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二十章 夜风

尸妹 夜无声 4819 2021-03-15 20:39

  听到慕容言这话,我当场就傻眼了。

对男人的最低评价,慕容言全给了我。

真想反驳一句,这不都你逼我的。要不是你丫的折磨我,又打又掰的,我会出此下策?

但这会儿始终没说出口,毕竟刚才情急,的确吃了人家的姑娘豆腐,我占了大便宜。

慕容言见我没说话,又是娇哼一声:“以后在找你算账,你一会儿提着黄鸡和我出门见客。等客人来了,你配合我演好戏就成!”

“演戏?演什么戏?”我狐疑的开口道。

慕容言一听这话,便有些来气:“记得上次我给你说过的事儿吗?这次来的,也是那个势力的人。”

上次说过的事儿?我沉思了一下,上次来这里,是慕容言三百岁寿辰的时候。

当时慕容言和我演戏“恩爱”,也就是为了迷惑当时在场的所有人,以及她那些烦不胜烦的追求者。

而且,其中有个追求者,来头还很大,应该有些势力,慕容言根本惹不起,也得罪不起,所有当时就让我演了一出恩爱戏。

至于其余的,我也就不太清楚。

可慕容言这话,应该说的就是这个事儿。

想到此处,我对着慕容言微微点头:“记得,你这次,就是那个很有权势的追求者?”

“嗯!都是周韵那烂嘴巴,胡说八道一通,说你我不合。风声传了出去,现在人家上门,但我们又得罪不起,而且三年之战,还得依仗这个势力,非常难缠。”慕容言一字一句的开口,也道出心中苦衷。

虽然周韵说得一点没错,我们本来就不合,而且是假夫妻,并没有夫妻之爱。

但这个忙,我还是愿意帮慕容言的。

慕容言见我没说话,便再次开口道:“死渣男,你最好别露出破绽。要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听着慕容言的威胁,我的脸是一抽一抽的,这鬼娘们儿我还真得罪不起。

但转念一想,也想瞧瞧到底对方什么来头。

竟让慕容言都十分忌惮,想出这么一个办法,让我做挡箭牌。

不过此时也没废话,沉着脸回答道:“放心吧!我一定会配合好你的!”

“那就好!现在咱们出去吧!”说完,慕容言收起了那木盒子,然后便往门口走去。

没有停留,跟着慕容言直接就往外面走去。

刚出门口,便见到莫姥姥微笑着望着我们,嘴里很是温和的喊了一声:“小姐、姑爷!客人已经到了……”

慕容言点了点头:“夜家的人既然来了,那我们就过去吧!”

说着,大家便开始往小院外走去。

我走在慕容言身边,提着黄鸡也没说话,一步步的堂屋走。

这鬼宅很大,走过两条长廊,最后才来到会客的堂屋。

刚走进院子,便见到院内站着好些人。

这些人一个个面无表情,衣着黑衣,腰佩环刀,全都一动不动的站在小院两侧,好似木头。

但我这会儿是开着天眼的,我很清楚,这些黑衣人并非一个个活人,也并非一个个白纸人,而是一只只鬼。

而堂屋之内,此时则却站着一名白衣男子。

男子背对着我们,手中还拿着一把白折扇,这会儿一扇一扇的,到有几分翩翩公子的模样。

慕容言见到这儿,当即对我开口道:“就是他,当世五鬼雄之一,夜风!”

慕容言的圈子都是鬼,三山五岭的全都是鬼修游魂。

我作为一个活人,那清楚什么五鬼雄,更加不认识夜风。

但听说是这小子,心头也不免有些来气儿。

感觉自己的东西被别人盯上了一般,心里怪怪的。

不管怎么说,我和慕容言始终结了阴婚,慕容言也是我的妻子。

可这小子,明知道我们已经结婚了,还想来搞事儿,自然让我有些排斥。

心头一横,也没理会旁边的黑衣鬼,一把就搂住了慕容言的腰。

她的腰很细,令人流连忘返。

慕容言却是一惊,之前被袭击,现在又被搂腰,让她有些应接不暇。

“你干嘛?”慕容言一脸惊容,还想挣脱。

但那夜风就在前面,旁边还有这些个黑衣鬼,所以她的动作也不大很小,并没能挣脱。

我沉着脸:“别动,不是演戏吗?自然要把戏份演足了!”

说完,我也不知道那会儿那来的勇气,变得更加大胆的,手上又一用力,将慕容言和我的距离,拉近了一些。

慕容言是又惊又怒,但也毫无办法,只能听之任之。

而我下意识里,并没有其它想法,就是想让这个叫做夜风的家伙知难而退。

我搂着慕容言,一步步往前。

等靠近堂屋的时候,慕容言忽然开口道:“夜公子久等了!”

慕容言此时语气娇柔,显得温柔贤淑,和刚才打我时的母暴龙状态,完全就两个人。

而话音刚落,那手持白扇的男子,忽然一转身,露出真容。

但是,当我看清对方相貌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差点就没惊呼出声。

看其背影,修长高大,手持白扇,腰挂白玉。

给人的印象就是,这必然是个美男子,再不济也应该是个偏偏公子哥吧?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在这男子转身的刹那,我却看到了一颗骷髅头。

没错,就是骷髅。

这个叫做夜风的家伙,并没有人脸人貌,而是一具货真价实的白色骷髅。

那骷髅之中,唯有双眼之内有一团绿光在跳动,其它的和见过的普通骨骸并无区别。

我瞪大了双眼,带着惊愕之色,呼吸也变得急促了些。

那骷髅眼眶内的绿光跳动了两下,好似看了一眼我搂着慕容言的手。

但他也没动作,张开了骷髅嘴,如同人一般,吐出人言:“慕容姑娘有礼,想必这位便是慕容姑娘的夫君吧?”

声音到也有几分磁性,只是这个样子,实在是不敢恭维。

慕容言点头微笑,算是见过。

我咽了口唾沫,稳住心神,然后才松开慕容言的腰开口道:“在下丁凡,久闻兄台大名,久仰久仰。请坐!”

对这么一个会说话的骷髅,不慌是不可能的,但却尽量的学着电视里,古人说话的方式开口。

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不那么容易露出破绽。

这家伙明显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

骷髅发出“呵呵呵”的笑声,随即坐下。

我和慕容言,也在此时坐在正位之上。

与此同时,那骷髅再次开口道:“在下亲至到此,也就不废话了。匆匆来访,并未带什么礼物,我这里有紫阴草一颗,希望慕容姑娘和丁兄收下!同时也希望二位答应我一个条件。”

说着,一挥手,一名黑衣鬼便端着一盒子走了上来。

什么紫阴草,我听都没听过。

但坐在我旁边的慕容言,却露出惊讶之色:“紫、紫阴草……”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