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四十一章 人鬼殊途

尸妹 夜无声 4672 2021-03-15 20:39

  文小姐听师傅这么说,直接就愣住了。

然后用着一脸狐疑的表情对着我师傅开口道:“道、道长,我自己去?”

师傅微微点头:“没错,你自己。对我们这群人而言,斩妖除魔是本分,不仅无过反而有功。”

“可你二叔,好似并非拥有邪法的妖人。如果我等出手,这因果之因,也就会种我等身上,日月循环,难消业障……”

师傅缓缓的说出这么一段,有点无能为力的意思。

但的确如此,干我们这行的,对因果之说,都非常相信。

因为我们知道,这看似缥缈的“因果”,实实在在是存在的。

如果种下了“因”,那么“果”迟找上门来。

如果是对付妖魔鬼怪,那到没啥,这是在积德,不仅无过,反而是善德。

可是活人,特别是没有道行的普通人,我们真不敢动。

因为我们驱魔人,是没有权利去终结一个人的性命。

哪怕这个人是个大凶大恶,杀人不眨眼的法外狂徒。

当然,如果这个人和我们一般,都懂得道术,是个妖人,那情况就另当别论。

文小姐听完师傅的话,又愣了一下,然后在看看自己:“好!但我有个心愿,想请诸位道长答应!”

“文小姐请讲!”独道长淡淡开口。

“我、我想再见见我的爸爸妈妈,我死得、死得太过突然,都没来得及给他们道别,所以……”

文小姐的话刚说到这儿,独道长和师傅竟然异口同声道:“不行!”

不仅如此,连表情都很是严肃凝重,毫无商量的余地。

人鬼殊途,人的一生,生就是生,死就是死。

生死一断,再不可有任何联系。

这不是我们定的,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也是恒古不变的生死法则,就算我们也无力更改,更无权利干涉。

文小姐见师傅和独道长拒绝,顿时便露出一脸的委屈样儿:“为什么,就不能通融一下,我、我真的很想念他们,我就说几句话就好……”

文小姐很伤感,非常的悲伤,而且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我见她如此,却对着文小姐道:“文小姐,人鬼殊途,你已经死了。如果你有什么话想对你爸妈说,你就告诉我们,我们帮你转达就是。只是你们,已经不可能再有丝毫交集了……”

我这么做,其实也就是钻了个空子。

要不是见文小姐哭得那么伤心,我也不愿意做这个事儿。

而旁边的师傅和独道长,此时也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文小姐虽然很想面对面的和自己的父母再说两句话,可是这已经不再可能。

最后也就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此刻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

恶鬼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在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众人便开始打道回府,准备先回灵堂。

在路上,文小姐将想说给父母的话,也都一一告诉了我。

都是一些关怀,以及自责的话。

什么没有好好孝敬父母,惹他们生气,不听他们的话啥的。

其实就很普通的一些小话儿,可是直到死后,文小姐才体会到。

原来家人的陪伴,是多么的重要。

说完这些,文小姐整个人都显得郁郁寡欢,跟着我们不在开口。

等回到灵堂,已经是凌晨了。

文小姐看着自己熟悉的屋子已经被改成灵堂,看着自己那可人的相片却成了黑白遗照,她又一次的涕不成声。

整个人都趴在自己的棺材盖上哭,显得特别伤心。

在如花的年纪里,却忽然夭折,没几个人受得了。

而师傅和独道长见灵堂没事儿,就回去休息了。

我和风雪寒则轮流休息和守夜,直到第二天一早,文小姐的父母第一时间赶到了灵堂。

二人的眼圈黑黑的,眼睛有些浮肿,看样子昨晚又哭过。

但他们刚一出现,屋子里便起了一阵冰寒的阴风。

“忽”的一声,直接就刮了过来,那是文小姐。

可能是冥冥之中,文先生夫妇好似心有所感,竟站在原地多看了一眼。

但在他们的眼中,除了灵堂和我们毫无所获。

我用牛眼泪揉了眼睛,开了天眼,然后便一步一步的走向文先生夫妇。

此时只见文小姐一脸激动伤感,不断的喊着“爸爸、妈妈”,双手不断去抓挠或者拥抱文先生夫妇。

可这人鬼有别,此时的他们那能相触?

每次文小姐的手或者是身体,都是凭空穿透二人。

文先生夫妇见我走过来,很客气的对我道:“丁道长!”

我对着他们微微一笑,然后对着二人开口道:“文先生、文太太,不管你们相不相信,文小姐昨晚让我给二人带个话儿!”

我轻描淡写的说着,可是话音刚落,二人脸色“唰”的一声就变了,露出一脸惊愕之色。

而且二人直接愣了足足有两秒钟,然后便见到文太太呼吸急促,瞪大了眼睛:“丁、丁大师,你见到我女儿了?”

“她、她在哪儿?她还好吗?是不是还有什么遗愿,你、你告诉我,我一定给燕燕完成!”

“是啊丁大师,我家燕燕说什么了,我家燕燕好吗?”

文先生和文太太因为太过激动,直接就抓着我的衣袖。

一旁的文小姐见了,又一次的哭了出来,嘴里不断的喊着:“爸爸妈妈,我在这儿,我就在这儿啊!”

我看着文先生夫妇:“嗯!是的,我见到文小姐了,她让我告诉你们,她很想念你们,让你们保重身体,以前她常常惹你们生气,她现在知道错了……”

然后,我将文小姐的话,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了文先生夫妇。

至于文小姐被他二叔害死,死后*控的事儿,我没说也不好说。

反正此事我们都会管到底,所以不打算在让文小姐的父母徒增伤悲,只是单纯的认为是车祸,或许更容易被“忘记”。

我话刚带到一半,文太太就哭得和泪人儿一般,文先生的情绪也很是激动。

等我说完之后,二人都来到灵前,不断的给文小姐烧纸。

“你这个傻孩子,爸爸妈妈骂你说你,哪是生你的气。爸爸妈妈感谢你的到来,虽然你现在走了,但你始终都是爸爸妈妈的好孩子,乖宝宝……”文太太用着哭腔说着。

可文先生烧纸烧到一半,却忽然扭头望着我:“丁道长,我听让说,只要人还没下葬,死者的魂魄就不会入土为安。那我女儿,女儿是不是还没离开阳世,你说多少钱,我都给、都给,我想见她、我想见她……”

文先生变得激动无比,声音很大。说完还左右张望,好似在寻找文小姐。

可他那里知道,文小姐就靠在他的胸膛,用手摸着他的有些沧桑的脸颊,哪儿也没去……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