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七百八十九章 审问

尸妹 夜无声 5585 2021-03-15 20:39

  当独道长直接戳穿对方身份之后,那个叫做李逵的,瞬间就不淡定了。

鬼眼教众这个身份,对他而言,可以说是极度机密的。

除了他以外,知道的人数不超过三个人。

而且另外三个人,都是鬼眼高层。

他的存在,也是鬼眼邪教最高机密。

可现在,直接被我们戳穿,自然让他非常的不解。

直到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道:“你们是如何知道的?”

对方负手而立,也不在说自己是什么阴差等屁股。

我们既然找到了他,并一口说出了他隐藏许久的身份。

在继续伪装,根本没任何用处,只不过是些无用功罢了!

“这个重要吗?现在束手就擒吧!”我直接开口。

可是对方却伸手制止了一下,然后回答道:

“动手之前,我想确定一个事儿。她是慕容言吗?”

说完,对方移动了手臂,直接指着我旁边的慕容言。

慕容言听到这里,也倍感疑惑。

和这个家伙素未谋面,对方却能直接认出她来。

就算是我们,也非常的惊讶。

而慕容言也没避讳,直接开口道:“没错,是我。”

对方点头:“真是没想到,没等来教主。却等来了你,既然如此,动手吧!”

话音刚落,对方浑身一震,突然出现了强大的魂力波动。

那气息十分强悍,对方整个人的气质,在瞬间提高。

那涟漪般的气息波动,不断涌来。

根据我的判断,这气息强度,对方应该达到了道宗境界。

道宗境界对我们而言,的确很高。

可是在慕容言面前,那可就真的不够看了。

慕容言看对方释放魂力,嘴里不过冷哼一声,猛的一抬手。

刹那之间,一股磅礴的魂力激荡而出。

李逵脸色大变,做出抵挡之势。

奈何实力相差悬殊,两股道力刚一接触,便发出“嗡”的一声爆响。

紧接着,李逵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直接被弹飞了出去,靠在墙壁之上,

见到这里,我、师傅以及独道长三人,迅速冲出,直指那个李逵。

根本就不给对方站起的机会,我们三人纷纷出手,直接将其控制。

独道长更是拔出了腰间的长刀,指着对方脖颈。

对方一动,就得魂飞魄散。

李逵被慕容言一击,已经受到了重伤。此时魂力虚弱,艰难的开口道:“道、道尊境,杀了我吧!”

说完,李逵直接闭上了双眼,一副等死的样子。

但我却开口道:“想死可以,先回答我们一个问题。”

对方听完,又睁开了眼睛。

他盯着我:“问题?什么问题?”

话音刚落,慕容言则走了过来,嘴里更是开口道:“你和鬼眼教主信中联络的他,是谁?”

对方突然听到这话,竟然笑了。

他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着靠近的慕容言道:“我都要死了,回答你这个问题,有必要吗?慕容言……”

“当然有,如果你说了,给你一个疼快。

要是不说,我就废了你的魂力,给你扔进奈河桥下。

生生世世,都没人能将你给捞起起来……”慕容言语气平静。

可这个叫做李逵的人听完,脸色却是微微动容。

奈何桥下,乃是那些为情执着的人。

他们在桥下等待数百年,忍受河水煎熬和群鬼缠绕。

等到数百年以后,便会有鬼差念出他们的名字,将其捞出,再度轮回。

可这些,都是那些记录在册的鬼。

要是这样莫名其妙的掉进去一个,没有记录在册。

那千百年内,恐怕都没人会去将其捞出。

只能忍受一年又一年的疼苦,无休无止。

对方双眼之中,明显露出了一丝恐惧。

我们三人见慕容言的话有效果,便听独道长加了一把油:

“李逵是吧!在扔你下去之前,老子还给你喂一碗十八层地狱里的火油粉。

让你生不如死,后悔你一会儿做出的决定。”

火油粉,是火海地狱里的一种物品。

受刑的鬼吃后,便会全身如同火烧由内而外,疼苦无比。

服用者会由内而外的感觉到疼苦,而且想死都死不成。

这个叫做李逵在地府混了这么久,自然知道火油粉是什么。

听到这里,整张脸都变了,甚至露出惊恐之色。

他明显可以感觉出,这话我们不是开玩笑的,是完全有可能做出来的事儿。

而且作为鬼的他,还在这里做了两百年鬼的他,依旧做出下意识咽了唾沫的动作。

见到这里对方心理防线即将奔溃,便再次追问:“说吧!那个他是谁。”

李逵听到这里,望了慕容言一眼,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姜铭。”

听到这两个字,我师傅以及独道长,都没有什么反应,不知道这“姜铭”啥意思。

可是站在旁边的慕容言,却是脸色骤变。

一时间花容失色,甚至身体都有些不稳。

“你、你说谁?”慕容言异常激动,瞪大了美眸。

见慕容言如此激动,我也有些意外。

这是谁的名字?为何让慕容言如此情绪失控?

我正想着,被我们制服的李逵,继续开口道:“是姜铭。”

“他、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快三百年了,你们再提他干嘛?”慕容言秀眉挑起,尽显激动和愤怒。

而我听到这里,却隐隐的感觉到。

这个叫做姜铭的家伙,显然与慕容言有关,可能让慕容言如此激动的,恐怕就是我那前任了。

我刚想到这儿,李逵继续开口道:“是的,蒋铭虽然死了。但他已经在这一世,转世重生了。”

“什、什么?他转世了?”慕容言再次开口。

“没错,他的确转世了。

姜铭作为圣眼传承,没有他,圣眼之力永不可现。

我之所来到地府,就是调查姜铭的转世。”李逵一字一句的开口。

可这每一个字,都好似刺在了慕容言的心头。

前世,那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让慕容言难以忘记。

好不容易遇到了我,走出那一段记忆。

可这个名字却被再次提起,让她有些莫名的伤感。

而我对我这个前任,也有一点了解。

当初听慕容言说,他是鬼眼势力千年来,最契合鬼眼的存在。

鬼眼想要一统阳间,就得这么一个传承人作为载体。

开启深渊,得到全部鬼眼之力,同时放出鬼眼。

后来我这个前任为了救她们,结果被当时的正派给杀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现在我这个前任竟然又转世了,让我倍感压力。

可不等我回过神来,李逵则继续说道:

“慕容言,你们要是答应放我离开,保证我安全并以灵魂起誓。

我甚至还能告诉你们两个秘密,一个是关于你的,你为何会被圣眼救出忘川苦水。

还有一个是关于姜铭的,我甚至可以透露他这一世的基本讯息给你。

帮助你们早日找到他,杀死他,避免他成为圣眼传承,开启深渊……”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