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四百三十二章 养伤

尸妹 夜无声 4638 2021-03-15 20:39

  看着小曼的样子,我尴尬的笑了笑。

小曼和我虽然相隔十多年没见,但儿时的那份真挚的友谊,却一直都在心中。

挠了挠头:“那,那好吧!改天有空了,请你吃个饭。”

小曼听我如此开口,不由的撅了撅嘴:“饭就免了,不如你好了,请我看电影?”

“看电影?”我有些纳闷儿,看啥电影,而且看个电影才多少钱?几十块而已。

小曼却很认真:“怎么,不愿意啊?”

“不不不,愿意。那就找个日子,我请你看电影呗。”我郑重的开口道。

小曼听我说完,顿时发出“呵呵呵”的笑声,显得非常的高兴。

“一言为定哦!”

“嗯,一言为定。”我就纳闷儿了,看个电影有啥好看的,还那么高兴。

不过小曼下一刻又接着开口道,到时候你来公司门口接我,开你的车。

我挠了挠头,我的车。我那车可是面包车,小曼家的车可是大奔驰。

“小曼,我那车可是面包车。不值钱的。”我有些尴尬。

“没事儿,我喜欢。而且你那车我还没坐过,下次正好带我去兜兜风。”小曼一脸高兴的说着。

我也没多想,听小曼这么说,感觉她就是大奔驰坐腻歪了,想坐坐我那几万块的面包车。

我点了点头,答应小曼等伤好之后,我就去公司接她,然后请她看一场电影。

以此报答她,照顾了我这几天。

没一会儿,护士来了。见我醒了之后,便找了两个医生过来。

在一阵检查和询问之后,便给我重新制定了医疗方案。

其实吧!我感觉自己已经没事儿了,完全可以出院,最多回家休息几天就好了。

可小曼却很坚持,非得让我在医院继续住几天。

没过多久,师傅和独道长等人也回来了。

当师傅见我转醒之后,也显得很高兴。

不过高兴之后,便听师傅沉着脸道:“你小子又去干嘛了?不是说聚会吗?怎么搞得一身是伤,来医院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出门之前,我是骗了师傅。

“那个、那个是遇上点麻烦。不过这不是有惊无险吗?”

我师傅被气得满脸通红,但见我还打着吊瓶,也不好说我。

随后,小曼因为公司有事儿,便提前离开了。

小曼走后,屋子里就剩下了我们几人。

师傅和独道长的脸色,再一次的沉了下来。

同时听师傅开口道:“你小子到底干嘛去了?遇上了什么?伤得这么重,昏迷了三天三夜。”

这事儿肯定是满不足的,见没有外人,我便告诉师傅,说我去鬼眼分舵了。

师傅和独道长一听这话,都不免倒抽一口凉气。

连忙追问我事情始末,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我不敢怠慢,迅速将我遭遇的,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当然,慕容言显然是瞒不住的。

所以我就用家里的“护身鬼”为说辞,说出我们一路前往狼牙山盗取碧落水的事儿。

师傅听到“护身鬼”自然清楚我说的是谁。

此刻不免皱眉:“你走的时候为什么不和我说,你看看这多危险?差点就没命回来了。”

我对着师傅笑了笑:“这不是还差点吗!我们没事儿,而且这次过去,收获很大。对鬼眼分舵势力,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

然后,我详细的说明了鬼眼分舵的情况。

独道长和师傅听完我的话,也不免倒抽一口凉气。对我刚才说的,也感觉十分震撼。

他们也没有想到,鬼眼分舵之中,竟然有密密麻麻数百的鬼奴存在。

如此多的鬼奴,一旦真的放了出来,他能抵挡得住?

我见两个老家伙都露出了沉默之色,便问老风他们情况怎么样了。

师傅和独道长回答我,说他们都还在昏迷,身体状况到也不算太差,正在逐渐恢复。

医生说,就是这几天,应该都能转醒。

听到这里,我也算放心了不少。

随即,我们又聊了一会儿,然后两个老家伙便被医生赶了出去,说得让我好好休息。

我吃了粥,便躺在病床上继续睡觉。

但心里,却在想着慕容言。也不知道我们走后,她们怎么样了,有没有安全逃脱。

怀着忐忑的心情,便睡着了。

身体透支得太过厉害,这一觉下去,又睡了一天。

不过等我睡醒之后,却听到了好消息。徐澄静、老风还有小狐狸都醒了。

但小狐狸失踪不是人,转醒之后对病房里的一切都很好奇,甚至差点伤了人。

好在师傅出现及时,把事情说明,要不然后果肯定会很严重。

如今大家都留院观察,大概还需要两天才能出院。

我今天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身体还是精神,都恢复得很好。

等我见到老风和徐澄静他们的时候,相互打了个招呼,聊了一会儿便回到了自己的病房。

两天时间,一晃而逝。

这天我们早早的起床了,在这病房里住着,真的不舒服。

一早就让师傅给我们办理了出院手续,然后便一起离开了医院。

徐澄静没和我们一起,说她回学校。

门口分别,我们便开车直接回了青石镇。

等回到镇上,我买了好几只鸡,让小狐狸带回城隍庙吃。

而我们也各自回到家中休养,刚到屋子,我便给尸妹上了香。

同时对着慕容言的灵牌开口道:“尸妹、尸妹,你安全的回去了吗?”

我盯着慕容言的灵位,等待着她的回答。

大约过了几秒,灵牌之中,忽然爆发出一阵阴气。

紧接着,我便听到慕容言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我回来了,丁凡,你现在还好吗?”

突然听到这句,我心中不免有几许高兴。

慕容言没事儿就好,不过下意识我又愣了一下。

刚才慕容言叫的是我的名字,而不是“死渣男”,这对于慕容言这么个女暴龙来说,是很少见的。

想来狼牙山一行,我在她心目中的形象,正在不断改变。

心中很是高兴,感觉我和她的距离,真正的在不断减少。

迟疑了少许,便听我说道:“嗯,我在医院休养了几天。现在已经没事儿了。要不今晚我过来看看你?”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