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三百三十一章 震撼

尸妹 夜无声 5290 2021-03-15 20:39

  师傅他们三人,表情显得极其惶恐紧张。

当老秦爷问出这句话后,更是瞪大了双眼,想要亲口听到我们的确定。

毕竟是红衣女鬼,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种鬼百年难得一偶。

只要一出现,便会闹得一方不得安宁。

而且这种鬼的最低道行,都会是道君初期,这种修为已然比行当内大部分人的修为都要高了。

即使是师傅他们几人,也没有一个达到道君这种道行。

可我们三人,不过年轻后辈。

而且只用了半个晚上,就搞定了一只红衣厉鬼,而且还得到了鬼阴丹。

师傅等人自然不会相信,或者感觉不可思议。

见老秦爷他们这种表情,我微微点头,然后肯定的回答道:“是的老秦爷,昨晚我们除了一只红衣鬼!而且还得到了鬼阴丹!”

三人即使有心里准备,但此言一出,三个老家伙也不免倒抽一口凉气。

“真、真的?”老秦爷嘴里哆嗦道。

“那小凡,小风现在情况如何?”独道长开口问道。

“风雪寒受了不轻的伤,昨晚还洗了肺,现在情况已经稳定,正在里面休息!”我指着病房开口。

独道长推开房门,伸了半个头往里边看。

见老风在睡觉,也就没有打扰,只是微微点头,表情缓和了不少。

“小凡,那你快告诉我们,你们用什么办法除了那女鬼的。这红衣最低可都达到了道君级,你们三人的道行,可对付不了这种鬼……”师傅非常好奇道。

同时,老秦爷和独道长也都望了过来,也想听听我们用的什么办法。

我们也不隐瞒,从最开始得到的小曼的消息,到一起前往工地,听到铁棺锁魂,最后招魂等种种和金山王宝城以及独山腾牛的到来,我都告诉了众人。

但在说道王宝城和腾牛的时候,我给师傅使了个眼色。

师傅听到这里,见我使眼色,也有些明白我的意思,这其中恐怕涉及到了我那鬼媳妇儿。

所以,师傅假装“哦”了一声,配合着我圆了个谎。

独道长很相信我,他也过多怀疑其中原因。

加上老风和杨雪都是见证人,事情的确是独山腾牛和金山陵园王宝城出手,这才搞定了女鬼。

说完这些,我们还把女鬼的故事说了一遍。

师傅等也不免一声叹息,但他们做这一行很久了,早已经见惯了恩怨情仇。

而且其中厉鬼,大多都是因爱生恨,因恨化仇。

所以十个厉鬼当中,九个都有着悲惨或者让人怜悯的故事。

当师傅等了解完事情经过后,也都为我们三人昨晚经历的一切,感觉触目惊心。

但好在顺利的过去,大家有惊无险。

与此同时,老风突然从病床上醒了。

师傅等见老风醒了,也就没和我们废话,直接进了病房,然后我去叫了医生。

独道长作为一个老中医,还亲至给老风检查了一番,嘘寒问暖。

但老风情况也比较稳定,问题到不是很大。

众人了解完情况,见到了鬼阴丹,又听看了医院的意见后,也都平静了下来。

我和杨雪问题不大,随时可以离开。

老风最多还住一两天,再做几个治疗,以也可以回去。

届时正好是独道长和风哥约定的最后时间,到时候众人也好一起,将鬼阴丹交给风哥。

这样一来,便可完成独道长当初的约定,让风哥不在争夺老风身体的控制权。

到了中午,我们一起吃了饭,然后我们便离开了医院,只留下独道长在这里守着老风。

离开的时候,杨雪告别我们回了学校。

但杨雪在离开之前,单独对我说,下周对她们放假了,让我去学校帮她提下行李,送她去车站,她一个人应付不来。

和杨雪认识的时间不算长,但感情却很深。

帮她搬个行李,这种小事到没啥大问题。

我根本想都没想,直接就答应了。

杨雪见我答应挺爽快,到也挺高兴的,说到时候等她电话。

随后,杨雪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回了学校。

杨雪走后,我们三人也往青石镇而去。

在路上,我将事情发生的真正经过告诉了师傅和老秦爷。

目前来说,只有师傅和老秦爷知道我结了阴亲,有鬼媳妇儿的事儿。

刚才独道长和杨雪都在,我不好说出正在原因。

此时听闻鬼山爷和铁龙头,其实是我发出求救信号后,是我那鬼媳妇儿唤来救我的,也不免心惊。

老秦爷更是惊讶不已,说没想到我鬼媳妇儿还有这手段,能驱使一方鬼首。

但这事儿也没细谈,二老只是说我那鬼媳妇儿手段高,让我日后少惹我那鬼媳妇儿。

只要不出格,最少顺她的意,要不然受罪的只会是我。

我一脸的无辜,也没好说什么。

毕竟我能活到现在,也全都是因为我结了阴亲,认识了慕容言。

但也被这鬼娘们儿折磨得不少,在她面前我几乎没人权。

等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还是老规矩,给尸妹以及狐族的灵牌上了香,然后才靠在沙发上休息。

这两天也是给我够折腾的,靠在沙发上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已经好久没有出现的那个梦,又出现了。

还是一座古旧的掉桥,还是那名熟悉的女子背影,桥下成成叠叠万千恶鬼,向着桥上的女子伸手。

女子不为所动,在沉默了少许后,说了一句“等我”,纵身一跃跳入河中,淹没在了万千恶鬼之内。

又是这个梦,又是这样的一幕。

每次我作为一个旁观者,都会被惊醒。

这次也不例外,当我醒来的时候,额头上都出了冷汗。

虽然这个相同的梦境,已经在过去的时间里出现过几次了。

可每一次梦醒,都感觉到心悸,感觉到恐惧。

独道长也给我解过,说什么我有一劫和一个女人有关啥的。

反正这事儿玄乎得很,我自己都很迷糊,更加别说搞明白这梦境在预示什么,被独道长推算出,等到的那个女人是谁?

但潜意识里,还是特别想搞清楚,为何我总是会重复这样的梦境。

桥上的女子和我有什么关系?那万千恶鬼是什么情况?为何从始至终听到的声音,只有那两个字“等我”?

事情难以琢磨,但也发现这会儿天已经黑了,自己身上盖着一条毛毯。

而师傅,正在收拾铺子,是要关门打烊了。

深吸口气儿,不在去理会这些,而是去帮师傅收拾铺子。

接下来两天,倒也平静,所有的一切都恢复到了正常。

那个奇怪的梦也没出现,老风也出院回家。

而今晚,独道长便约了我们一起,要一起见证,兑现风哥最后一个承诺。

要将那红衣女鬼的鬼阴丹,交给风哥,让他从此蛰伏。

因为老风身体的特殊性,大家也希望风哥能够蛰伏。

地点选在老秦爷所在的殡仪馆,那儿人少地儿静,晚上在那儿办事,到也不怕有生人出现。

因此,我们吃了晚饭,还在家看了会儿电视。

大约在晚上十点左右,这会儿街面也较静,没什么行人。

至此,我和师傅也出发了,离开铺子,开始往火葬场的方向走去……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