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一十六章 秘宝

尸妹 夜无声 4194 2021-03-15 20:39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独道长眼力卓绝,这一上眼,便看出了这木盒子的不简单。

我和师傅之前也研究过,除了上面有一些不认的符文外,到也没啥特别的。

可今日施展,这才知道木盒子的特殊之处,以及它能联系到狐山圣母。

但是,这盒子沟通山中虎符的方式,却有些特别。

不是什么电话视频,而是通过道法秘术,这等道家手段事先的。

想想都感觉“逆天”,不可思议说的手段。

先贤的能力,由此可见一斑。

在我们这个道门落寞的时代,能出现这等法器,实属罕见。

只是不知道这东西是慕容言自己做的,还是从其它什么地方得来的。

不过我现在却可以肯定,这慕容言和老山里的狐山圣母,可能还有交情和关系。

要不然打开这盒子之后,为何会联系到那狐山圣母?

这肯定是早在之前,她们便设定好了联系,只等我开启盒子。

独道长念了这么几句之后,他又仔细的看了几眼,最后才将手中的盒子还给我。

我收好盒子,然后对着独道长开口道:“独前辈,你能看懂上面篆刻的符文?”

独道长听我开口,微微摇头:“不能说看懂,只能说知道是什么!”

“老独,那你说说,这符文都是些什么意思?”师傅也急着开口。

毕竟我们没人看得明白,也不清楚那些符文和符号,代表什么意思。

独道长虽然不好问这盒子的来历,但见我们一脸不解的样子,便开口道:“我也看不太明白,但却可以确定,这些特殊的符文,其实是一个个的阵法。”

“什么阵法?独傲,你不会是不知道,瞎扯淡吧?”老秦爷不怎么相信。

在我们的认识里,阵法的排列绘制,一般都很是复杂。

别说刻画在这么小的盒子上了,就算刻上去了,都应该很稠密才对。

什么五行,八卦,七星,九宫啥的。

可这木盒子上,根本就没这些。

而且这些符文,只不过比繁体字复杂一点点,怎么看都不想阵法。

就算是和最简单的阵法相比,也没有可比性。

所以,这些看似和符文差不多的符号,怎么可能是一个个的阵法?

而独道长却淡淡一笑,然后继续道:“十年前,我和你们的想法一样。都认为阵法稠密,其中涉及天干地支,风水五行等等。”

“可是,如果把奇门遁甲钻研到了一定境界之后,便能化繁为简,利用这些特殊符号为阵,再进行一系列的排列和组合,便能形成一些特殊并且看似并不复杂的阵列……”

“而这个木盒子便是如此,盒底部那一排符文,其实便是一个个阵法的代号,每一个代号其实都是由复杂的阵法排列演变而来……”

独道长侃侃而谈,讲述他对木盒子的看法,以及上述符文的认知。

我们听得却是一愣一愣的,奇门遁甲之中,还有这种事儿?可将阵法化简成为符号?

照独道长这意思,这不就和数学公式差不多了?

每一个数学公式都是经过了很大篇幅的推理和论证后出现的,这阵法也是如此?

我感觉很是不可思议,所以就问了一句:“独前辈,那要达到怎样造诣,才能篆刻出这种阵法?”

独道长听到这里,却是摇了摇头:“这贫道就不得而知了,但我听闻,只有将奇门遁甲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才能领悟其中真道!”

听完独道长说的,我不免倒抽一口凉气。

对道术、阵法等等,又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这木盒子虽有些奇特,但除了看出阵法繁奥之外,对于其它的则一点都看不出来。

加上这盒子是慕容言给的,我也不方便过多提起,所以在问了几句之后,就没有在开口。

独道长等也看出我们有难言之隐,也没多问,就此作罢。

接下来,我们连夜赶路,直到凌晨二点才到了镇上。

这会儿已经很晚了,众人又有些饿了,便在烧烤摊上吃了点东西,然后才就此分别。

等回到家里,我给慕容言上柱香,感谢她的帮助,要不然今晚肯定会吃不少苦头。

可师傅却忽然对我开口道:“小凡,这盒子是个宝物,留在我们手里也是大材小用。现在用完了,你就找个机会把它还给你媳妇儿!”

听师傅这般开口,我也比较认同。

毕竟这玩意儿不是我们的,是慕容言给我对付老狐狸的。

老狐狸已经回狐山领罪去了,那这盒子也就该还给慕容言了。

所以我再次转身对着灵位,又一次点燃了一株香:“尸妹尸妹,这个盒子我们用完了,你看我给你送去,还是你自己来拿,你听见了记得回我一声……”

说完,再次将供香插在香炉上。

可就在供香插在香炉上的一瞬间,慕容言那灵动的声音突然在我耳畔响起:“既然用完了,明晚给我送回来!对了,来的时候提两只大黄鸡过来。好吧!就这样了!”

听到这里,慕容言的声音当场消失。

虽然没见到慕容言本人,可那种感觉就是,她就站在我身边。

不由的左右张望了一眼,回了一声:“好!”

师傅见我左右张望,凭空开口,便问了一句:“是不是你媳妇儿和你联系了?”

听师傅开口,我这才回神:“嗯嗯!她让我明天给她送去,还、还让我提两只黄鸡!”

师傅微微一愣,但也没多问:“既然你媳妇儿开口了,那你明早去菜市口挑两只大一点的黄鸡,免得去晚了鸡就卖完了!”

说完,师傅也不理我,直接便洗漱去了。

我看了几眼慕容言的灵牌,虽然不清楚她为什么要黄鸡。

但这种小事儿,也不难办,明天随手带几只鸡过去到也没啥问题。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的便起了床。

顶着两个黑圆圈,直接去了菜市口。

黄鸡不同黑狗,并不难买。

挑了两只最大最肥的大黄鸡,然后便回了家,只等晚上再去一趟鬼马岭……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