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五百七十一章 互不相让

尸妹 夜无声 4540 2021-03-15 20:39

  这鬼使的态度可以说非常的蛮横,要不是因为对方的身份,老子早干掉他了。

现在唧唧歪歪的说这么多,提这条件,说那要求的,简直太高看自己了。

我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双手捏得死死的,青筋都鼓了起来。

要收我五十年寿命,然后要王宝城和腾牛二位个鬼大哥自废道行,然后还要慕容言的三千年仙品鬼灵。

如果说,这些都可以接受。

那么,让我最最最无法接受的,就是要让慕容言和周韵去侍奉那家伙。

而且这家伙说到这话的时候,表情明显露出了一脸的欲望,那双眼之中,满是对慕容言和周韵的渴望。

从对方表情之中便能看出,他所谓的“侍奉”其实就是想霸占二女。

要知道慕容言在某种程度上可是我的妻子,来的时候地下车库因为被富二代挑衅搭讪,我都打掉了对方的牙,折了对方手腕。

现在这家伙,竟然无耻的要慕容言去侍奉他三年,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等慕容言等回答,我便对着那家伙开口说道:“哼!要是我们不答应呢?”

我本就有杀他之心,只是因为种种原因,不想惹出更大的祸端,一直压着。

可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我开始感觉,我有些压不住了,语气之中都再次显现出一点杀意。

不过我话音刚落,对方脸色也变得阴沉甚至狰狞起来。

然后开口说道:“要是不答应,你们这些人,将被统统打入九幽之地,在炼狱之中煎熬,永无翻身之日……”

牛头捂着胸口,也狠狠的说道,不遮掩半分。

在对方看来,我们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甚至没有和他讨教还价的余地。

因为他认为,他的地位足够高,他唯一的资本足够大。

因为他是鬼差,他是这青石山域,最有地位和权利的鬼。

他这种身份的鬼,随便找个借口,就能杀眼前的我们,还不会受罪。

如今和我们谈条件,已经是自降身价了。要是再让他让步,他就感觉再次受辱一般。

所以,这牛头对他提出的条件,非常坚定。

他也认为,我们在知道他身份之后,想要和解这事儿,只能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妥协。

答应他提出的条件,不然真就会和他说的一般,他会动用自己的关系,然后以种种名目抓捕今天和他动过手,或者他想缉拿的人。

不过,这家伙可能太低估我的决心,太高估他自己。

为了慕容言,我能舍弃生命,让慕容言去侍奉他?我自宁愿下地狱。

我脸色依旧阴沉,嘴里再次开口道:“别用炼狱吓唬我们,你的条件我们无法答应,也不会答应。这鬼灵,就是最好的条件,点头你就拿去,不然我们没得谈。”

我的语气也非常坚决,根本没有因为对方是鬼差的身份,而放弃自己的底线和尊严。

那鬼差感觉自己身份和地位再次受一个普通人的挑战,让他极其不爽。

他被气得当场咳嗽几声,“咳咳咳”……

周围的宾客们,也都极其震撼,没想到我能说出这样的话。

都不免惊疑的望着我,十分佩服我的勇气。

“丁凡公子真是霸气!”

“丁公子不屈不折,佩服佩服!”

“哎!对方可是鬼使,这后果……”

“哎,真不知道该如何善了此事啊!”

“……”

周围人议论了起来,而夜馨见牛头不断咳嗽,还在这个家伙拍背,同时安抚道:“冥使息怒,冥使息怒。这条件太过苛刻,要不、要不……”

这夜馨话还没说完,这牛头一把甩开夜馨搀扶,随即爆怒道:“苛刻?本使乃附近鬼使,负责方圆百里之内的生死亡魂秩序,这些贱种伤了我娇贵之躯,不取他们性命,已经是格外开恩了,这点条件还叫苛刻?”

夜馨有些尴尬,另外一边的夜风脸色也有些难看。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原本请来鬼使,是何其尊崇的事情,给他幽夜山庄,也长脸不少。

可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让其始料未及。

更让其无法接受的是,慕容言也是他的倾慕之人,对方那种无礼要求,也让夜风感觉到了愤怒。

可是,他不同我。

这家伙城府很深,他心中虽然愤怒,却不敢在这会儿有任何动作。

因为他恐惧对方的身份,害怕给幽夜山庄带来灾祸。

不过我就不同了,不答应拉到,事情都这样了,以后该咋地咋地。

反正我是做不到上前“跪舔”,还让自己老婆去侍奉对方这种侮辱人格,磨灭尊严的事情。

同时间,周围议论的宾客,也都逐渐露出凝重之色。

如果说之前只是震惊,那么现在情况就有些不乐观了。

在场很多宾客,都是慕容言阵营里的成员。

如今盟主遇险,并且事情发展到这个胶着的地步,情况十分不妙,让他们也都悬起了一颗心,紧张的注意是事态走向。

如果是一般敌人还好,他们一拥而上,直接干掉对方一了百了,但对方是鬼差这就很难办了,因为对方特殊身份,没人敢动手。

所以,他们心里也都七上八下的,一时间也无法想出好的对策来帮助我们……

这会儿,我深吸口气儿,尽量让自己平静。

与此同时,我扫了一眼慕容言和周韵,慕容言和周韵秀眉紧皱,都显得非常为难且都陷入了沉思,这种事儿真的太难处理了。

对方的势利可是地府,管理着三界众生的官方势力,统治着整个冥界的庞然大物。

这可不再是什么鬼眼邪教、日月邪教啥的能比的。

一旦事态上升到了“官方”层面,后果真的会同牛头说的一般。

我们没一个人有活路,现在我们的情况就是,杀也杀不得,打也打不得,逃也逃不得,谈也谈不合。

怎么办?难道真的就要妥协?全面答应对方的各种无礼条件,化解此次事端?

正当慕容言和周韵不断衡量着事情轻重的时候,我却懒得在理会这家伙,忽然对着二女开口道:“这家伙爱咋地咋地,我们走!”

说完,不等慕容言回过神来,一个转身,一把拉起慕容言的手便要离开。

牛头突然见到我这个举动,本就愤怒无比的他,顿时勃然大怒。

一时之间,他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一般,比刚才我重创他还难受。

他如此地位,如此身份,竟然被对方如此轻视。

还是当这这么多鬼佬的面,今天要是他不能把事情摆平了,他的威严必然扫地。

日后他如何在这青石山域立足?要是被其它地域的鬼使知道了,他这青石山域一把手的位置,恐怕也没脸在坐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