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十六章 横死女尸

尸妹 夜无声 4727 2021-03-15 20:39

  我带着中年男子进了铺子,然后给他到了杯水,请他坐下,然后我便去屋里叫师傅。

师傅刚吃完午饭,这会儿正在里屋看电视。

这会儿听说有客人,而且是专程来找他的,并且还是白事儿,也没有多耽搁。

换好衣服,然后便跟着我除了房间。

师傅出了房间之后,便见到中年男子正拿着水杯发呆,很是惆怅的样子。

师傅见状,直接对着眼前的中年男子开口道:“这位先生,贫道便是丁友善,不知道如何称呼!”

师傅刚一开口,中年男子“噌”的一声就站了起来。

见我师傅,先是微微一愣,然后“噗通”一声就跪倒在了地上:“丁道长,我女儿死不瞑目,你可要救救我女儿啊!”

师傅见中年男子忽然跪下,还嚎啕大哭,也是面色一惊,急忙将其扶起。

“先生,有话慢慢说!贫道若是能帮,一定全力相助!”师傅一脸整定的开口。

中年男子却显得很是伤心,这会儿坐在沙发上,眼睛红红的,看着师傅就好似看见了救星一般。

他缓了一口气,然后对着师傅开口道:“丁道长,鄙人姓文名虎,在市里做了点小生意,可是三天前。我、我唯一的宝贝女儿,女儿去意外横死,如今不肯入土为安啊……”

随之,这个叫做文虎的中年男子将家里的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了我们。

等文虎说完,我们也对他现在的情况有了一个简单的了解。

三天前,他的女子忽然出了车祸。

在晚上回家的时候,开车撞破了围栏,掉进了市区的一处湖水之中。

等被捞起的时候,发现人已经死了。

警方对死者做了检查,以及调取了当时车内的监控视频。

发现文先生的女儿,并没有酒后驾车,而是死于急性猝死。

其原因是心脏骤停,且在撞上围栏时的行车记录仪里发现,文先生的女儿在出事前的一秒,好似忽然受到了未知的惊吓,然后便没了声音。

随即车辆失控,便一头撞破围栏,最后冲入了湖水当中。

这事儿很蹊跷,文先生的女儿是一位受过高等教育的社会精英,精神状态和身体状态都非常好。

出事当晚也没有喝酒吸毒,更加没有受到什么感情刺激和工作压力,可是为何会忽然发出惊恐无比的尖叫?

根据法医判断,文先生的女儿,当时应该是处于极度惊恐当中,这才导致了心脏骤停,最后引发车祸。

人死不能复生,文先生心中伤痛,但也想先将自己的女儿送走,早些入土为安。

所以,这个文先生也是话费了大价钱,在市区周围请了一位大师给他女儿做三天水陆道场。

结果到好,那位大师开坛不到一个小时,便忽然口吐鲜血,直接就晕死了过去。

等人救醒之后,却说什么也不敢再接文先生这生意,之前收取的定金,更是如数奉还了文先生。

文先生问那大师怎么回事儿,那大师也不肯说。

只说这事儿他办不了,让文先生另请高明。

接下来,文先生又接连请了二个大师。

结果其中一个不敢接,看了灵堂便吓得脸色翻白。

另外一个到是接了,可法坛还没搭建好,一跟头就磕在棺材板上,现在还在医院人事不省。

文先生和夫人见这情况,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女儿死得冤枉,有心事未了,不愿意下去?

毕竟文先生的女儿死得太过邪乎,不同寻常了。

同时,文先生的一位生意伙伴知道了这情况,便向文先生推荐了我家师傅。

说我师傅在附比较出名,是有真本事的。

所以文先生一早便亲自驱车过来,就是想请师傅出马,送一送她女儿,或者是搞清楚她女儿不愿意走的原因是什么。

我听这么邪乎,到想去看看,这个横死的女子,到底遇到了什么问题,或者有何冤屈。

但我没有能力做决定,望向师傅,凭师傅决断。

师傅沉思了一下,微微点头道:“贵女夭折,贫道深感遗憾。贫道既然开门做店,自然全力以赴。请文先生稍等,贫道收拾好行装,这便与你上路!”

说完,师傅更是扭头对我开口道:“小凡,收拾家伙!一会儿和为师一同上路。”

一听师傅开口,我心中一喜。

要知道在以前,师傅几乎不带我出这种白事儿的,最多就是看看风水啥的。

如今师傅肯带我,自然很是兴奋。

“好嘞!”我直接回了一句,然后便在去里屋收拾行礼以及法事需要用到的各种家伙。

而文先生也很激动,听师傅答应,不断的感谢。

说只要师傅可以将她女儿送走,让其入土为安,给师傅多少钱都无所谓。

师傅只是笑笑,对于钱,师傅很少有要求。

几乎是主顾给多少,我们就收多少。

半个小时后,各种东西准备妥当,关好了门,便上了文先生的车。

文先生比较心急,开车的速度很快,一路上不知道超了多少车。

可路程比较远,等我们到了地方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了。

文先生是个富豪,住在别墅区里,而且是那种独立别墅,很大的那种。

刚到门口,便被这里的阔气所吸引。

不过在门口和院子里,却挂着很多白布白花,门口站着熙熙攘攘的家属。

这会儿见文先生带我们过来,一个中年妇女直接就迎了上来,双眼通红,显然是哭过。

是文太太,文先生给我们介绍了一下,然后便把我们引进了堂屋。

可我们进屋之后,却意外的发现。

这屋子除了一口棺材外,竟然还有两个熟人,独道长和风雪寒师徒。

独道长和风雪寒也见到了我和师傅,也露出一丝意外。

不等我们双方开口,站在旁边的文太太忽然开口道:“老虎,丁道长,这位是我托人请过来的独道长。也是过来给我女儿送行的,希望你们好好合作!”

师傅却淡淡开口,说大家都认识。

随即师傅和独道长见了一礼,打了声招呼。

文太太和文先生见我们认识,也挺高兴的。

既然认识,自然合作起来就更加流畅。

只要能安安稳稳的超度他女儿,让其入土为安,请多少道长,花多少钱对他们这种家庭来说,根本无所谓。

打了一个照面之后,师傅便问独道长到了多久,有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独道长说刚到,这才刚开始。

师傅微微点头,也不在理会其余人,便和独道长在灵堂里先起了香,也没急着做法事,而是先观察起灵堂的布置,以及棺材里的女尸来。

至于我和风雪寒,就显得有些无所事事了。

不过风雪寒这小子,此刻却冷不丁的嘣出一句:“你阳气太弱,这里阴气极重。你若留下,那女人必找你……”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