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八十二章 比剑

尸妹 夜无声 4514 2021-03-15 20:39

  慕容言举剑而来,根本没给我过多的思考机会。

但这情况下,我也没有犹豫,手中抬剑,直接就迎了上去。

“砰”的一声,直接挡住了慕容言的攻势。

可慕容言却开口道:“太慢了!”

说完,已经再次对我进行攻击,速度很快。

而力道,也有些大,别看慕容言是个女的,但这腕力直接震得我虎口发麻,手中长剑,险些跌落在地。

见慕容言再次攻击,我不敢怠慢,另外一只手上的菊花急忙扔给了莫姥姥:“莫姥姥帮我保管一下!”

莫姥姥面带微笑,“咯咯咯”的笑着,但也一把抓住我的野菊花,然后站在旁边笑吟吟的盯着我和慕容言。

这会儿我握紧了桃木剑,开始不断抵挡慕容言的进攻。

但慕容言的剑法非常厉害,每次袭来,其角度都非常的刁钻,防不胜防。

当然,我很清楚慕容言对我放水了。要不然以她的道行,我恐怕一招都接不住。

即使如此,我心里更显憋屈。被一个女人压着打,那感觉可真不怎么好。

但也就在我仓促应对了好一会儿之后,慕容言却突然开口道:“准备好了,我可要发力了!”

一听对方要发力了,我也猛的咬牙,嘴里闷吼一声。

不等对方出手,我已经握紧长剑,提前对着慕容言劈了上去。

慕容言见我凌空一斩,露出一脸的不屑。

她站在原地动都没动一下,手中长剑轻轻一挑,直接点在了我的剑刃之上,打偏了我的攻击轨迹。

结果我这一剑,顺着她的身子斩偏了。

这还没完,慕容言在挑开我这一剑后,对我也是毫不客气,一脚就踹了上来。

速度很快,我就算想躲,也没机会。

只感觉腹部传来一阵疼痛,整个人“砰”的一声就倒飞了出去,最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哎哟,疼死我了!”我捂着肚子,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慕容言却对我翻了个白眼:“还好意思叫疼,毫无剑招可言,破绽百出!”

被慕容言无情的打击,心里虽有些不甘,但却无言可对。

毕竟我真没系统的学过什么剑法,更不了解什么剑招。

我拿着桃木剑去对付那些鬼的时候,也就是街头打斗的招式,怎么能把对方砍翻,就怎么打,那有什么剑招?

在我看来,慕容言这次找我比剑,肯定是借机打我。

要不然刚才那一脚怎么能这么用力?差点没给我踹出内伤来。

同时,莫姥姥已经把我采来的野菊花递给了慕容言:“小姐,这是姑爷送你的!”

慕容言愣了一下,看了一眼也菊花,但还是一手接过。

她自己看了几眼,随即对我开口道:“丁凡,你还挺浪漫嘛!还知道送女孩子花!不过你送菊花是几个意思?还有,这菊花是不是在外面的坟坡里采的?”

听慕容言这么一说,我“呵呵”笑了两声:“这天不冷了吗!其它花也没有,我看这菊花挺不错的,送就摘了一些送你,要是你不喜欢菊花,以后我送别的给你。”

慕容言看我傻笑的样子,“噗呲”笑了一声:“好吧!念你这么有诚意,我就收下了!”

见慕容言也笑了,暖暖的,心跳也是“噗通噗通”的,那感觉很奇怪也很奇妙……

迟疑了少许,便回过神来,想起了今天来的要务。

所以,我迅速的对着慕容言开口道:“尸妹,我今儿过来有个事儿想给你说!”

“嗯!说吧!”慕容言拿着菊花,一边梳理着菊花的叶子,一边开口,心不在焉的样子。

我也没废话,迅速的将再次遇到张子涛的的前后因果说了一遍。

当慕容言听说我再次惹上鬼眼邪教的时候,不免邹了邹眉。

但随即却放松了下来,抬头对我轻描淡写的说道:“没事儿,惹上就惹上了,有我在不会有事儿的!”

见慕容言如此淡定,感觉这和我想象中的不同。

毕竟前些日子,慕容言还亲至过来给我说,让我见了鬼眼邪教的教徒,尽量远离,免得招惹祸事。

可现在,慕容言却轻描淡写起来,令人奇怪。

慕容言见我一脸狐疑的样子,又是淡淡一笑:“别那么担心,惹都惹了还能怎么办?而且你说的这个张子涛,根本就上不了台面,我也没听过。在鬼眼邪教里,你的那个同学只能算是个九代弟子,九代弟子的能量很小,不足为惧。”

“而且你现在又是狐族出马,又有胡六爷在你们镇上守着,就你说的那妖人,不敢拿你怎么样。”

慕容言说得有理有据,根本就不担心张子涛来找我报仇。

但是,我还是提出了我的疑问:“尸妹,万一张子涛找那个师尊或者更厉害的妖人过来怎么办?而且他们要是来了,则有可能发现你的行踪。”

慕容言听完,依旧不在意:“放心,我选择在这里安顿,自然是有原因的。还记得你上次给我说,你遇到阴兵过境的事儿吗?”

我愣了一下,随即点头。

的确,当初在灶王庙取香灰的时候,的确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队过境的阴兵。

要不是杨雪突然出现,使用她特殊的符咒,我和老风可能都被阴兵勾了魂儿去。

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便反问了一句:“嗯,当初是遇到了一次。但这说明什么?”

慕容言微微一笑:“这方圆五十里地,就有一条阴路。那些妖道在放肆,也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若他们真不怕死,到时候只要施点手段,根本就不用我们动手,自然会有人收拾了他们……”

听慕容言如此一说,我头猛的一震。

好家伙,难怪慕容言如此镇定,原来留着这么一手。

可是我迟疑了一下,感觉不对啊!

如果是这样,那慕容言为何可以长久的留在这里?这样岂不是也很危险?

“阴路”是什么?是阳间通往下面的道路,也是下面的鬼差上来拘捕亡魂的必经之路。

换而言之,咱们周围五十里地,就有这样的路,地址就在灶王庙附近。

如果真是这般,那么这些逆乱天道,祸害苍生的妖道,自然是罪大恶极,不敢随便靠近阴路周围。

一旦被这些官差给撞上,那下场肯定很惨。

被勾了魂魄不说,下去后必然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受苦……

可是我不明白的地方,也在这里。

如果真是如此,那慕容言岂不是时时刻刻的都处于在危险之中?

这鬼马岭距离上次去过的灶王庙,比距离我们青石镇还要近。

旁边的莫姥姥好似看出了我的心思,此时却“呵呵呵”的笑了几声:“姑爷您放心,阴路虽在此,但我家小姐和老身的墓地也在这里,只要我们不染凶煞怨戾之气,自然可平安无事……”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