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七十九章 镇魂咒

尸妹 夜无声 4381 2021-03-15 20:39

  听到这个声音,我顿时露出一脸的震惊。

开玩笑呢?扒个墓碑就可能丧命?

深吸了口气儿,随后只听我开口道:“不会吧!就扒个墓碑而已,能有啥危险?”

结果话音刚落,旁边的那只中年鬼便往前走了一步。

然后对我开口道:“我家小姐的碑被奸人刻上镇魂法咒,若有不甚,揭符者也可能魂魄受损。”

听到这男鬼如此开口,我有些不淡定了。

虽然我不清楚这镇魂法咒,但听这架势,肯定是某种厉害的符篆。

我一时间露出沉默,在我看来,扒个墓碑,根本没啥大问题。

我真没想过,帮助她,还会有生命危险。

我并非一个冒失的人,想到这里,我对着那棵树的方向再次开口道:“刚才的几人之中,我的道行最低,对术道之术,了解也最少。”

说到这里,我顿了一下,然后才开口道:“你为什么会选我,如果可以,我可以联系我师傅他们回来。若他们在,必然可以竭尽全力帮你破了咒印,放你出来!而且成功率会更高。”

因为在我看来,让我这么一个萌新去破咒。

不如让师傅等人过来,众人联手,这样岂不是更加安全?

可我话音刚落,那女鬼的声音再次在我耳畔响起:“你害怕了?”

我邹了邹眉:“并不是怕,而是理性。我道行最低,对符篆之术的了解也不全面,如果你真的想出来,联系我师傅等人过来,成功率会变得更大!”

我仔细分析道,可话音刚落,那女鬼的声音又一次在我耳畔响起:“嗯,你说的很好。”

“可这镇魂咒,其是那般简单。特殊之人所下,也需要特殊之人来解!除了你,其余人都不行,就算是师傅们来了,也于事无补。只是多一个人知道我的秘密罢了!”

心头“咯噔”一声:“这个特殊之人是我?”

“没错,是你的。如果我没看错,你是五字水命!唯有你,方能破了这水字镇魂咒!”那女鬼再次开口。

听到这里,我心头骇然。

没想到破这镇魂咒,还有这么一说。

当初在水库边收尸,也是因为自己的五字水命。

惹来了水中厉鬼索命,找替身。

但没想到在这里,也是因为自己的命格,可以帮助到这女鬼。

既然如此,那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这女鬼对我无害,而且还能告诉我女鬼媳妇的一些消息,感觉这个危险值得一冒。

深吸了几口气儿,随即对着那女鬼开口道:“好吧!我准备好了,你告诉我该怎么做!”

“申时初刻,符咒之力只薄弱的时候,届时你扒开墓碑,用鲜血染透符篆。然后打碎符篆,我便可以出棺了!”女鬼的声音再次响起。

听到这儿,我“嗯”了一声,同时看了看时间。

申时,也就是凌晨三点至五点,初刻也就是三点的时候。

看看时间,还有十五分钟的样子。

活动了一下筋骨,确定了墓碑,只等三点动手。

那五鬼就站在我的左右,也不说话,面无表情。

就这么杵着也尴尬,便对着那女鬼问了一句:“对了,你姓周吧!我叫丁凡。那个,是谁把你封在了里面。”

“嗯!本家姓周。至于害我的人,则是一群大恶之辈,更是我与慕容言的死敌!”女鬼再次开口,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语气加重。

心头微动,女鬼媳妇的死敌?

以前到是听慕容言说过,说得罪的人很多,但她也没提起过是谁。

现在听到这周小姐开口,而且还是死敌,我真有一丝好奇。

“能告诉我他们是谁吗?”我继续开口,我带着迫切。

可是那女鬼却沉默了一会儿,随即开口道:“不能,知道得越多,对现在的你,并没有好处。我想慕容言也不成告诉过你吧!”

我一脸的尴尬,不说就不说吧!还找那么一个借口。

当然,人家不说,我也不好追问。

只是支支吾吾了几句,毕竟女鬼媳妇真没和我说这些?

见面不骂我死渣男,我就谢天谢地了。

没一会儿,申时到了。

我看时间到了,便说了一句:“我动手了!”

说完,我便扒开周围的杂草,然后伸手去挪动那块残碑。

而那五鬼,却在此时忽然往回退出了好几米远,好似这墓碑对他们来说是禁忌一般。

残碑很大一部分陷入了泥土之中,我只能用砍尸刀将泥土给抛开,最后将其那石碑一点一点的挪开。

虽然有些重,但问题不大。

挪开残碑后,女鬼让我往下挖,大约挖了半米左右,见底了,此时我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我手里的工具可不是什么铁锹,就一把砍尸刀。

好在泥土松软,要不然都不知道会挖到啥时候。

我用手摸了摸,借助月光看了一眼底部。

发现是一块石板,而这块石板却和墨石一般。

黑得发亮,上面还有一些特殊的纹路和符文。

我将上面的泥土清理干净,最后露出一方三十厘米宽石板。

此时仔细一看,发现这石板之下,竟是一口棺材。

而那铜棺,因为埋了上百年,上面的花纹都被腐蚀了,有些破损。

但这石板,就这么镶嵌在了铜棺之上。

石板之上,除了特殊的纹路外,其中有一个标志比较显眼。

一张似笑非笑的三眼獠牙鬼脸,见到这个标志,我不由的想到了那只已经被我们杀死的恶鬼。

但就在我愣神的瞬间,女鬼周小姐的声音再次响起:“就是它,这黑台之上刻下了镇魂咒,你用鲜血侵染符纹,然后敲碎它就可以了!”

听到这里,我根本没多想。

嘴里“嗯”了一声,直接在手掌上划了一道口子。

然后直接拍在了石板之上,就在我接触石板的一刹那,一股冰冷忽然至手掌传来,随即席卷我的全身。

这本漆黑如墨的石板,在染上我的鲜血之后,竟然一点点的变色。

不仅如此,在这刹那之间,一股阴寒之气猛的只石板之下的铜棺中爆发而出。

四周更是阴风大作,好似一时间进入了腊月寒冬……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