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九十一章 无解鬼术

尸妹 夜无声 5095 2021-03-15 20:39

  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熟悉的屋子里。

脑袋有些疼,身体也使不上劲儿,非常疲倦的感觉。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来的,只记得周韵给我驱鬼气,然后就晕了过去。

莫非是慕容言把我给送回来的?我心中这般想着,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那种乌青色已经完全消失了。

静静的躺了一会儿,喘了几口气儿,然后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穿好鞋,直接往屋外走去,见到师傅躺在摇椅上,这会儿正哼着小曲,听着收音机。

他好似知道我出来一般,也没扭头看我。

直接对我说了一句:“冰箱里有粥,自己吃吧!”

“哦”了一声,然后对着师傅开口道:“师傅,昨晚我怎么回来的?”

“是你媳妇儿给你送回来的!”

听到这话,心里竟隐约的出现一丝暖流,那种感觉怪怪的。

不过师傅话音刚落,又开口道:“对了小凡,昨晚我们走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不是说没事儿吗?怎么被你媳妇儿给送了回来?”

听师傅询问,我便准备张开回答。

可是刚一张嘴,便想到了昨晚慕容言对我说的话。

不能将昨晚发生的所有事儿,对外人讲,也包括我的师傅。

愣了一下,随即撒谎道:“没啥,那女鬼说我长的像她生前的故人,就是让我给她守墓!那地儿阴气太重,人有些晕。”

显然,昨晚回来的时候,慕容言也没对师傅将起其它的。

这会儿听我这般回答,师傅也“嗯”了两声,并没多问。

毕竟我完好无损,只是有些疲倦的样子。

喝了点粥,体力恢复了不少。

同时也对师傅开口道:“师傅,李大山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师傅听我询问,微微的点头道:“好了!只要那鬼不继续讨债,李大山到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被吸了一个多月的精气,怎么说也得少活十年。”

叹了口气儿,少活十年比折寿三十年强。

李大山做了错事儿,犯了死人的忌讳。能保住一条性命,也算不错了。

李大山的事儿算是解决了,但经过了昨晚的事,我脑子里更多却是在想慕容言和周韵的事儿。

三眼鬼头标记代表什么?谁害了慕容言和周韵?

又是谁有通天本领,竟然把周韵这女鬼给封了,还能限制她们投胎转世。

种种的一切,都让我陷入一团迷雾之中。

可是这一切又好似难以企及,根本就不是我这种小道士所能窥探的高度。

我露出一丝忧郁,最后更是想到了慕容言的那句话。

她说让我别管这事儿,还说她伤好之后,便会想办法解了阴婚鬼术,还我自由。

昨晚没有细想,想在想来

慕容言和我结成阴婚的时候,是受伤了,而且现在伤还没好。

要知道慕容言这么猛的女人,道行恐怕不是一点半点的高,谁有本事伤得了她?

而且最为奇怪的是,慕容言并非普通的游魂野鬼。

如果慕容言不同意,就算师傅的召魂术在厉害,也没辙。

可慕容言偏偏就同意了和我结阴亲,这啥情况?

莫非这阴婚鬼术,可以帮助慕容言疗伤?

所以慕容言那个时候借助师傅召魂招亲,与我结亲。

然后利用同生同死的特性,利用我的命源,为其疗伤不成?

想到这里,我直接扭头对着师傅开口道:“师傅,这阴婚鬼术,一旦结成是不是会同生共死?”

师傅本眯着眼,可突然听我提起阴婚鬼术,双眼却是猛的一睁。

“怎么问起这个?”师傅表情凝重,毕竟这个问题是有些禁忌。

“我就是想问问,这阴婚结成后,还能解吗?而且是否可以分担对方一些命源?”我继续开口。

师傅却直接从摇椅上站了起来,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我。

可见我一脸严肃凝重的样子,最后还是回答道:“阴婚鬼术是禁忌法门,为师所学中,此术无解。至于术成之后,双方的确性命相交,至于其它,为师也不可得知。”

听到师傅这般回答,不由的深吸了口气儿,看来和我结阴婚,慕容言也有好处,可以迅速恢复伤势。

不过想解开这阴婚鬼术,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既然不能,那慕容言日后,依旧会与我同生共死,而且依旧会是我的媳妇儿。

媳妇儿有难,我能袖手旁观?而且她被妖人所害,永世不能轮回。

既然对方是那般凶恶的妖徒,自己有是驱魔人,并且此事与我媳妇儿有关,我绝对不能坐视不理。

可是有个很现实的问题,我的道行很低。

如果真的想帮助慕容言,帮她报仇,我就必须提高自己的道行,要不然一切都白搭。

想到这儿,我一时间露出沉默。

随后还问师傅,怎样才能提高道行。

师傅感觉我今天很奇怪,但还是回答我说。

说我们这个行当,想要短时间内提高道行,除了天资外最重要的还是磨练。

说完这些,师傅问我怎么问这些。

我淡淡的笑了笑,说没什么。

只是说现在入行了,只想一心一意的做好。

可是师傅哪知道,我其实是想帮助慕容言。

想帮助她报仇,想解开那三眼鬼头的面纱,以及找出那个让慕容言和周韵永世不能轮回的家伙。

接下来的半个月,我哪儿也没去,也没见到慕容言,更没去水库边上的坟地。

除了在家练符,就是照师傅传授的运气法门,早中晚练气吐纳。

这些日子里,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丹田有一股温热感,自己的气力也壮大了不少。

期间,李大山和他妈还提着水果来我们铺子感谢我们。

说那晚过后,他再也没做那种梦。

而且气色和身体状态,也都恢复了很多,人也精神了不少。

师傅也一再告诫,让他日后不可犯忌,更加不能去坟地里,甚至爬在人家墓碑上,做那些龌龊之事儿。

以免死人有怨,再次缠上他,导致这种事儿再次发生。

李大山心有余悸,一再点头称是。

对师傅和我更是恭敬有加,还额外给了我们一个一千块的红包。

李大山这事儿过去没多久,有一件事儿打破了我们现在的平静。

当时我和师傅正坐在铺子扎纸人糊元宝,一个电话却打进了师傅的手机里。

师傅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师傅对着电话那头说了几句后,便挂断了电话。

然后便对着我开口道:“小凡,城里牛老板家出白事儿,让我们走一趟……”

做我们这行,出个白事儿在正常不过了,毕竟城市那么大,每天都在死人,顾客觉得我们满意,一般有丧葬都会找我们,到也没在意。

可无独有偶,特么我那知道,我至出道开始,

接连两次跟着师傅出门办白事儿,都遇上了麻烦。

只不过这次遇到的不是什么女鬼,更加不是什么僵尸……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