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一百六十四章 恶疾

尸妹 夜无声 4636 2021-03-15 20:39

  一些重疾患者,或者一些肠胃出血的患者,咳血吐血啥的,都比较常见。

可是这种从嘴巴里吐出一口虫子的,那还真是没见过。

而且这虫子还不是蛔虫和一般的寄生虫,而是一些莫名的红色虫子。

粗大异常,每一条都如同茅厕里的肥蛆。

那场面,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要不是我们干这行,见过不少腐烂恶心的尸体,恐怕也得跟着吐。

我一脸凝重,惊愕的望着地上的红色虫子。

“这、这是什么?”我惊疑的开口道。

老风也和我一般,露出凝重之色,显然也不清楚这是啥虫子。

为何这老妪,会吐虫子出来。

至于那中年人,显得更加惊恐了:“妈、妈,你别吓我,别吓我……”

说话的同时,直接就用自己的衣袖去擦拭老妪嘴角便的污血。

独道长已经拿出了药箱,并在这个时候探了探老妪的脉门。

“医生、医生我妈怎么样了?”中年男子很是慌张。

老妪也在不断的咳嗽,发出“咳咳咳”的声音,显得很是难受的模样。

独道长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拿出银针,让我和老风将老妪按好,他用银针在老妪身体上刺了好几下。

当最后一下之后,老妪直接就晕死了过去。

“妈!妈……”中年男子见老妪突然晕死,惶恐无比。

独道长却制止道:“别着急,你老母只是晕睡了过去。暂时不会有事儿,你给我说说,你老母为何变成这个样子了?”

中年男子听到这话,也不由的长出了口气儿。

这会儿听独道长询问,也老老实实的,将他母亲身上发发生的事儿给我们说了一遍。

中年男子说,家里就他和母亲二人相依为命。

下午他从地里回来,便见到他妈晕倒在了屋子里。

当时中年男子就慌了,掐了老妪的人中。

人不一会儿就醒了,可是醒来后的老妪,却已经没神智。

而且还干呕不断,最后“噗呲”一声,直接喷出一口黑色污血,血迹之中,还有红色的虫子在蠕动。

中年男子吓坏了,就背着自己的老母,直接就来到镇上就医。

直到我们刚才见到的这一幕,在这期间,他母亲几乎没有神智,也是时不时的吐出黑血和虫子。

对于事情的起因,中年男子也不清楚。

我站在旁边听得迷糊,感觉这是不是食物中毒?或者吃了什么不干净的寄生虫?

便对着中年男子道:“大哥,老太太有没有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之前有没有异样?”

中年男子却是一脸苦涩:“没啊!我妈中午还好好的,而且我和妈妈吃的东西都一样,为何我没事儿?”

这可就不好推测了,而且在我看来,独道长就算医术再高。

但想要治疗这种病,几乎不太可能。

因为这根本不知道原因,无从诊断,所以也无法对症下药。

而且这老太太病况紧急,如果无法短时间查到原因,必然会死在这里。

因此,我认为现在最好的办法,是将这老太太送到市区大医院去。

去那里验血,然后做个X光啥的,应该很快就能诊断出病情和原因。

如果这老太太真死在百草堂,这种小药铺,根本就付不起责任。

这不仅对百草堂的声誉不仅不好,而且还可能耽搁老太太病情。

不是我不相信独道长,而是那个时候,我根本就不认为,中医可以医治这种突发疾病。

我沉默了一下,见独道长也不开口说话,而是拿着银针在那儿刺虫子。

便对着旁边的风雪寒开口道:“老风,这老太太病情紧急,要不要我去叫辆车!”

风雪寒听到我这话,也是微微点头。

这啥也不清楚,上来就吐虫子,这病怎么治?

老风也露出一丝凝重:“嗯!我给师傅说一声,你帮忙叫车。”

风雪寒声音很小,就我二人可以听见。

这样做,一是对病人负责,二是为百草堂的名声着想。

结果不等风雪寒上前开口,独道长却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开口道:“这病真要是送去医院了,那可就真的救不了老太了!”

一听这话,我和风雪寒都愣了一下。

没想到独道长听见了我二人的谈话,可是独道长这话啥意思?难道他已经有救治之法了?

不验血、不打针、不拍片,真有可能治疗这种恶疾?

“独前辈,你有办法治疗这病了?”我惊疑的开口道。

独道长却是重重一点头:“如果我都治不了,这天下真就没几个人能治!”

独道长说得那叫一个底气,非常有气势,很有把握的样子。

而且说完这么一句之后,还扭头对着风雪寒道:“小风,去把我里屋的医疗险拿出来!”

风雪寒愣了少许,随即“嗯”了一声,便直接去了里屋。

中年男子听独道长有把握治疗她母亲,也显得很是兴奋。

短暂的震惊之后,却有些半信半疑。

但没说话,而是站在一旁。

不一会儿,风雪寒拿出了一药箱。

这药箱明显比外面这药箱更加精美,而且还扣着一铜锁。

独道长打开药箱,将里面的工具一一摊开。

这里面除了一些瓶瓶罐罐的特质丹药外,还有一些外伤手术刀具、银针等等。

独道长首先在那老妪嘴里喂了一颗药丸,然后点燃一盏酒精灯,取出银针消毒,最后撩起老妪腹部的上衣,便开始下针。

独道长手法迅速,而且下针稳准。

不过五分钟,独道长竟在这老妪身上下了三十多针,可见手法之快。

看着老妪肚子上全是银针,心里直打鼓。

这医好了还好,如果人死在了百草堂。

到时候家属闹起来,那事儿可就大了。

轻则吊销行医执照,重则罚款坐牢都是有可能的。

我和风雪寒都忧心忡忡的,心里捏了一把汗。

不过到了最后,我们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随着独道长不断施针,我们发现这老妪的气息竟然在逐渐的平稳,脸色也都恢复了少许。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独道长收针,大拇指最后往老妪头上的天池穴一按。

本来昏睡过去的老妪,竟在这个时候苏醒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