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七百三十四章 通知

尸妹 夜无声 5015 2021-03-15 20:39

  焚天功的运转,第一次让我感觉到了异样的道气。

这股道气和自身道气,完全不同。

因为这股道气需要运转焚天功的时候,才会被启动。

运转自身功法的时候,很明显的能感觉到它。

就好似一盆清水里,突然放进去了一条红色的丝线。

能看到丝线,但丝线也不会污染清水。

现在我体内的灵力,就是那一盆清水,焚天气就是那一条红色丝带。

那焚天气虽然很细,占比在自身道气的百分之一的样子。

可是却有着一股非凡的力量感,心中非常奇怪。

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说达到焚天功第三重天后,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心中非常狐疑,不清楚状况。

我多次运功,想看看这股红色的道气,会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

但最后经过数次尝试之后,我发现这股道气并不会出现什么异样。

在不运转焚天功的时候,它就静静的不动。

但只要一运转焚天功,这股道气就会变得狂暴。

身体表面,更是会出现淡淡的血红色道气。

深吸了口气儿,嘴里喃喃自语道:“这就是焚天功的特殊之处吗?难道这就是仙法的别样的地方?”

多次运转这股道气,发现并不会与我自身道气排斥后,我也就不在理会。

红色就红色吧,就是多了一股道气而已,无所谓。

因此,我就没有多想,开始继续吐纳。

这样的日子,过得很快。

一个月,转眼间就过去了二十九天。

在这二十九天里,我已经稳固了自身道基。

出现异样的红色道气,也没有给我带上什么不妥。

这事儿,也就渐渐的抛到了脑后。

至于那鳞片上的执念,麒麟前辈,也没有再次出现。

我每天除了运功修炼,就是吃饭睡觉。

铺子已经关了一个月,也没做生意。

还有一天,我就要过阴了。

自己能不能回来,现在都还不知道。

生意什么的,那都不重要了。

但在过阴之前,我打算和阳间的故人,一起吃个饭,道个别。

至于阴婚这事儿,先就彻底公开吧!反正差不多的人,都知道了。

或许这一别,就是永别。

所以,这天我把自己的朋友,都拉到了一个微信群里。

这里面有老风、杨雪、徐澄静、赵小曼、吴惠惠。

这些,都是我比较相好的朋友。

所以在将他们拉到一个群里来之后,我便在群里直接发了一句话;明天周末,大家抽个空,来我家吃个饭吧!后天我要出一趟远门,地方有些远。

消息刚发出去,徐澄静便发了一个疑惑的表情。

然后杨雪也跟着回了一个:“去哪儿?”

见二人询问,我只回了两个字“过阴”。

杨雪和徐澄静见我这般回复,整个人都惊呆了。

大家都是行当里的人,自然知道“过阴”是什么意思。

徐澄静当场便发了条语音过来:“丁凡,你疯了,过阴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容易死的!”

听到这话,我露出一丝苦笑。

我自然知道过阴有多危险,可是我现在,真的还有选择吗?

明确的说,我已经没有了选择。

现在的我,只能选择过阴。

杨雪此时也发了一条语音过来:“丁凡,出了什么事儿吗?你为什么要过阴!”

除了老风外,目前没人知道解除阴婚这个事儿。

现在我在微信里,也不好说。

便准备让她们明天来我家里后,我在给他们说一下我特殊的故事。

结果我没有回讯息,电话就响了。

拿起一看,是小曼打来的。

见是小曼,我笑了笑。

不用听也知道,小曼肯定是问我过阴的事儿。

按下了接听键,然后对着电话开口道:“小曼!”

“*宝,过阴是什么?很远吗?很危险吗?”小曼连续追问。

听她担忧的语气,我在电话里“呵呵”笑了两声:

“是有些远,也有一定的危险。至于是什么,明天来我家吧!我当着大家的面,给大家说一说……”

小曼听我语气不对劲,又问道:

“*宝,你不会是遇到了什么困难,要跑路吧?我们公司有最好的律师,我可以帮助你的。”

小曼很关心我,但我在电话这边,只能苦笑。

“小曼,我这个事儿有些特殊,还有些匪夷所思。明天你们过来,我们吃个饭,也给你们道个别……”

刚说到这里,就有电话打进来。

我愣了愣,看是吴惠惠打来的,就继续开口道:

“小曼,有电话打进来了。明天见面在聊啊!”

说完,都没等小曼继续开口,我已经挂断了电话。

然后接通了吴惠惠的电话,电话里随之传来一个轻柔的声音:“喂,丁凡!”

“嗯,是我。明天我请你们吃饭,不知道是不是有档期?”我笑着开口。

毕竟现在的吴惠惠,可不是我们两年前认识的那个九流小龙套了。

在演了几部网剧后,得到了广大观众的认可。

现在更是签约的龙头娱乐公司,天星娱乐,成为重点培养对象。

吴惠惠的人气,当下可以说是一日千里。

照着这个势头下去,只要不出现什么负面新闻。

吴惠惠继续那么努力的演好每一个角色,日后成为一二流的明星也不是不可能。

也正是如此,她现在的时间,被经纪公司安排得满满的。

吴惠惠此时听我这般开口,在电话里又问道:“过阴很远吗?”

我迟疑了一下,然后回答道:“很远,可能这辈子,就回不来了。”

我如实开口,吴惠惠听到此处,明显沉默了。

然后便听到吴惠惠接着说道:“那好,我晚上就飞回来。”

“哦?在外地?”

“嗯,接了一部新戏,还是灵异题材的。正好回来向你们请教一些事情。”

吴惠惠语气平淡,也感觉不出她多少情绪变化。

我和吴惠惠就这么聊了几句,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抽了根烟,然后便去了菜市口。

买了几只黄鸡,就去了城隍庙。

胡六爷和胡七奶守护了我那么长段时间,现在要过阴了,我也得过去亲至和他们说一声……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