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四十四章 黑符咒

尸妹 夜无声 4931 2021-03-15 20:39

  文重的突然暴走,是我们所有人始料未及的。

谁也没想到,这个看似被吓破了胆的家伙,在这个时候竟然还会选择出手。

而且还使用了一道黑符咒,虽不知道被这道符咒拍中之后会有什么后果,但铁定没好事儿。

此时面露惊讶,但心里到也有几分镇定。

见文重扑来,符咒直拍我的面门,并没有傻站着,而是猛的一抬脚,不等文重靠近,一脚就踹在了这家伙的胸口上。

只听“啊”的一声,文重当场便被我踹翻了出去。

而他手中的符咒,也在此时一记拍空。

可是他依旧不肯罢休,露出狰狞之色,就要再度起身出手。

不过已经晚了,旁边的师傅、独道长、风雪寒,以及文小姐,全都在这个时候扑了上来。

不等这家伙起身,直接就被师傅和独道长一把按住,风雪寒更是直接夺了他手中的黑符。

风雪寒扫了一眼符咒,不由的惊愕道:“师傅,这是摄魂咒!”

我听不太明白,可是师傅和独道长听到“摄魂咒”三个字的时候,全都露出一脸的惊讶。

师傅更是举起拳头,一拳就打在了文重的脸上。

“马勒戈壁,敢用摄魂咒害我徒弟,贫道打不死你!马勒戈壁、马勒戈壁……”

说着,师傅一连揍出了好几拳,打得文重“嗷嗷”直叫,口鼻流血。

我不太明白,就问了风雪寒一句:“风雪寒,这符咒很厉害么?”

风雪寒挑了挑眉:“何止是厉害,若是刚才这道符咒拍中你脑门,你就等着死吧!符咒之力会在一瞬间抽出你的魂魄,让你魂不附体,当场丧命!”

此言一出,心里直接就“咯噔”了一声,没想到刚才竟是这般的惊险。

要不是我反应及时,现在的我,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后怕之余,但也怒不可言。

“妈的,还想杀我!”我忍不住的骂出声,对着文重就是一阵猛踹!

文重被打得不断求饶,连喊饶命。

直到五六分钟后,这才停手。

毕竟我们不能杀他,要是那样做,必然涉及因果,众人到也适可而止。

如今该问的也问了,该打的也打了。

接下来,文重也就交给文小姐。

至于文小姐会对文重干嘛,那我们就管不着了。

冤有头债有主,自己种下的恶因,自己就得偿还恶果。

文小姐因文重而死,那么文小姐的冤仇,也就只能由文小姐自己去报!

等我们离开屋子,关门的前夕,只听文小姐用着很是冷声的语气开口道:“二叔,还我命来!”

说完,便听到文重惊恐无比的喊道:“不、不要过来,啊!啊……”

声音撕裂惊恐,可是我们却没有回头看一眼。

毫不犹豫的合上了门,然后离开了文重的家,往灵堂而去。

至于那道黑符,被的独道长一把火给烧了。

这种符咒,一般人根本就画不了。

文重能持有这种恶符,肯定是那个鬼天师那儿得来的。

在回灵堂的路上,问我师傅和独道长,接下来干嘛。

师傅却沉着脸:“马勒戈壁,恶鬼没死,其后还有一妖道。这种妖恶之辈,得而诛之,这事儿不算完。等明天安葬了文小姐的尸首,咱们就去老坟坡一趟,会一会那鬼天师,随便把那恶鬼也给灭了。”

师傅脸色冷漠的开口,满是怒意。

杀人控尸,奴役魂魄,这种妖人和恶鬼要是不除了去,日后不知道会害多少人。

我对师傅的作法也喊赞同,表示也要跟着去。

可我话刚一出口,独道长却忽然开口道:“丁道长、小丁,你们可知道那鬼天师的名号?”

听独道长问话,我愣了一下。

我一初出茅庐的小子,那听过什么鬼天师?

当场便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道。

师傅也是愣了一下,说没听过。

独道长却露出一丝苦笑:“贫道到听说过一二!”

“你知道这个家伙?”师傅诧异的追问。

独道长微微点头:“早些年行走江湖,在齐鲁一带,到听过一个鬼道长的名号。”

“听说此人专做一些伤天害理的勾当,甚至用活人供奉邪神。还有收集珍宝,专食童女的癖好!如果文重口中的讯息没错,那么这个所谓的鬼天师,很有可能就是流窜齐鲁一带的妖人鬼道长!”

心头微震,没想世界上还有这种妖人存在,还特么吃小孩。

感觉有些不可思议,毕竟这都情节以前都只在电视剧里见过。

如今忽然听到独道长这么说,而且就在我们周围,心里难免有些忐忑起伏。

“独道长,这样岂不是更好。你我联手,除了此等妖人,为天下除一大害!”师傅脸色凝重。

独道长微微点头:“贫道也有此意,但贫道听到说妖人邪法高深,更是有养鬼的习惯。若我等明日前往,必要谨慎小心,最好把我师兄也叫上,以防不测!”

师傅听完,也表示同意。

照独道长这么说,那妖人厉害非常。

若不小心谨慎,咱们都可能是肉包子打狗,说不准就被那家伙给煮了也难说。

随后,众人都在商量明晚去野坟坡的事儿。

等回到灵堂后,两个老家检查了一下灵堂,然后便离开了。

至于我和风雪寒,依旧在这里守夜,期间也聊了一些关于鬼天师的事儿。

但风雪寒对其知之甚少,所以也没得到啥有用的消息。

因为文小姐的丧葬今早就会结束,所以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师傅和独道长和文先生夫妇便来了。

等师傅和独道长做完最后一场散灵仪式之后,三天水陆道场的法事宣布结束。

文小姐的棺椁也被文先生叫来的几个抬棺人抬上了灵车,最后在我们的护送下,直接去了附近的一处火葬场。

取了骨灰,众人直奔郊区的一处高档陵园,金山陵园。

我第一次来这里,发现这里的陵园修建的极其有规格,就算这里种的枫叶树排列,石板路的格局多少,都很是有讲究。

而且风水格局,更是一品。

听师傅说,这陵园是高人设计。

其格局在风水学上被唤作“玄武驼碑”,“九纵往生碑”,算得上一处风水极佳的好穴位,公墓陵园里的极品陵园。

这里的墓穴,一口穴位就卖到了七八万之多,还是那种比较边角的。

山顶上的“宝穴”,更是动则几十万到上百万不等,而文小姐的墓穴,也就位于山顶,足足占地三平米左右,死人墓里的极品豪宅。

主持仪式的是师傅,师傅站在墓穴口烧了香烛纸钱,念了好一阵后,才开始宣布下葬。

等合上棺,填好土,师傅一脸严肃,按古礼给文小姐又起来三炷送灵香,嘴里更是拉长了声音,大声念道:“尘归尘,土归土。来世方长,今世休。往生极乐,赴阴冥。送!”

师傅话音刚落,插在墓碑前的烛火,“呼呼”闪烁了两下,我们所在的位置,更是凭空出现一阵微冷的凉风。

不仅如此,我还隐隐约约,听到一声“谢谢”。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