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四十一章 齐家老爷子

尸妹 夜无声 3746 2021-03-15 20:39

  齐先生到还保持了一份理智,看得清楚刚才师傅的行为是在干嘛。

所以齐先生这会儿对师傅的态度也变了,带着疑惑的询问师傅。

可是另外一边,抱着齐小天的齐太太可就不悦了,一边哭一边对着齐先生嘶吼道:“咋了,你咋了?你请的都什么人,这臭道士把儿子的脸都打肿了。”

齐先生听到这话,脸色一沉:“闭嘴,你懂个屁!抱着孩子进屋去!”

很明显,齐先生在家里的地位很高。

在他的呵斥之下,齐太太好似受到莫大的委屈,抱着齐小天哭得更加大声了,但也没回屋。

师傅看了齐太太和齐小天一眼,然后对着齐先生叹口气儿道:“齐先生,小天这情况,是撞邪了!”

此言一出,屋里的所有人脸色都不由的一变,露出一脸的惊愕之色。

齐先生更是心生畏惧,有些惊恐道:“丁、丁道长,我、我儿子,儿子怎么就撞邪了?”

齐先生话音刚落,独道长便提着袋子走了过来:“齐先生,咱们有话里屋里说!”

齐先生见情况有些特殊,也没有顾忌在场众人的眼光,急忙点头,让我们先进去,然后让他媳妇儿抱着孩子也跟了进来。

而屋子里的其余人,全都惊疑的看着这一切。

随着我们的离开,屋外直接就炸开了锅。

撞邪了,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这些左邻右舍,那还有心思吃饭?都开始揣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等到了里屋,齐先生已经忍不住的问道:“丁道长、独道长,我儿子,我儿子怎么会撞邪呢?而且撞的是个啥?”

独道长随即开口道:“想必是今上坟的时候出了岔子,至于撞的是谁,恐怕是令尊了!”

“我、我爸爸,不、不可能,这可是他亲孙子,我爸怎么可能害他亲孙子!”齐先生根本不相信。

独道长却提了提手中的袋子,然后开口道:“他就在这里面,样貌我也看过,和令尊墓碑上的遗照一般无二。”

齐先生和齐太太听到这些,脸都吓白了。

独道长却自顾自的对着口袋道:“外面人多,有些事儿不好说,现在就咱们这些人。老爷子有什么话儿,就在这儿说了吧!”

说完,独道长对着师傅点了点头,便解开了袋子,然后往外一抖,那鼓起的袋子,就和泄了气儿一般。

顿时之间,便感觉一股阴冷的凉气出现。

我和风雪寒对视了一眼,都不由的拿出了牛眼泪,抹眼皮上给自己开了眼。

等开眼之后,却发现这屋子里已经多了一个人。

一个中年男子模样,相貌和齐先生还有些像,只是这个男子脸色苍白无色,脚不沾地,穿着寿衣,表情很是严肃的站着。

不用想便知道,这男子应该就是这齐先生的父亲,齐有才。

这齐有才出现之后,便见到旁边的师傅对着他开口道:“老爷子,刚才多有得罪,见谅!”

说完,师傅还恭恭敬敬的对着齐有才鞠了一躬。

此时通过天眼可以发现,这齐有才并非什么冤煞厉鬼,就是一只普通的鬼而已,也没有带着戾气。

这会儿见师傅对他鞠躬,也是对着他揖了揖手:“道长客气,只是我气不过,这不孝子想给他自己延运,把注意都打在我和他爷身上了。”

师傅也是一脸苦笑,然后对着齐先生道:“齐先生,令尊就在这儿,有什么话儿,你可以当面说,他能听到!”

齐先生听到这话,脸色惊变,但紧接着更是“噗通”一声跪下:“爸!爸真的是你来了?爸这些年,这些年我好想你!”

齐先生一脸惶恐紧张的开口,而齐有才却冷哼一声:“哼!逢年过节不见你来看老子,现在说想我,不孝子!”

齐先生并没有开天眼,我们也不能帮他开眼破规矩,所以他根本听不到齐先生的话。

所以师傅对我抬了抬手,示意我给齐先生传话。

我也不怠慢,清了清嗓子:“齐先生,我给你传话啊!齐老爷子有些生气的说,逢年过节你不去看他,现在说想他,还骂你不孝子!”

齐先生听我传话,脸都吓绿了,就算旁边的齐太太也是看的一愣一愣的,眼神之中满是惊恐。

可齐老爷子怎么说也是齐先生的父亲,齐先生虽然有些恐惧,但还是鼓起胆子继续开口道:“爸,这些年我不是忙生意吗?您在的时候不是教导我,要出人头地吗?您看我现在把生意做得多大?儿子现在是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总,身价数十亿……”

齐老爷子听到这话,当场就来气儿:“你扪心自问,你这些钱怎么来了?现在老子和你爷爷的风水破了,你又想打我们的注意,找些不伦不类的道士来坟地瞎搞,你这不孝子。要是老子还活着,非得一转头拍死你这个不孝子!”

我在旁边听到这些,也都不免尴尬,但还是把原话一五一十,甚至把语气都如实转述给齐先生听。

齐先生听到这些,也不免战战兢兢,连连认错道歉。

说以后不敢了,每逢过年过节,都会来看他们。以后会多做好事,多积阴德。

说了好些好话儿,最后齐老爷子这才缓了口气儿,没在追究。

但接下来,齐先生却继续问道:“爸爸,小天可你是您孙子啊!他还小,您要是有什么不满,来找我就行。您就别去找小天了!”

齐老爷子本来表情已经放松了下来,可是一听这话,顿时气儿不打一处来。

指着齐先生便狠狠的骂道:“你这不孝子,被你媳妇儿绿的都不知道。这小子根本就不是我齐家的种,今天烧纸的时候,还刻花了你爷爷的墓碑,捡起咱们的纸钱,尿了老子的坟包,你说老子气不气?这才上了这小子的身,给他点教训。还有,你媳妇儿肚子里这个,也不是我们齐家的种!你小子就不能长点心?给别人喂了孩子,还当个宝!”

齐老爷子此言一出,师傅、独道长、我和老风全都脸色惊变,一脸的惊愕之色。

这、这啥情况?迁个坟,还能迁出这事儿来?

我一时间有些楞,不知道这事儿该说还是不该说……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