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五十九章 镇尸网

尸妹 夜无声 4528 2021-03-15 20:39

  突然炸尸,让我们始料未及。

但既然出现了,我们自然也不可能放任不管。

要是把这东西给放了出去,那这个小山村可就遭殃了。

所以我和师傅等人想极力以最快的时间将这两只僵尸镇压,奈何这两只僵尸的强大有些超出我们的预料。

虽然还不清楚愿意,但它们孕养了十年上下,一朝苏醒,变得极其凶恶,煞气极重。

身体硬得和铁板一般,就算桃木剑这种克制尸煞的法宝,这会儿都伤不了它们。

而且根据它们散发出的尸煞之气判断,这两只僵尸还在变强。

师傅这会儿一剑挡开僵尸,然后对着独道长的方向喊了一声:“老独,这僵尸有些棘手,你有没有好办法?”

独道长听到这话,也望了过来:“我这里有张镇尸网,应该可以镇住它们。但网只有一张,而且比较小,得想个办法,将它们引到一块儿!不然我这网也施展不开。”

一听这话,我忽然插话道:“独前辈、师傅,这边有个土坡,地势比较狭窄!”

二人一听我这般开口,都顺着我指的方向看了一眼。

的确发现不远处有一狭窄的小沟,两边都是倾斜的山坡。

僵尸虽然力大无穷,刀枪不入,但身体并不敏捷。

如果将其引到狭窄的沟谷之内,利用地势,应该能将其一网打尽,直接用镇尸网网住它们。

独道长和师傅见地势不错,也没有犹豫,独道长直接就回了一声:“好,就哪儿!

说完,独道长和老风开始往后退,将那僵尸往那边引。

我和师傅也没有怠慢,也且战且退,让僵尸跟过来。

至于齐先生,这会儿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抱着脑袋躲在一颗大树后,看都不敢看。

我们也没心情理会齐先生,全心全意的和这僵尸死磕。

这僵尸也是红了眼,见我们退走“嗷嗷”叫个不停,举着双手,一跳一跳的跟着扑了过来,速度很快。

但再快也快不过我们,没过一会儿便将这两僵尸引到了谷口。

我们和独道长等人都把时间把控得很好,几乎是同时间到了地方,

此时汇合,众人对视了一眼,随即便往谷口内退。

两只僵尸一跳一跳的,根本就是无脑往前扑。

甚至在谷口的时候,两只僵尸还相互撞了一下。

而此时此刻,独道长已经拿出了一张网,这网我见过。

上次遇到鬼婴时,老风就用过。

一网子下去,那鬼婴难以动弹分毫,非常的厉害,只是不知道对付这两僵尸,效果是不是还这么强。

那两只僵尸这会儿没有丝毫准备,见我们就在里面,依旧“嗷嗷嗷”的往里冲。

结果刚靠近我们,独道长手中尸网猛的撒出,直接就从上往下罩住了两僵尸。

这镇尸网用的墨斗线,也浸泡过黑狗血,更是被供过香加持过,法力非同凡响。

此时刚罩出二僵,独道长便猛的结印,化作一道剑指,眉头一沉,赫然道喝一声:“急急如律令,收!”

咒令一出,那镇尸网猛的一收,直接就将两只僵尸收紧在了一起。

而那两只僵尸,则显得疼苦异常,嘴里“嗷嗷”叫个不断,身体也不断的乱跳。

但两只僵尸煞气太重,除此了可限制对方自由外,并不能完全压制住对方,还有挣脱的可能性。

所以要想除了它两,还得另出杀手。

我和老风见状,直接就冲了上去,拧着桃木剑,对着这两僵尸就是一顿狂砍。

结果发现毫无作用,完全伤不了它们。

独道长见了也不免心境,手中剑指不断颤抖,操控着镇尸网,以防僵尸挣脱。

可即使独道长这道行,这会儿也显得格外吃力。

“老丁,这两僵尸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厉害,我这网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你快用符咒破了他们的煞!”独道长急忙开口。

师傅听后,也是连连点头。

没有一句废话,直接抽出一道六丁六甲破煞符,对着两只僵尸就扑了上去。

可那两只僵尸好似知道师傅这符咒很厉害一般,就在靠近它们,出手的一瞬间,竟对着师傅就顶了上去。

其中一只僵尸“嗷”的一声吐出一口淡黄色的尸气。

另外一只,更是猛的张嘴,一口咬向了师傅。

师傅大惊,完全没想到这僵尸还能吐尸气。

活人要是沾染一点,就会中尸毒,轻则中毒疗养,重则直接丧命。

事发突然,师傅只能迅速往后倒退,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成功躲过的尸气。

可还是慢了一点,他的大腿,却被其中一只僵尸的獠牙刮伤了。

鲜血顺着大腿,直接就流了下来。

“师傅!”我一脸惊愕!

这可是僵尸,一旦被咬伤或者是抓伤,都会中尸毒的。

我担心师傅安危,飞起一脚直接就踹在了一只僵尸的身体上。

那僵尸身体非常硬,震得我小腿发麻,但还是被我踹开。

“师傅!我们走。”我很是担心,扶着师傅迅速往后倒退,与这两只僵尸拉开距离。

师傅被僵尸牙齿划伤,如果不及时处理,师傅不仅会死,甚至还可能化作一具行尸,七日之后变成一堆烂肉。

师傅看了一眼自己的腿,一道长五厘米的伤口,由深到浅,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旁边的肉都已经发紫发肿,中毒症状。

刚才还流的是红色的鲜血,这会儿却已经变成了污血。

“老丁,怎么样?”独道长也关心到,但他在控制镇尸网,无法移动,也不能松开手印,只能远远的看着师傅。

师傅扫了一眼自己腿,骂了一声:“马勒戈壁,做了二十年白事儿,竟然在阴沟里翻船了。暂时死不了。你先镇住这两家伙,我先缓一缓,一会儿就弄死这两尸煞!”

说完,师傅从腰间的百宝囊里抓出一把糯米,不由分说一把就敷在了伤口之上。

糯米刚接触到伤口上的黑血,顿时发出“滋滋滋”的“灼烫”之声,一缕缕黑烟出现。

师傅被疼得钢牙紧咬,还发出“咯咯咯”的磨牙声音,但他老人家却没喊出一声。

在简单拔毒之后,糯米已经变成黑色。

师傅也缓了两口气儿,然后对旁边的我和风雪寒气喘吁吁道:“小凡、小风。这两尸煞比我们想象中要厉害,想要除了它们,必须先破它们的煞!”

见师傅有话要指点,我急忙开口道:“师傅您说,我们该怎么做。”

师傅吸了口气儿,又开口道:“黑狗,用黑狗血。刚才那条看坟的黑狗,我栓在村口,你两过去取了它的血,只要有黑狗血在,除了这两僵尸就好办多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