声 5618 2021-03-15 20:39

  站在山岗位置,视野非常的开阔。

这里看出去,不知道这里有多少的恶犬。

它们一堆一堆的,扎堆的出现。

特别是远处靠近黄泉路的位置,那里的恶犬尤为集中。

每一只鬼魂身边,最少都围着三四只恶犬。

这些鬼被撕咬掉一块又一块肉,但没一会儿,又会长出来,然后又被撕咬掉。

而且最恐怖的是,此时的状态,还会有鲜血流出的场景。

这显然都是不真实的,因为鬼兵没有血肉,没有实质。

可到了这儿,这一切都好似是活人的状态。

那种痛血肉被撕裂的疼苦,让在场所有鬼魂,感受得淋漓尽致。

我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然后对着慕容言开口道:

“尸妹,咱们手里的打狗饼用光了。这下、这下只能硬冲了!”

慕容言也在这会儿皱了皱眉:“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下面的恶犬比较多,你一会儿跟在我身后。

桃木剑能不用就不同,那东西阳气太重。

在这里若是显露了,很有可能引起路过鬼差的注意!”

“嗯”这个我知道,我点了点头。

可我这里刚点头,数只恶犬已经发现了我和慕容言。

见我二人站在山岗之上,突然发出“汪汪汪”几声,然后便发了狂一般的对着我二人冲了过来。

此时此刻,我们只能硬着头皮往下冲了。

慕容言秀眉一挑,突然娇喝一声。

一掌拍出,“砰”的一声炸响。

为首的两只恶犬,当场被一股气浪拍翻在地,“嗷嗷”直叫。

同时,慕容言身体一动,直接冲到了我身前。

随着慕容言出手,周围又有数只恶犬被吸引。

这些恶犬见我和慕容言,双眼放光,饥肠辘辘的。

显然我俩没被咬过,比那些已经咬烂了成百上千吃的鬼魂要好吃。

一条条恶犬纷纷掉转身子,对着我和慕容言发出“汪汪汪”的叫声,然后对着我二人冲来。

慕容言道行高深,这些恶犬虽然厉害,但慕容言也是恐怖。

一掌拍出,往往能凭借强大的魂力气浪。

直接震翻数只恶犬,为我们打出一条路来。

虽然如此,可越是往下,这动静就越来越大。

动静大了,吸引到的恶犬就越来越多。

结果没一会儿,我和慕容言,已经被这些恶犬团团包围。

放眼望去,最少也有一二百号那么多。

这么多的恶犬,而且打不死。

就算慕容言凶悍,道行高深,此时也不免脸色凝重。

我也没闲着,手里拿着桃木剑。

但并没有被拔出来,而是用黄布包着,这会儿当打狗棍在用。

我们没有任何的选择,只能继续往前冲。

慕容言一掌又一掌的拍打着,而那些恶犬“汪汪汪”的叫个不停,不断往我们身体上扑。

慕容言道行高,在前面开路。

而我,则站在身后断后,确保我们身后安全。

我们的速度说快也不快,说慢也不慢。

打了一个多小时,才抵达半山腰。

而这会儿,我们身边周围,已经围上了上七八百只恶犬。

感觉都快把这山上,大部分的恶犬给吸引了过来,我们这样压力越来越大。

就算慕容言这道行,这会儿都有些坚持不住了。

而且我们的速度,正在无限的减慢。

在这么下去,我们就算用光一身魂力,都别想离开这野狗岭。

最后也会沦为这些恶犬嘴里的食物,被撕咬成百上千次后,才可能离开。

等到了那会儿,我都不知道阳间的肉身是不是还活着,慕容言身体是否还能坚持到那会儿……

一时间,我们陷入了苦战之中。

但是,我们陷入苦战,却间接的为山里的很多鬼魂分担了压力。

这样一来,很多的鬼魂趁机逃出了野狗岭。

我扫视四周,看着越来越多的恶犬汇聚。

便开口道:“尸妹,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我看得用桃木剑,你后退一点!”

慕容言也清楚现在的局势,她已经抵挡不住了。

要是还不杀出一条血路,真的就没机会逃出这里了。

慕容言也没有迟疑,直接点头:“嗯!用吧!”

听到这里,我冷眼扫视周围恶犬。

握着用黄布包裹起来的剑柄,“嗖”的一声便将桃木剑给拔了出来。

桃木剑刚一出鞘,我便感觉到了无比炙热的温度。

那种阳元之力,好似熔炉一般,令人非常的不爽。

就算我是使用着,此时都非常的不舒服。

可是我不舒服,那些恶犬也会感觉到不舒服。

而且在阴间,这种至阳物更显威力。

我手持桃木剑,一时间也将周围的恶犬给镇住了。

短时间内,竟没有一只恶犬敢扑上来。

见到这里,我和慕容言也没有抢先发动攻击。

而是带着桃木剑,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挡在我们身前的恶犬,也开始渐渐的往后倒退。

可是它们在倒退了十来米后,其中一只恶犬突然按耐不住“汪”的一声就扑了上来。

见到这里,我毫不客气,一剑就劈了上去。

只听“嗷”的一声惨叫,那恶犬的一条腿,直接被我卸了下来,血淋淋的样子。

可谁知道那狗腿刚落地,旁边三只恶犬便一口咬了上去,然后争夺了起来。

然后旁边更多的恶犬,开始去争夺那血淋淋的狗腿,甚至打了起来。

而且那受伤的恶犬,也遭到了旁边恶犬的袭击。

好似鲜血的气息,能让它们失去理智。

就算是同类,一样可以沦为它们口中的食物。

我满脸震惊,有些错愕的盯着这一幕。

但旁边的慕容言却好似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激动的开口道:“死渣男,快、快用剑砍伤它们……”

突然听到慕容言开口,我猛然反应了过来。

同时,我也明白了慕容言的意思。

既然这些恶犬可以对同类下手,甚至因为同类的血肉,而打在一起。

只要我们伤害更多的恶犬,这样是不是能吸引更多恶犬为了争夺血肉,而扭打在一起?

如此,我们的压力就会骤减。

对我们突围,冲出野狗岭就有了巨大的帮助效果。

脑子里瞬间出现这些想法,但没有迟疑。

嘴里突然咆哮一声,举起桃木剑就开始往前冲。

前面好几只恶犬扑了上来,但都被我几剑劈砍在地。

剑锋锋利,将它们打伤,鲜血流了满地。

如此,周围的恶犬因为鲜血的味道,开始对同类攻击。

结果转眼之间,狗群混乱,我们身前便出现了一大片空档。

我和慕容言哪敢有所怠慢?抓住这样好的机会,不断往前冲。

利用这些恶犬作为食疗,吸引挡路的恶犬。

如此,我和慕容言化逆境为顺境。

最终化险为夷,成功冲出了野狗岭……

PS:感谢书友“秋530406”的小心心打赏,感谢感谢。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