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六十七章 化解

尸妹 夜无声 5452 2021-03-15 20:39

  感觉最有嫌疑的就是这个杨雪,我们打架的时候,她超淡定。

而且我们青石镇就那么点大,周围是些什么人,多多少少都照过面。

像杨雪这种级别的美女,以前根本没见过。

她肯定不是我们当地人,并且吃串儿的时候,就坐在我旁边,要不然这“灭魂咒”哪儿来的?

除了她,目前我真想不出这符咒的来路。

还有,如果是杨雪,为何她要将这符咒塞入我的兜儿里?她又有一个怎样的身份?

转念之间,我又疑惑了。

但也将今晚我和风雪寒去了老坟坡,对付完恶鬼的事儿,完整的给慕容言说了一遍。

慕容言微微点头,到也没说啥。

直到最后,我对着慕容言道:“这符咒,莫非是来至那女的?”

慕容言盯着我,有些埋怨:“哼,你问我,我问谁?我从乱葬岗回来的时候,你们已经在一起喝酒了。”

慕容言还是有些生气的样子,环抱双手,像个小媳妇。

我却是一脸尴尬,同时有些自责。

带着这道符咒,差点伤害了慕容言,真有些抱歉。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陷入了沉默之中。

大约过了一会儿,我本想找个话题打破沉默。

但不等我继续开口,慕容言却突然对我说道:“这那个女的可能也是个驱魔人,懂得趋吉避凶的法门。路过此地,却不偶然遇见了你和风雪寒。”

“你这些日子接连遇鬼,道行又浅薄,外加和我结了阴亲。身上难免沾染鬼气。”

“我猜测,她可能就是塞了一道符咒给你保平安!当然了,也不排除是针对我来的,毕竟我那么多仇家!”

慕容言淡淡开口,说到最后,竟有一丝虱子多了不怕咬的架势。

我却是愣了愣,我这鬼媳妇儿有很多仇家吗?

可转念一想,到也可能,脾气这么暴躁,就算做了鬼,恐怕也得罪了不少鬼!

心中暗道,应该如此,就没多问,免得这鬼娘们儿又撕我。

“好了!今晚就这样吧!我回乱葬岗了。”说着,慕容言便起了身。

我见慕容言起身,便开口道:“我送送你?”

可慕容言却瞪了我一眼:“就那么想我走吗?”

见慕容言变了脸色,我又急忙开口道:“那你留下吧!睡我屋……”

可我话还没说完,这慕容言又嘲讽了我一句:“想得美,死渣男!”

说完,一个转身,便往门口走去。

我那叫一个无语啊!真有一种想咳血的冲动。

我这鬼媳妇儿到底啥思想?啥逻辑,张口闭口骂我死渣男就算了。

让你睡我屋,你以为我还敢占你便宜啊?

就算你愿意,我自己都怕折寿。

可我哪儿知道,外表高傲刁蛮的慕容言,在转身的瞬间却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随即她往前走了两步,身子便已经消失不见。

当慕容言离开之后,本来关闭的电灯,又突然闪烁了两下,最后“咔嚓”一声再次亮了起来。

见到这儿,深吸了口气儿,总算是过了母暴龙慕容言这一关。

以前听人说,娶媳妇儿,一定要娶个温柔的,绝对不能娶刁蛮,而且实力比自己强的。

因为不讲理不说,打架你还打不过,那可就惨了。

可TM谁有我倒霉?活人媳妇儿没娶到,特么到是娶了一个鬼媳妇儿。

鬼媳妇不能碰,也不能摸也就算了。

可这鬼媳妇儿还特蛮横,道行又高。别说打了,恐怕十个我都打不赢慕容言。

坐在沙发上歇息了一会儿,最后叹了口气儿,然后便去洗了个澡,回房间睡觉去了。

等我睡醒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

师傅说,中午去镇上的酒楼吃饭。

顺便给老王头前辈和博道长践行,毕竟帮了我们一个大忙,要好好感谢。

这事儿自然,我到没怠慢。

穿好衣服后,我和师傅便先去了酒楼等,并点好了菜。

没过多久,老王头前别和独道长等人便过来了。

老王头前辈是个特别和善的人,也不讲究排场,我们镇上的菜色,他佬也不嫌弃。

吃饭的时候,还给我和风雪寒讲一些行当里的学问。

其中大都是我俩用得着的,毕竟人家这么大岁数,道行还那么高。

随便给我们指点两招,便受益无穷。

特别是我这种,刚刚开始入行的,听完后真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吃完,老秦爷想给老王头前辈包红包。

结果直接被老王头前辈严词拒绝,还说入了这行,就得对得起祖师爷,并不是为了钱财才帮我们。

还说以后有事儿,直接给他打电话就成,不用亲至去黄龙镇请他。

只要他身子骨能动,就肯定过来相助。

老秦爷一脸通红,到很不好意思。师傅和独道长等人也是一脸惭愧的样子。

吃过了中饭,大家送老王头前辈和博道长去了车站。

等送走老王头前辈后,我们并没有回去。

独道长漂泊了大半辈子,而且独道长现在也就剩下了老秦爷这么一个师兄。

如今他都老了,不想继续过着风餐露宿的日子。

便决定留在我们这儿,安度晚年。

同时也准备开个铺子糊口,做点中药堂生意养老,也不至于和我们的白事儿店相冲。

所以我们领着独道长去街上转悠,想租一间门店。

咱们镇上也不是啥闹市区,空铺子多的是,租金也便宜。

很快就敲定了一间铺子,距离我们的白事儿店就二百米左右。

老秦爷嘴上虽然对独道长很有意见,实则对这事儿挺上心。

接下来半个月,大家都在忙活这事儿。

又是帮独道长办证,又是迁户口,装修啥的,买货物装备啥的。

但独道长的中医资质却是过硬,把得一手好脉,一切都顺顺利利的,没有啥阻隔。

至于杨雪的事儿,我也就没找着时间和机会和风雪寒说。

但这事儿至那天之后,也没出现啥异常,所以渐渐也给忘了。

而且这半个月来,咱们也没遇到啥麻烦。

就如同老王头前辈说的一般,那什么鬼天师、恶鬼、尸猫,也没来找我们麻烦。

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就和以往一般。

不过在独道长的中药堂即将开业的前两天,却出现了一个插曲。

师傅对我说,慕容言香炉里的香灰满。

让我给晚上北头山的灶神庙,换一盒香灰。

我就奇了怪,这香灰满了就满了呗,咋还需要去换?

而且还要跑一个山头那么远,并且是用香炉里的灰去换,而不是直接去拿。

我也就问了师傅一句:“师傅,为何要跑那么远去换啊?这还有讲究吗?”

结果师傅却冷声声的说了一句:“你和她阴阳两隔,而且她的阴气远远强盛过你,你不想早死,就听我的。”

听完,我却瞪大了双眼,一脸懵圈的样子。

“所以,要是不用神侃灰压一压。不然你的阳气只会越来越少,身体也会变得越来越虚。”

听到这儿,我整个人都是一惊,难怪阴婚是禁忌,看来里面还有颇多忌讳。

但师傅还没说完,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开口道:“这里面不仅有讲究,而且其中忌讳甚多,香炉里的灰,一捻土都不能洒出来!”

“等换好了香灰,记得从后门离开,万万不可走前门。如若不然,必有厄运缠身……”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