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五百三十七章 一人做事一人当

尸妹 夜无声 4319 2021-03-15 20:39

  牛头鬼使,今日必死。

我抬起的脚,在这一刹那汇聚了强大的无常之力。

如此神力虽然不过无常爷十分之一的力量,但是也不是这么一个小鬼差能抵挡的!

牛头鬼使见到这里,面色已经被吓得发紫,嘴里忽尖叫一声:“不……”

但是已经晚了,只听“砰”的一声闷响,那牛头鬼使的尖叫戛然而止,牛头鬼使整颗脑袋,也在这一刹那被我踩裂。

就好似气球一般,瞬间被扎爆。

眨眼之间,牛头鬼使便化作一阵光华,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一脸冷漠的看着原地,心中那口恶气,总算是出了出来。

但周围站着的宾客们,却全都傻了眼。

每一个都露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每一个都惊愕的望着眼前的一切,每一个都不敢相信我真的杀死了牛头鬼使。

就算是慕容言、周韵,此刻都一脸的震惊。

夜风、夜馨更是心里爆寒,远处的梁楚、王宝城、腾牛,面容呆滞,写满了不可置信。

寂静,整个幽夜山庄,这个时候死一般的寂静。

我缓缓的扬起了头,看着那满天星斗,深吸了口气儿。

身体在这一刻放松了下来,体内那雄浑的无常之力,开始一点点的消散。

这一次是真的消散,而非我将其收回。

毕竟这股力量并非我自己的,只是白无常谢必安,在我胸口上烙下的符印所释放出来的力量罢了。

如今符力消失,这股力量自然也就消失了。

但是,让我意外的是。

就在这股力量消失的时刻,我感觉腰间的灵刀忽然散发出了一丝微凉,很冰的样子。

我愣了愣,然后将灵刀拿了出来。

虽然没有拔出鞘,但我却发现,这刀竟然在吸食那散在四周的无常之力。

我看着灵刀楞了少许,既然这家伙想吃这些灵力,那我也不浪费,趁着我还能聚集少许灵力的时候,干脆给它吸食了算了,免得消散空中。

想到这里,我再次运气,不过这一次却没有之前那般强大的气场,因为大部分无常力已经从我的体表流逝、消散。

这会儿我只能聚集少许无常力,然后运转到握紧灵刀的手心,最后将其在一点释放。

而灵刀,则开始疯狂的吸食。

甚至在它吸食的过程里,我还感觉到了它在震动,好似很兴奋、又好似很激动。

这匕首真的让我很好奇,明明没有成气候,并没有通灵,却有着这样的表现,实在是奇怪。

我这边在聚集灵力给灵刀吸食,而四周的寂静也在此时被打破。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丁、丁凡杀了鬼使!”

顿时之间,整个场面被引爆。

所有人都转醒过来,场面当场就被炸开了锅。

“我的天啊!我看到了什么?”

“真的没有想到,一方鬼使被人所杀!”

“完了,丁公子日后恐没安身立命之地!”

“哎!可惜了,不久丁公子肯定会被鬼魁索命……”

“可是那鬼差的确可恶,老子都看他不爽!”

“就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太霸道了,什么狗屁要求。要不是我道行低,我能和丁凡公子一样,一脚踩死那傻笔!”

“你就吹吧你!你那点道行,在修行二百年,看能不能和丁凡公子过几招!”

“……”

一时间场面有些混乱,七嘴八舌的,说什么的都有。

但大多的都认为我惹下大祸,杀了鬼差,地府迟早会调查到我的头上,到时候再难有我的活路。

可这人都杀了,现在去想这些,现在去后悔?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反正我此刻一点悔意都没有,反而是一身的疼快。

与此同时,慕容言、周韵、夜风等都回过神来,都在此时往我这边跑了过来。

慕容言和周韵第一个赶到,周韵刚到我面前,便有些惊讶的望着我:“丁凡,没想到啊!你做了我不敢做的事儿,真让本小姐钦佩!”

我淡然一笑,没有开口。

这家伙要是不咄咄逼人,我也不会杀他,完全就是那牛头鬼使自找的。

而慕容言望着我,有些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儿吧?”

看慕容言的样子,恐怕是害怕我杀了鬼使,心里出现负担。

可我那有什么负担,我现在爽得很。

只是笑着开口道:“没事儿,感觉非常好!现在这家伙死了,咱们什么条件都不用答应了!”

我调侃道,可这话音刚落,夜风和夜馨走了过来。

夜馨直接附喝一句道:“丁凡公子,你这么做,可想到了后果?这日后天大地大,你还有何处安身立命之地?”

夜馨这话一点没错,但她说完,另外一边靠近的王宝城却直接搭话道:“丁凡老弟是为我出头,若是地府鬼差真敢来勾魂索命,先踏着我王宝城的尸体过去!”

王宝城豪气干云且话音刚落,腾牛也附喝道:“还有我腾牛,反正咱们都是黑户。大不了拼了就是!”

听王宝城和滕牛开口,心中挺感动的。

但我还是微微一笑,摆了摆手:“王大哥,牛大哥。要是真有阴差上门索命,一人做事一人当,勾我的魂就是,我不会牵连任何人的!”

我直接开口,脸色坚定。

可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夜风,忽然沉声道:“也别那么悲观,目前为止,消息并没有走露。冥使被杀这事,就在场我们这些人知道。”

听夜风说完,我楞了一下,环视了四周一圈。

就算正如夜风所说,消息还没有走露,可在场的宾客少说也有数百之多。

这么多的鬼,一旦出去了,天知道消息会不会走露。

而且以地府的手段,追查这事儿想来不算太难。

想到这里,我又摆了摆手:“这么多人,就算想瞒,可能也瞒不住。既然瞒不住,那就顺其自然吧!”

我有种虱子多了不怕咬的架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可夜风却一脸郑重:“这个虽然不能保证,但却值得去做。而且咱们这里妖邪横行,只要能把这事儿嫁祸到鬼眼妖道身上。再瞒个三五年,或许这个事儿就能过去,天高水远丁兄必然能得逍遥自在……”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