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四十三章 开坛

尸妹 夜无声 4493 2021-03-15 20:39

  我见齐老爷子走了,也就对着正在磕头的齐先生说道:“齐先生,老爷子已经走了,你快起来吧!”

齐先生没有说话,但还是站了起来。

老风也松开了齐太太,可就在齐先生起身的瞬间,齐太太直接就冲了过来,对着我就一巴掌扇了过来。

“臭道士,叫你胡说!”

可这一巴掌还没落到我的脸上,齐先生一把就抓住了齐太太的手:“够了,小丁道士只是给我爸传话的,你到底有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儿,咱们回去做了检查才知道!没有最好,这就是个误会。但这要是有,你就给老子净身出户!还要赔偿我的一切损失!”

说完,齐先生猛的一甩手,直接就甩开了齐太太。

然后扭头对我们道:“诸位道长,这饭还没吃完,咱们出去继续吃饭!”

说着,齐先生强行挤出一丝微笑。

齐太太却直接就瘫软在地,也哭了起来。

我们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反正很是尴尬。

接下来,我们离开了房间,来到了屋外。

刚到门口,便有好几个老头和老大妈在在问。

问怎么回事儿,齐小天怎么样了,还有齐太太怎么在里面哭。

齐先生到也微笑着,说什么事儿都没了,孩子受惊了所以才哭,让大家别管继续吃饭喝酒。

在场众人根本没多想,孩子已经醒了,又见齐先生这么说了,所以大家继续落座,然后继续吃饭。

不过旁边的齐先生,明显没胃口,自斟自饮。

吃饭的时候虽然出现这么一个小插曲,但并没有影响到我和风雪寒的食欲,这会儿继续吃吃喝喝。

在场的老头大妈们,在吃过晚饭之后,停留了一会儿,然后便离开了。

剩下的就是我们这几个道士,以及齐先生以及外加三个司机。

齐先生这会儿有些喝高了,拉着两个司机下属便喝酒。

他下属也不好拒绝,只能陪着齐先生喝。

这齐先生一边喝一边说一些糊话,说什么,我怎么这么傻,早该知道。

说完又开口,说什么;不不不,一定是爸爸搞错了,这不是真的,肯定是假的,小天肯定是我儿子啥的。

三个司机下属显然没听明白,但师傅、独道长以及我和老风,却很是清楚。

齐先生这是在说齐太太给他带绿帽子的事儿,齐老爷子是鬼,他自然能分辨小天是不是他孙子。

齐太太给齐先生带绿帽子这事儿无疑,只是齐先生并没有亲眼见到齐老爷子,心中还存在一丝希望,希望是搞错了。

毕竟作为一个男人,谁能接受绿帽子,还帮别人养孩子的事儿?

师傅和独道长见齐先生喝高了,便让他的三个司机给他送回屋里去。

等到了第二天,大家都起了一个大早,毕竟今天要迁坟,做完这事儿,咱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师傅和独道长之前就看了时辰,对了齐家老爷子的生辰八字。

今天最适合动土的时间有两个,第一个是上午九点左右。第二个是傍晚六点左右,这两个时辰对齐家两老爷子来说,最是吉利。

如果其它时候东土,就不算太合适。

只是早上起床,准备出门的时候,却迟迟不见齐先生。

后来才知道,齐先生昨晚喝太多,别说跟着去迁坟了,这会根本就起不来。

师傅和独道长齐先生起不来,便决定再等等,傍晚六点在开工。

因此,咱们只能在屋子里等。

白天里,齐太太看我们几个的眼神都不那么好了,甚至带着一丝憎恨。

我们也没辙,反正做完迁坟就离开,其它的事咱们可就管不了了。

等到下午三点左右,齐先生总算是睡醒了。

摇摇晃晃的从屋子里出来,师傅和独道长见齐先生出来,便把迁坟的详细情况给齐先生说了一遍。

告诉他今晚若想迁坟,就必须到傍晚,傍晚天黑,速度上可能会慢上一些,也可能出差错。

如果今晚不迁,就需要等到两日后才是东土的吉日。

齐先生皱了皱眉,但还是决定傍晚迁坟。

说有师傅和独道长在,他放心不会出差错。

同时他望了一样正在不远处玩儿的儿子,说这事儿一完,就连夜回市里把家事给办了。

很明显,齐先生还是在挂怀绿帽子的事儿,想回市区做亲子鉴定。

师傅和独道长见齐先生下定决心,也不在多说什么。

晚上动土虽有些麻烦,但也不是做不了,加上雇主要求,咱们便定了时间。

这会儿已经三点多了,距离六点还有不到两个多小时,因此我们便开始忙碌起来。

带好三牲贡品,以及铁锹等工具,直接出了门。

只是出门的时候,齐先生又和齐太太吵了一架,而且还很凶。

等到了新坟地的时候,独道长和风雪寒以及一个司机留在了这里。

六点一到,两边同时烧符动土。

然后独道长等人,再赶往老坟地和我们汇合,在一同起棺,牵坟。

这些早已经安排好了,时间也都精确到了十分钟左右。

只要不出意外,晚上十一点前,应该可以全部搞定……

没过一会儿,我和师傅以及齐先生以及另外两个司机,已经来到了老坟地。

我按照师傅的要求,把三牲先摆放在坟头,将白布搭设在四周,师傅则一个则在起法坛。

齐先生则跪在地上,和两个司机一起烧纸。

等师傅摆好法坛,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在有一个小时就到了动土时间。

师傅把控了一下时间,然后对着我们开口道:“好了,时辰差不多了,贫道这便开坛作法,为两位齐公一会儿乔迁新居开路!你都退过来!”

“是师傅!”我回了一声,然后迅速的退到师傅身后。

齐先生和另外两名司机也不怠慢,迅速的往后倒退。

师傅见我们已经退了过来,便不再停留,点燃香烛,起了三道黄符。

嘴里随即拉长了声音,高喝道:“乾清朝上,坤玉方罡。伏马牛驼,赤水魍魉。灵符三起,望玉成双。”

说完,师傅猛的一甩手中三符,不等符咒落地,师傅的手已经飞快的结成了一道天鹤手印。

“急急如律令,敕!”

说完,手中飞鹤印往前一点,三道为落地的符咒“轰”的一声,瞬间化作三道火球,烧成飞灰。

而师傅也没停下,三道符咒化作飞灰之后,师傅已经拿起了桃木剑,手舞足蹈,显然已经开始作法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