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二十六章 冷战

尸妹 夜无声 4410 2021-03-15 20:39

  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我心里竟有一点点的自责,慕容言说出最后那句话的时候,情绪上好似带着一丝伤心。

我是不是把话说重了些?

我虽然不想给胡家出马,也不想做狐族的弟子。但是也正如慕容言和师傅说的,如果我做了出马弟子,那日后可就是狐族的门面,会受到狐族庇护。

不仅对我而言,对日后消灭鬼眼组织,铲除妖道都是天大的大好事儿。

我沉思了少许,叹了口气儿,便转身回了屋子。

看着昏暗的天花板,久久不能平静。

回想这一夜发生的种种,送黄鸡、被暴揍、见夜风、供狐仙子以及最后慕容言在我师傅面前哭诉让我出马种种。

每一件事儿都和慕容言有关系,脑子里也满满的都是这个女鬼。

那种感觉又恨又不舍,我也搞不清楚自己怎么了。

本来很气愤,但这些事儿,就是不断回荡在脑海里,不由的想起慕容言。

可是真说有多恨,也没啥恨的,也真的恨不起来。

这种情绪怪怪的,感觉怪怪的,让自己大半夜都没睡着。

直到天快亮了,这才浅浅的睡了一会儿。

第二天我和往常一样,起床的时候给慕容言上香。

可这次上香却出现了问题,我手里的香,不管怎么样,就是点不着。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我感觉到了异样。

干我们这行,这香烛纸钱,就是能和死人沟通的物件。

如果这些物件忽然出现异常,那就得想想是不是死人不愿意接受了。

不由的一挑眉,看了一眼慕容言的灵位。然后又打了几下打火机,可是依旧如此,点不着。

坐在太师椅上的师傅见我点了半晌的香,便扭头对我开口道:“小凡,怎么了?”

“师傅,这香、这香点不着!”我如实开口。

可师傅一听这话,却是双眼一睁,露出一丝凝重。

随即又望了一眼慕容言的灵位,然后叹了口气儿:“哎!你这臭小子,看来你媳妇儿还在气头上。别点香了,给你媳妇儿上贡点水果,随便认个错!”

“师傅,我没打她!而且我也没错。”我直接开口,有些不满。

但师傅却摆了摆手:“不管你有错没错,你媳妇儿是为你好。出马的事儿咱们先不谈,就谈你打你媳妇儿的事儿,不管你媳妇儿是人是鬼,你作为一个男人,怎么能打女人?”

师傅开始义正言辞的教育我,可我一天这话,当场就不悦了。

我打慕容言?这不是开玩笑吗?我那打得过慕容言,昨晚被打的是我好不好,我就吃了她一次豆腐,是慕容言诬陷我。

所以,我就要好好给师傅解释。

结果师傅直接就抬手制止了我:“多说无益,现在你媳妇儿生气了。你最好哄哄,你二人的关系你应该明白,要是你媳妇儿想对你做点什么,师傅可就无法掌控了!”

一听师傅如此说道,心头当场便是“咯噔”一声,双腿一寒。

暗道完了,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一点?

慕容言可是常常有剪刀威胁我,要是真对我做点什么,那我岂不是后半生得去泰国混……

想想便打了一个哆嗦,哪敢继续争辩这事儿,咽了口唾沫对着慕容言的灵位便揖了揖手:“尸妹啊!都是我不对,你别生气了,我给你道歉了!”

说完,我还拿起黄纸烧了烧。

黄纸能点燃,就是香烛点不燃。

我也没得到慕容言的回应,但清楚,慕容言肯定还在气头上。

该做的我也做了,歉也道了,出马的事儿我也认了,现在只能等慕容言气消了。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没事儿就会来灵牌处点点香,看能不能点着。

有时候能点着,可是点着没一会儿功夫,就会自动熄灭。

反正这些日子,都挺忐忑不安的,总感觉心里不是滋味。

想着是不是要去鬼马岭一趟,亲至去见一见慕容言,可我又拉不下自己这张老脸。

大约过了一个多星期的样子,晚上十点左右,正躺床上和老风以及杨雪开黑打游戏呢!

可忽然之间,屋子里的灯泡闪烁了几下“滋滋”两声,然后熄灭了。

我还以为停电,没在意。

可紧接着,却听到屋外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听有人敲门,我也就对着屋外喊了一声:“谁啊!”

说着,我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往门口走。

因为我们是白铺子,有时候有人死身故,家属半夜也会来铺子买香烛纸钱啥的。

不过我这里没走两步,屋外便传来一个沙哑的老妪声:“姑爷,是老身!”

一听这个声音,我心里一愣。

莫姥姥,莫姥姥怎么半夜来我家了?

也没迟疑,放下手机便急忙去开门。

随着房门打开,一身材佝偻,面容褶皱,手持龙头拐杖的老妪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莫姥姥,你怎么来了,快里边请!”我急忙开口。

可是莫姥姥却“咯咯”笑了笑:“不了姑爷,老身过来就是给小姐带个话儿的!”

带话?慕容言灵位就在这里,以前说话直接通过灵位就能和我沟通,现在竟然让莫姥姥带话,可见这慕容言还在气头上,不愿意和我说话。

愣了一下,便继续开口道:“莫姥姥,不知道带什么话?”

“姑爷,小姐让我告诉你。三天之后是个良辰吉日,让你准备好贡品,城隍破庙,出马胡家!”莫姥姥沙哑的开口。

“三天?这么快?”我带着一丝惊疑。

可莫姥姥却摇头:“姑爷,你这次可别苦了小姐的心了。小姐为了你出马这事儿,可亲至上了狐山,见狐母。这次出马,也是狐母亲临,亲至收你为坐下弟子。一旦这事儿成了,日后这秦襄之地,前后可都有胡家照应了。”

听莫姥姥如此说道,心里不由的紧了一下。

慕容言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吗?但她为何还亲至为我上狐山,请狐母收我做出马呢?

心里怪怪的,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莫姥姥见我语塞“呵呵呵”的笑了几声,然后又露出凝重之色:“姑爷,老身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见莫姥姥如此,我急忙道:“莫姥姥有什么话直说,我听着就是!”

莫姥姥微微点头:“姑爷,小姐在红尘之中走过一世又一世,匆匆已是三百。既然姑爷和小姐有缘,结成连理,我希望姑爷好好待我家小姐。而且老身也看得出,小姐也全非伤势,才和姑爷结的阴亲……”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