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三百一十一章 镇棺画

尸妹 夜无声 4547 2021-03-15 20:39

  我满脸的无语,你说你一个女鬼,没事儿就好好闭关修行不就得了,画什么画?

而且你画画也就行了,还偏偏要画人体素描。

还要画那种没有穿衣服的,我只感觉一头的黑线。

“人体素描?不行,天太冷,你找别人吧!”我裹紧了衣服,不愿意让慕容言画。

结果慕容言顿时就显现出了她的暴龙特性,把笔往桌子上一拍:“死渣男,让你脱就脱,干嘛那么多废话?你要是不脱,我就叫人帮你脱!”

话音刚落,站在旁边的婢女仆人们,全都对着我围了上来。

一个个面无表情,好似只等慕容言一声令下,就要来拔我的衣服。

看着周围这群白纸人,真想撕了他们。

可对方人多势众,又有慕容言撑腰,我也就只能是认了,没敢动手。

“不脱行不行?”

“裤子可以,衣服不行!”慕容言说得是轻描淡写。

而我心里却是拔凉拔凉的,我大老远的给你送衣服过来,还扛了一口铁棺材。

结果到了地方,慕容言却要让我做模特,画素描。

这天冷得吓死人,这丫的不是折磨我吗?

真我感觉慕容言是不是心里变态,喜欢折磨我当乐趣。

但这会儿我势单力薄,除了慕容言凶悍强大外。

她这些白纸人奴才,也对我虎视眈眈,而且人多势众。

这要是打起来,我肯定吃亏,得不偿失。

慕容言见我犹豫不决,又开口道:“你这个大男人,怎么扭扭捏捏的,就给你画个素描,脱个衣服,有那么困难吗?你要是再不脱,我可就真的叫他们动手了!”

“真画啊?”

“自然是真画了,别磨叽了!”慕容言已经重新拿起画笔,示意我快点。

而站在旁边笑呵呵的莫姥姥,却在此时补充一句道:“姑爷,你就听小姐的吧!小姐是想留你画像!”

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声,表情瞬间就变了。

哦!慕容言竟是这个意思?想留我画像?莫非是想留住我的画像,睹画思人?

刚才还犹豫不决,此时顿时便挺起了胸膛,心中窃喜。

对着慕容言便开口道:“哦,你不早说。”

说完,我毫不犹豫的一把就脱掉了上衣,露出赤果的上身。

虽然天有些冷,但心里却很激动。

慕容言是有些凶悍,但我就是喜欢她。

顾不上寒冷,对着慕容言便开口道:“我准备好了,要怎么摆造型?”

慕容言见我这般,微微一笑,很是漂亮:“直接坐着就行!”

说完,慕容言便让我坐在不远处的石墩上,她开始拿起画笔,聚精会神的画了起来。

妈的!这天还真是冷。

没过一会儿便冻得我打哆嗦,汗毛全都竖了起来,都开始打喷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抖个不停,便开口道:“尸、尸妹,好、好了没!在,在没好我可就要感冒了!”

说完,我又打了几个喷嚏。

慕容言却勾起一丝嘴角:“没事儿,你已经感冒了。再坚持坚持!”

我一脸的无语,你丫都知道我感冒了,你还不快点?

没办法,谁让这是我媳妇儿呢?

又坚持了一会儿,慕容言才说好。

我急忙穿好衣服,只感觉温暖了不少。但已经开始流鼻涕了,显然是感冒了。

不过这个时候,旁边一白纸人婢女,却突然端了一碗热腾腾黑糊糊液体过来。

莫姥姥接过,然后便对我开口道:“姑爷,快把这碗药喝了吧!明早醒来,啥事儿都不会有了!”

还是莫姥姥好啊!冻得不行,急忙接过汤药,一饮而尽。

而慕容言已经画完了素描,此时看了几眼,又扭过头来对我开口道:“死渣男,快过来看看。看我画得怎么样?”

这大夜里的,动了好半天,自然也想看看慕容言把我画成了什么样子。

我急忙凑了过去,往桌案上一看。

好家伙,只见白纸之上,赫然画着一名气宇轩昂,目光坚毅的男子。

不是别人,正是我的画像。

还真是别说,慕容言的画功还不错,画得也十分相识。

“怎样样,我画得很不错吧!”慕容言自信满满,再次开口。

“的确不错,以后你就把我的画像挂你屋里,想我了就可以看看!”我笑呵呵的说着。

想着慕容言是不是和我日久生情?因为性格强势,不好对我开口,便用这种方式对我暗示?

心里幻想着,嗯!感觉有这样的可能。

结果下一刻,慕容言却翻了个白眼,好似看穿我的心思一般:“死渣男,想啥呢!快点,滴一滴血在画里。”

“滴血?”

“嗯,滴血!被废话了,快点!”慕容言继续催促。

心中不解,但还是照慕容言的要求,用旁边的针,刺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上面。

说也奇怪,那一滴血刚落入画中,并没有留下血渍。

而是迅速消散,好似融入了整个画中,被里面的画像吸收。

画里的我,这会儿仿佛更加灵性了一般,特别是那双眼睛,就和真的一般,感觉特别诡异。

正当我愣神之际,慕容言已经拿起我的画像,很高兴的样子。

然后径直走向了之前扛过来的那口铁棺。

我还纳闷儿,慕容言这是要干嘛。

结果下一秒,她竟然把我的画像,直接就贴在了棺材盖上。

“尸妹,你把我的画像贴在这上面干嘛?”我一脸狐疑。

“镇棺材啊!”慕容言一脸认真。

此言一出,脸色“唰”的一声就变了。心头一股燥热,差点没被气死。

搞了半天,你拿我的画像不是睹物思人。

而是当辟邪符啊?用来镇棺材?

满脸的无语,感觉被耍了一般。

可慕容言根本不在意我的表情,反而对我开口道:“好了,第一件事儿完了,现在把我的衣服拿来看看!”

“我的画、画像……”我想着讨回画像,这要是被外人知道,我媳妇儿拿我的画像去镇棺材,我得有多丢人?

结果话还没说完,慕容言就给我打断了:“画像和铁棺的事儿就这样,你也别再磨叽,快去拿我的衣服来看看……”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