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三百一十章 送棺

尸妹 夜无声 4801 2021-03-15 20:39

  见师傅爱不释手的抚摸着眼前这口铁棺,我心里却是“咯噔咯噔”的跳,满脸的狐疑不解。

在我的理解之中,说白了这铁棺就是用来报复死人的。

古时候若是某个大臣得罪了皇帝,被抄家灭门后若是还不解恨,就碎了其尸体。

如果依旧不解恨,就用这铁棺装了死人的尸体,让其在棺材之中不得轮回往生,可谓恶毒无比,报复中最残忍手段了。

但师傅这话啥意思?对着铁棺爱不释手,竟然还想自己留着用。

“师傅,你怎么越说我越不明白了?你能不能说得明白点?”我满脸狐疑。

结果师傅却对着我笑了笑:“这棺材并非普通铁棺,其中门道很多,你媳妇儿竟然不想给你说,那为师也不好点破。”

听着师傅的话,我一脸的尴尬。

师傅却是“呵呵”一笑:“小凡,你尽管把这铁棺送去就成。你要是想明白,那就亲口去问。”

说完,师傅抚了抚自己的小胡子,又打量了几眼这口棺材,以及用尺子再次测量了一番。

“二十九寸半,二十一寸半!真是口好棺材,好用处……”

看着师傅那神神秘秘的样子,虽然不清楚这铁棺慕容言有何种妙用,但想来应该是好事儿。

以前我听师傅说,一些手段高强的风水家,可以让凶地变成吉地,让煞坟变成喜穴。

如此看来,慕容言也必然是想利用某种手段,让本来是用作锁魂的铁棺,变成某种好棺。

这其中门道我不清楚,慕容言的目的我也不知道。

但师傅的表情和话语,明显证明了一点。

想到这些,心中的疑虑也打消了不少。

同时,准备就在今晚,将这里东西全都送到鬼马岭去。

不过这铁棺太重,加上还有很多衣物,我一个人也弄不走,便让师傅今晚和我随行。

师傅迟疑了片刻,便点头答应。

吃过了晚饭,天刚开始黑,我和师傅便抬着铁棺出了铺子。

平时我一个人一个小时就能到,但今天抬着一百几十斤的铁棺材,这速度自然就满了下来。

等我和师傅气喘吁吁赶到鬼马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今天月亮很大,照得鬼马岭亮堂堂的。

不过随处可见的魂幡和以及坟头,看得人还是有些心惊胆战。

好在这地方我也不是第一次过来,师傅也是行内老鸟,到也见怪不怪了。

休息了片刻,便听师傅开口道:“小凡,你媳妇儿住哪儿啊?”

“就里面的老林子里,不远。师傅你就送我到这儿吧!剩下的路,我自己过去就成。”

因为慕容言最开始有提醒,除了我其余人不能去慕容府,所以只能让师傅独自一人先回去。

师傅听我这么一说,也没多问,微微点头,让我一路小心。

然后师傅便抽着老烟枪,缓缓的往家的方向走去。

看师傅走远,我只能肚子一人扛着这口铁棺往林中走。

这地方根本就没一条完整的路,磕磕碰碰,甚至还摔了一跤。

好在铁棺没压在身上,要不然非得把我压扁了。

等我扛着铁棺来到慕容府门口的时候,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汗水不停的往外冒,这都快下雪了,还热得我想脱衣服。

站在门口,喘了几口粗气:“尸妹、莫姥姥我来了,快开门!”

我对着大门直接喊了两声,也没去敲门。

不过我话音刚落,紧闭的慕容府大门,“咔嚓”一声便打开了。

随即便见到手拿龙头拐杖的莫姥姥,莫姥姥依旧,慈眉善目的:“姑爷,来了!”

“诶,莫姥姥!”

莫姥姥微微点头,再次开口道:“都别愣着了,快去帮姑爷把东西抬进来!”

“是!”

说着,便见到一群穿得花花绿绿,头戴小圆帽的男子跑了出来。

这些个男的,脸白嘴红,脚步轻盈,眼珠子从来都没见转动过。

很明显,这是一群白纸人。

到了晚上,他们就变成了慕容言的仆人,等回到白天,也就恢复成白纸人的样子。

这群白纸人跑到我面前后,全都对着我施了一礼,也没说话。

然后齐刷刷的,扛起我旁边的铁棺材就往慕容府里抬。

也不是第一次见白纸人了,所以见他们这般,也没感觉有多大惊小怪。

跟着他们也进了慕容府,刚到门口,莫姥姥便对我开口道:“姑爷,小姐为了得到这口棺,可废了不少力气。如今姑爷给拿回来了,老身真的好好谢谢姑爷!”

听莫姥姥如此开口,我心中很是疑惑。

废了不少力?不就是在我手机上下了一个订单吗?这也叫费力?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

但也没说话,只是笑了几声:“应该的,应该的!”

说着,在莫姥姥的带领下,我们已经来到了内院。

刚到内院,便见到慕容言在一群白纸人婢女的侍奉下,正在作画,水墨山水,还不错的样子。

慕容言画得很专心,青丝垂吊,看上去文文静静的,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

可在她文秀的外表内,却藏着一颗暴龙心。

“小姐,姑爷把东西送过来了!”莫姥姥恭敬道。

不过慕容言头都没抬,一边画画一边开口道:“先放到一边吧!”

说着,莫姥姥便指挥着这些仆人将铁棺材放在一边。

紧接着,又听到慕容言开口道:“死渣男,我的衣服带来了吗?”

双眼一翻,一阵无语。

但还是开口道:“带来了,都在这儿!”

“你也知道给我带来,你看看今天几号了。十一号下的单,今天都十八了!”

卧槽,这也能怪我?快递不送,我有什么办法?

不等我开口,慕容言便接着开口道:“好了,见你把铁棺给我带来的份上,我就不责怪你了。去吧!脱衣服,本小姐今天免费给你画个人体素描……”

听到这话,我当场就愣住了,以为自己听错了。

便问道:“啥?你让我干啥?”

慕容言微微抬头,一脸正经道:“画人体素描啊?别愣着了,快脱吧!不穿衣服的那种。”

此言一出,我脑子里“嗡”的就是一声震响,差点就没吐出一口老血。

慕容言你丫的,现在是越玩儿越嗨是吧?

上次在屋里打我,第二次又是找个练剑的借口,拿了一根木棍子揍了我一晚上。

现在好了,玩儿其了作画。

你一个清朝人,画个山水啥的,也就得了。

你到好,学洋画。

学现代画也就算了,可这大冷天的,丫的让我脱光衣服,让你画人体素描?你是想冻死我是吧?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