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三百七十八章 黑伞男子

尸妹 夜无声 4577 2021-03-15 20:39

  离开铺子之后,我给老风打了个电话。

买车时我俩一起,现在提车,自然也要带上老风。

老风接到我的电话之后,依旧那副冷淡的态度,回了一个字“好”,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在路口等了老风一会儿,这家伙才叼了根烟,悠哉悠哉的走了过来。

“老风,你到是快点啊!”我催促了一声。

老风根本不为所动,还缓缓的问了一句:“怎么这么快?”

“那胖子打的电话,说车提前到了。”我开口回答,然后便和老风一同往车站的方向走去。

可等我俩到了车站后,一个人却吸引了我和老风的目光。

我们发现有个人打着一把油纸伞,可今天这天气,不仅没下雪也下雨,更加没太阳

根本就没有必要打伞,可这人却独树一帜,举着一把黑色的油纸伞。

更加奇怪的是,那油纸伞还不是给他自己罩着的,而是罩在他旁边的空地上。

好似他在帮人打伞一般,非常的奇怪。

他特立独行的举动,让我和老风多注意了几眼。

靠近一些,发现打伞的是一个比较壮的中年男人。

一身黑衣,寸头、古铜色的皮肤、一米九几的身高,比旁边的人群高出一个头。

而且这个中年男人很魁梧,没有大肚腩,一看就是个肌肉猛男。

他就这么举着一把黑色的油纸伞,但除了拿伞是油纸伞外,也没太多特别之处。

天下怪人多的是,我和老风也不过扫了几眼,并没有太多的在意。

没一会儿,车来了。

我和老风坐在了最后排,于此同时,那个拿着油纸伞的中年男子,也跟上了车。

他就坐在我们前面靠近过道的位置,里面的那个位置被空着。

至于那油纸伞,也没有被它合起来,而是被他挡在车窗处。

车上的人不多,空位很多,也没人去挨着那中年男人坐。

我刚开始还没在意,可等发车后,老风去轻轻的用手肘蹭了我一下,然后对我使了眼色。

我带着狐疑,顺着他的目光,缓缓的望了过去。

却诡异的发现,那中年男子在小声的低语。而他低语的方向,正是旁边的空位。

声音很小,我听不太清。

他好似说;微儿,你放心,有我在这事儿可以搞定……

大概意思好像是这样,但我也不确定。

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中年男子在对旁边的空位说话。

而且说完一句,还停顿一下,就好似通电话,不时还能露出一些表情。

我左右扫了几眼,发现这人也没有戴耳机,不像在打电话。

并且这人穿衣打扮,都很干净整洁,也不像是个神经病。

可他种种表现,着实让我和老风感觉很诡异。

就在此时,老风更是压低了声音对我开口道:“老丁,你仔细看那把黑伞,伞架骨和伞叶!”

我露出一丝狐疑,但还是仔细打量起那把黑伞来。

结果这么仔细一看,还真发现了端倪。

那黑伞的伞架子,竟刻着咒纹,那黑伞内侧的伞叶之上,隐隐有太极八卦的图案。

“八卦图,符文骨……这、这是一把给鬼做的避阳伞?”我压了了声音,惊讶的开口。

“没错,我怀疑那空位上,恐怕还坐着一人。我没带开眼泪,你瞧瞧!”老风继续开口,声音很低。

听到这里,我心不由的紧绷起来。

如果那空位上还有一人的话,应该就是鬼了。

毕竟这中年男子的种种举动,都是在用那黑伞在遮蔽阳光,不得不让我这般联想。

但奇怪的是,如果真是鬼,按理说我们距离这么近,就算不开眼,也能感觉到阴气才是?

可现在,没有,一丁点都没有,这就是最诡异的地方。

如今认出那伞是避阳伞后,这才打算开眼看看,这中年男子是不是真带了一只鬼上路。

作为驱魔人,本能的好奇心驱使我要搞清楚状况。

我这会儿没有犹豫,悄悄的拿出了特制牛眼泪,低着头,抹了眼皮。

随着一阵冰凉的涌现,天眼已经开启。

我毫不犹豫的睁开双眼,然后往前排位置望了过去。

可就在我抬头的一瞬间,那中年男子却猛的一拉伞架。

本来撑开的黑伞,在这个时候“扑”的一声合在了一起。

之前被挡住的阳光,瞬间从车窗外照射了进来。

所以我这一眼看过去,啥都没见着。反而是那合起黑伞后的中年男子,缓缓的扭过头来。

他扫了我和老风一眼,他的表情很淡然,嘴角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

他没有说话,只是和我与老风对视了一眼,然后他便扭过头去,手里抱着那把黑伞,靠在座位上睡觉。

见到这儿,我和老风不由的对视了一眼,便听到老风低声问道:“看到没?”

我摊了摊手,带着一丝遗憾:“没!”

毕竟他收伞太快,好似知道我开眼一般。

就算之前有只鬼,也在我抬头之前,被他收回伞里去了。

如今啥也看不着,对方也闭着眼睛睡觉了。

我只能结印,把开眼给解了。

随后,这一路上我和老风都在盯着这中年男子,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不过在他收伞之后,他就在没多余的动作,只是靠在位置上睡觉。

等到了车站,那中年男子才缓缓的转醒。

他伸了个懒腰,然后拿着那黑伞便下了车。

我和老风就跟在他的身后,等下了车后,他忽然结了个电话。

他拿起手机,突然一喜,然后便接通了电话。

随即,便听到他发出爽朗的声音:“哈哈哈,到了到了,在哪儿呢?好,我现在就过去……”

说完,这个魁梧的中年男子便拿着手机,一边通着电话,一边往车站外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很是欣喜高兴。

没一会儿,他便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之中。

我俩虽然对这个家伙很疑惑,但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如今在中年男子离开,我俩也就没继续关注。

在站口停了留一会儿,便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便按照原计划,往汽博中心而去……

PS:老书迷们,猜猜这是谁?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