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七十二章 是她

尸妹 夜无声 5243 2021-03-15 20:39

  想到这些,我对眼前的口罩女很是感谢。

便对着眼前口罩女开口道:“美女,刚才多谢了。要不是你,我哥俩可就交代了!”

说完,我和风雪寒都用行内通用的礼节,对着口罩女揖了揖手。

口罩女微微点头,但没开口。

而我继续开口道:“我叫丁凡,这是我哥们儿风雪寒,不知道美女姓名?”

可我话音刚落,口罩女却发出“噗呲”一笑,也没急着回答我们,而是伸手却摘口罩。

见对方要露出真容,我和风雪寒都露出一脸的期待之色。

也想就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样子。

随着口罩一点点被摘了下来,一张精致的脸,随即露了出来。

可是当我和风雪寒见到这张脸后,整个人都懵逼了。

完全楞在了当场,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

到不是这女的太美了,而是这女的,我们都见过。

她不是别人,正是上个月咱们从老坟坡回来后,晚上在烧烤摊偶遇的搭讪美女,杨雪。

之前我就说,那双眸子有些熟悉,但也没想到对方就是杨雪。

此时见了,难免有些惊愕。

杨雪见我和风雪寒都愣住了,随即露出一个很甜的微笑:“怎么,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

“杨雪,你、你真是驱魔人?”我带着一丝惊疑。

杨雪微笑道:“有什么问题吗?不是我突然出现,你俩早被带下去了!”

深吸口气儿:“这么说,我兜儿里的那到灭魂咒,真是你塞给我的?”

杨雪淡然一笑:“怎么,有没有帮到你?”

听到这话,我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

你那是帮我,差点我就被鬼媳妇儿给打死。

可我也不好说,但目前来看,这杨雪并非是个坏人。

和最开始尸妹猜测的可能类似,她可能是见我阳气低,身上鬼气缠上,送一道符咒给我保命。

想到这里,但还是想亲口问问。

于是我苦笑得“嗯嗯”了两声:“那个,你怎么会突然塞符咒给我们,还有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儿?”

不仅是我,风雪寒也很疑惑,也都望向了杨雪。

杨雪到很随意:“看你帮我解决了几个痞子,送给你保命的。你阳气那么弱,那些日子肯定被鬼缠身了吧?”

听到杨雪的解释,心里总算是有了底儿。

看来杨雪真没恶意,只是单纯的送符给我保命而已。

说完,杨雪又接着开口道:“至于我这么晚为何在这儿,这个不能告诉你们。不过我也很奇怪,你们怎么也在这儿?”

在确定了杨雪并非啥坏人之后,至于她为何晚上在这里,我也不想理会。

至于我,到也不介意。

提了提手中的口袋:“过来换点香灰供奉!”

“换香灰?”杨雪有些不解。

我也不多解释,只是微微点头。

杨雪见了,不由的嘲讽了一句:“到也挺倒霉的,换香灰也能撞见阴兵过境!”

“好了,我还有要事,有机会一起喝酒啊!”

见杨雪有要事儿,我们也不好追问,毕竟不熟。

点头告别,而杨雪也带上了口罩,然后迅速的往一旁的灌木丛跑去。

她身法很快,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杨雪刚离开,风雪寒便嘣出一句:“她道行很高!”

听到这里,我直接就翻了个白眼儿。

不用你说,我自己也看出来了。

能一眼看出我二人是驱魔人,并且使用符咒术欺瞒过阴差,而且处事儿如此淡定。

这没有点真本事,能行吗?

“是挺高的,不过人都走了。咱们也该回去了!”我继续开口。

风雪寒微微点头,随即与我开始往回赶。

虽然遇上了阴兵过境,但总算是有惊无险。

这一路上到也没出现其它岔子,所以一个多小时后,我们便回到了青石镇。

在镇上吃了点东西,然后便和风雪寒道别,各自回家去了。

等我回到屋子,师傅早已经睡下了。

我拿出香炉,在尸妹的灵牌前换上,然后点了三炷香供奉,这才洗漱一番睡觉去了。

的等到了第二天,我把昨晚的遭遇给师傅说了一遍。

这老家伙虽然是个老江湖了,可听完我昨晚的遭遇之后,也是一惊一乍的。

同时为我平安脱险,感觉到幸运。

阴兵过境这可是禁忌,一般是为了押送阳间的鬼魂,或者是出来视察。

但活人都需要回避,如果被撞上,必然会被勾了魂儿去。

像我和风雪寒这种,死里逃生,几乎少之又少。

当然,师傅也对杨雪产生好好奇,特别是使用的那两道符咒。

一道可以屏蔽活人气息和阳火,一道可以欺瞒阴差眼睛,这两道符咒必然不一般,就如同那道灭魂咒一般。

道道都非常寻常,也不知道杨雪师出那位大拿,竟然懂得这么些厉害的符咒。

只可惜当时忘记了问,也忘了留下个联系方式。

所以也不知道杨雪使得是啥密宗符咒,竟然如此厉害。

所以这事儿也只能搁置,只能有机会再见的时候,再问上一问……

第二天,是独道长铺子开业的时间,我们一早就赶去了独道长的铺子。

独道长是个比较传统的家伙,开业前点香烧纸,还上了供奉。

等揭开照片后,上面写着三个字“百草堂”。

我们镇上虽然不大,但中药铺子却是第一家。

很多老人都不信任西药,认为治标不治本,中药缓和并且可以治根,天然无副作用。

等独道长铺子开业当天,生意到挺好,好些病人都来抓药。

独道长收费便宜,医术高明。

很多病情他把把脉,关其形便知道了一个大概。

其实这到没啥,只是临近中午的时候。

一个中年妇女带着一年轻男来到了百草堂时,直接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并非妇女多美貌,男子多帅气。

而是这男的有问题,而且与我和风雪寒还有些过节。

这男的不是别人,正是上个月和我们打过一架的混子,外号蛟龙哥本地痞子头目李大山。

可是当我们见了李大山后,发现这小子不过一个来月,整个人都瘦得没型儿了。

而且面色枯黄,双眼深凹,还有着浓浓的黑眼圈,身上的阳气极弱。

不仅是我和风雪寒,就算旁边的独道长和我师傅,也在此时眯起了眼睛,露出一丝凝重。

正在我们打量李大山为何如此暴瘦的时候,李大山也发现了我们。

他见我和风雪寒在,脸色微变,随即扭头道:“妈,我不看了。我们走!”

中年妇女听这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还不看,你看看自己啥样儿了。”

“我说了,自己没病!就是没休息好,瘦了点而已。”李大山倔强的开口。

但中年妇女根本不废话,抓着李大山直接就给他拽了进来。

同时对着诊位上的独道长开口道:“医生,我儿子这些日子暴瘦,你帮我儿子看看……”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