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一百八十一章 与时间赛跑

尸妹 夜无声 4740 2021-03-15 20:39

  独道长现在的情况很不乐观,刚上车,师傅便拿出了医药箱,重新给独道长检查伤口并进行二次上药包扎止血。

“该死的,怎么伤得这么重!”师傅一脸阴沉的开口。

我皱着眉:“师傅,独前辈是被一把黑刺给捅伤的,伤口很深,不知道伤及内脏没。”

我连忙开口,将知道的告诉师傅等人。

前面开车的老秦爷非常生气:“这狗日的鬼三元,上次让他逃了,再有下一次,一定让他魂飞魄散!”

说着,老秦爷又加快了少许速度。

独道长的情况虽然不妙,但独道长的阳火,却始终不灭。

只要独道长阳火不灭,就还有救治的希望。

现在的我们,完全就是在和时间赛跑。

镇上的医院肯定是不行了,一般的跌打损伤可能还能医治。

像独道长这种刺伤,而且可能伤及内脏的这种,那肯定是治不了的。

所以老秦爷根本没打算回镇上,直接往市区医院狂飙。

速度很快,而且我们乘坐的又是灵车。

在外人眼里,我们这种拉死人的车子不吉利,就算在公路上,几乎都是敬而远之,几乎不会犯忌讳和我们抢道。

加上老秦爷开着双闪,不断打喇叭,本来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老秦爷只用了一个小时便到了。

此时的独道长脸色苍白到了极点,非常的难看,气若游丝,几乎可以说是命悬一线了。

我刚到医院门口,老风抱着独道长的便往医院里冲。

我也在前面招呼,让医生快点救治。

医院方面也很是给力,见我们这边是重症患者,也是飞快的出诊。

当然,这费用也不低。

可现在救人要紧,其它的都没多想。

医院给独道长又是打针,又是输血,还将独道长推入了手术室。

我们几人焦急的站在手术室外等,风雪寒双眼通红,不断往手术室内张望。

大约用了一个多小时,医生出来了。

见医生出来,我们直接就围了上去。

“医生,我师傅怎样?”老风最先开口。的

医生摘下口罩,出了口气儿:“家属放心,手术非常成功。钝器并没有伤及内脏,病人各项指标正逐渐恢复正常,病人求生意志也很强,照这情况,只需要在医院住观察一段时间,便可以出院了!”

听到一声说出这话,我们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儿。

总算是把独道长从鬼门关里给抢了回来,如今听到医生这话,悬在胸口的石头,也总算是落了下去。

因为独道长还有做一些检测,所以这会儿我们还是见不着他。

如今独道长已经“无碍”,师傅见我和风雪寒也折腾了一晚上了,便让我俩出去吃点东西。

风雪寒往手术室张望了几眼,这才跟我出了医院,在就近的一家小饭馆坐下吃饭。

这会儿已经是中午,吃饭的人挺多,大多都拼桌吃饭。

我和风雪寒见最里面的一张桌子只坐着一个女的,有两个空位,便直接走了过去。

那女的背影还挺好看,但也没太关注,随即坐下。

可是我二人刚一坐下,便听到一个惊疑的女声:“咦!是你!”

听到这个声音,我才仔细望去。

发现说话的是和我们同桌的女子,而且这女子还不是别人,正是十九线小演员吴惠惠。

见是吴惠惠,我也有些惊讶。

真别说,和这女的还真有缘。

小公园的事儿就不说了,开个同学会也能撞见她。

而且她当时还被张子涛给抓住了,要不是我提前发现,这吴惠惠可能已经成为了张子涛的血食了。

后来被带去了派出所,她提前被剧组的人领走了,便在没有见过。

没想到这些日子过去了,我们又在这市区医院外的小餐馆里相遇。

我愣了一下,随即开口道:“吴惠惠!”

吴惠惠也不是啥大明星,除了爱八卦关注小艺人的杨雪认识外,这里没人认识她。

旁人也没在意,吴惠惠却带着微笑:“是我,上次的事谢谢你了!”

我很清楚她说的是什么事儿,我轻轻一笑:“没啥,那是我应该做的!对了,你怎么在这儿啊?”

吴惠惠听我开口,也不迟疑,随即开口道:“最近接了一个戏,灵异的。”

说到这里,吴惠惠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随即又道:“我饰演的角色是护士,为了提前进入角色,所以就来医院了……”

对于拍戏,我也没研究,也不感兴趣。

只是“嗯嗯”了两声,不管拍什么,就算灵异那也是假的,和我们这种真刀真枪,水里去火里来的,那完全没得比。

吴惠惠说完,又对我问道:“你们怎么也在这儿?而且、你们身上怎么都有血?”

风雪寒没开口,我却苦笑道:“昨晚遇到点事儿,我一长辈受伤了,所以来了医院!”

吴惠惠清楚我是干嘛的,此时听我这么一说,不免想到那些东西,也露出一丝惊愕之色。

我也不多解释,毕竟这种事儿和一个普通人说完全没必要。

吴惠惠也很识趣,并没有多问。

只是在短暂的惊疑之后,忽然对我道:“丁凡,上两次的事儿,我还没好好谢谢你们。能不能交换一个电话?以后我请你们吃饭?”

迟疑了一下,还是伸手便掏出了一张我的名片,递给了吴惠惠:“这是我的名片……”

吴惠惠拿着名片,念了两句:“青石镇白事店……”

她说话的时候,我和风雪寒点了的盖饭上来了。

我是真饿得不行,这会儿也顾不上说话,张嘴便开始吃。

风雪寒和个木头似的,从始至终,除了点餐就没说过话。

随后,吴惠惠又和我们聊了几句,最后接了一个电话,说有急事离开。

结果饭都没吃完,便提前给我们道别了,临走的时候把我和风雪寒的饭钱也付了。

当时遇见吴惠惠,我和风雪寒都没在意。

可谁能想到,这吴惠惠就不是个省事儿的主。

就算她拍个灵异假电影,也真能拍出真鬼来。

填饱了肚子,给师傅和老秦爷带了餐,又去了一趟医院。

独道长已经被推了出来,现在正在重症监护室。

听师傅说,独道长刚才醒了。

还说,医生告诉他们,只要独道长伤口不感染,病情不恶化,几乎不会有大问题了。

听到这儿,老风才真正放心。

因为我俩奔波了一夜,真的累得不行,也该好好休息一下。

所以在确定独道长无碍之后,便离开了医院……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