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八百二十五章 血盆苦海

尸妹 夜无声 2714 2021-03-15 20:39

  这突然的异变,让在场十多只鬼差都有些懵。
特别是为首的鬼差,已然感觉到了不妙。
他没有去理会两名被阴魂拉下水底的手下,而是对着在场其余手下。
大声开口道:“快拿下他!格杀勿论。”
此言一出,这为首的鬼差拔出长刀就对着我扑了上来。
周围其余鬼差,也是纷纷上前,准备将我乱刀砍死。
但是,这一切都晚了。
在无常之力下,我此时的强大,根本不可能是他们可以抵挡的。
我捏紧了剑鞘,当做棍子。
环视四周,见鬼差都扑了上来,嘴里冷哼一声,直接就迎了上去。
此时此刻,我只感觉身体之中有永无不完的力量。
不管是速度、力量、敏捷等等,都提高了不知道多少。
此时为首的鬼差,一刀劈了上来。
可在我眼里,却慢得和蜗牛一般。
嘴角勾起一丝冷笑,反手就是一棍子。
“砰”直接就敲在了对方脑袋上,那为首的鬼差一声惨叫,当场就倒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我连续出手。
手中剑鞘坚硬异常,被我抡在手中。
对着在场的十多个鬼差,就是一阵狂砸。
在场的鬼差连连惨叫,鬼哭狼嚎,根本就打不过我。
在无常之力下,那能是一个数量级?
十多个鬼差人仰马翻,毫无招架之力。
结果可想而知,转眼之间,全都被砸翻在地。
当然,我没有要他的命。
因为我不能那么做,这些是鬼差,他们捉我是职责所在。
就算刚才想杀我,也在他们的权利范围之内。
如果说我现在杀了他们,那可就犯下了滔天大罪,洗都洗不掉。
因此,我只是将他们打翻在地。
不过一分钟,十多只鬼差全都躺在地上,“哎哟哎哟”的叫个不停。
我看着他们,冷冷笑道:
“现在,还要杀我吗?”
话音刚落,为首的鬼差却抬起头来。
忍受着身体上的疼痛,对我开口道:
“小鬼,你打伤我们。可是下十八层地狱的大罪,你完了。”
见到这里,我却笑了笑:
“你认识我?你知道我的名字?”
对方听到这里,不由的愣了愣:
“就、就算我们不知道,但前往轮回井的名册里,肯定有你。
到时候我们一查,就能认出你的样貌,识相的跟我们回去,或许还会少判几年。”
听到此处,我呵呵笑了。
说到底,投胎的名册里,正好就没有我。
我来到这里,就是一个黑户。
我连鬼心都没有领取,你们怎么查到我?
我也不争辩,只是笑着开口道:
“查我是吧?那得等你们先爬上岸先!”
说完,我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肚子上。
那鬼差一声惨叫,整个人当场就倒飞了出去。
“噗通”一声,落入了忘川河中。
然后我用同样的方法,连续踹下去了七八个。
剩余的几只鬼差见状,脸色大变,就想起身逃跑。
但这个时候,那能逃走?
纷纷落入河水之中,然后被河底阴魂,一个个的全给拽入了河底。
转眼之间,十多只鬼差被搞定。
而我也松了口气儿,虽然有惊无险,但却使用了我最后一道无常印。
没了无常之力,以后就少了一种保命的手段。
但目前来说,是值得的。
至少我又能逃走了,有能有逃跑的机会了。
我看着涛涛河水,深吸了口气儿,然后便准备转身离开。
可刚跑几步,我又停了下来。
我想着,我就这么走了。
那被我踹下去的十多只鬼差,谁知道?
我愣了一下,然后便掉转了回去。
最后在地面写了一行字:
“十三名鬼差,在此河底。好心人,不用谢。”
写完,我看了一眼自己的书法,感觉还行。
然后,便迅速的转身离开。
之前换不择路,所以跑到了绝路。
这会儿没人追我了,我便将独道长之前给我准备好的地图拿了出来,查看了一下详细路径。
同时,将自己的衣服换了回去。
毕竟这投服,太引入瞩目,不适合跑路。
换好衣服,确定好路径后,我便开始继续赶路。
按照地图所示,我只需要沿着树林往前走大约十公里的样子,应该就能看见一条路。
然后沿着那条路继续走,就能看到传说中的血盆苦海。
等到了血盆苦海,继续往前就是血河。
沿着血河而上,就能抵达传说中的枉死城。
到时候拿着令牌过了枉死城,就能踏上单向通往鬼门关的道路。
只要沿着这条路走,等下个月十五鬼门打开,就能出去了。
我就是我剩下要做的事情,也是详细步骤。
因为我刚打了鬼差,所以我必须加快赶路,尽快赶到枉死城。
我在树林内跑着,而这个树林内的植物,也是千奇百怪。
开始的时候,树叶像人手,现在这些树又好似一个个人。
在往前,那些树又好似一个个动物。
然后就是一些以灰色为主的冥界特有植物,至于绿色,我反正是从来没有见到过。
偶尔能看到一抹红一抹黄一抹白,这就是地方,一个以灰色调为主的死者国度。
没过多久,我走出了树林,见到了地图上的路径。
这条路还比较宽,但上面没什么单独行走的鬼。
通过的,打都是一辆辆拉着囚犯的囚车。
这应该是拉往枉死城受刑,或者从枉死城拉去投胎的鬼。
我沿着这条路继续往前跑,如果中途遇到囚车就尽量避开,免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如此,我沿着这条路走了大概三天三夜的样子。
终于,我看到了一片黑褐色的大海。
远远的,就能听到“唰唰唰”的浪花之声。
看着一片褐色,在这冥界里,显得异常。
我知道,血盆苦海到了。
传说中,这血盆苦海,就是所谓的“苦海”。
这苦海里的每一滴水,都夹着住世间的恩怨情仇,各种怨念。
所有死去的人,他们的怨念都会汇聚到这里,融入苦海中的每一滴水里。
所有,海水的颜色是黑褐色,就如同鲜血干枯后的颜色。
我不断往前,血盆苦海的就越是清晰。
苦海除了颜色是黑褐色外,感觉上,并没有其它特殊的地方。
不过我却没敢靠近,更加不敢去戏水。
因为每一滴水都是怨念汇聚,这要是被怨念沾染,恐怕一辈子都难以洗脱。
我在苦海前站了一会儿,看着潮汐不断。
最后还是继续赶路,离开了。
而我的下一站,就是沿着苦海边缘寻找血河。
从而逆流而上,前往枉死城……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