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五百四十章 养虫的万薇

尸妹 夜无声 5108 2021-03-15 20:39

  黑莲我是没听过,但这黑莲图案却是尸妹给我的。

我迟疑了一下,然后对着那年轻女子开口道:“这是一位友人给我的,她让我带着这东西,来你们这儿拿食阴蛊!”

“友人?你友人是谁?”年轻女子继续追问。

可接下来,我就没有必要回答她了。

只是平静的开口道:“这个问题,我就没必要回答你了。你只需要给食阴蛊给我就可以了!”

很显然,这个图案代表了什么。

好似有这图案在,对方就没有不给我食阴蛊的理由。

年轻女子瞪了我一眼,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好!但食阴蛊至阴至寒至煞,被存放在特殊的容器内。我没有能力打开,只有等我师傅回来后,才能给你们!”

“美女,那你能不能给你师傅打个电话。我们真的非常需要食阴蛊,等着救人!”我急忙开口。

可年轻女子却摇头道:“我师傅没带手机,打了也没用。要么你们在这里等,要么改日在来!”

听到这里,我和老风也显得很是无奈。

事到如今,也没有了其它的办法,只能在这里等了。

那年轻女子见我们打算留下,便示意我们随便坐,然后便去了里屋。

见她要离开,我又对着她问了一句:“那个美女,请问你怎么称呼?”

年轻女子也没回头,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声:“万薇。”

说完,便直接走进了屋。

这个叫做万薇的年轻女子,虽然非常冷淡,感觉不易相处。

但现在也没辙,只能继续等。

只希望香烛张能早点回来,这样我们也好早点带食阴蛊回去。

为了让师傅那边知道我们这边的情况,我给师傅打了个电话,告知师傅。

师傅说独道长那边,他稳得住,让我和老风务必带回食阴蛊。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和老风等了三个多小时,百无聊赖,坐立不安。

我见万薇进里屋后,这么久都没出来过,便来到里屋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

结果这一看,我惊呆了。

在里屋昏暗的灯光下,那万薇竟然在玩儿蛇。

一条拇指粗细的金蛇,这会儿正探长了脑袋,对着年轻女子吐着蛇信。

而万薇,却一改之前那冰冷的样子,面带笑容,显得非常高兴的样子。

除此之外,我甚至还发现,在万薇的领口,竟然还爬动这一条大蜈蚣。

那蜈蚣足足有三十来厘米,密密麻麻的全是脚,看着都恐怖。

可是万薇好似非常喜欢这些东西,不断的把玩着它们,发出“呵呵呵”很清灵的笑声。

我瞪大了双眼,只感觉渗得慌。

尼玛,万薇这口味也太重了吧?玩儿蛇玩儿蜈蚣。

就在我惊讶无比的时候,那万薇忽然对着那金蛇道:“什么小金?你说有人在偷看我们?”

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不免“咯噔”一声,尼玛这蛇还成了气候不成?

还是说万薇竟然精通兽语,能和野兽对话?

不等我这边有所反应,万薇已经扭过头来。

她这一扭头,她手中的蛇和她胸前的大蜈蚣,竟然全都抬起了头,就这么死死的盯着我。

万薇更是沉下了脸,对我不屑的骂了一句:“偷窥狂!”

偷窥狂?我整张脸都抽搐了两下。

但我还是对着里屋的万薇开口道:“不好意思。你看,你又不关门,无心无心……”

万薇却是冷哼一声,直接开口道:“小蛛,关门!”

话音刚落,在我面前忽然垂吊下一物。

打眼一看,卧槽,竟然是一只巨大的蜘蛛。

那蜘蛛足足有拳头般大小,一身绒毛,八只闪耀着光的蜘蛛眼,看得人心里发凉。

不等我有动作,那大蜘蛛猛的一弹,对准了我的面门就扑了上来。

见到这儿,我吓得是急忙后退,避开那大蜘蛛。

要是被那大蜘蛛咬上一口,真不知道后果是怎么样的。

我这边刚往后跳出一步,老风便被吸引了。

等他见到那大蜘蛛后,也不免倒抽一口凉气。

尼玛,拳头那么大的蜘蛛,动物世界里都没怎么见过。

不过这大蜘蛛并没有伤害我的意思,在我往后倒退之后,那大蜘蛛已经落地,猛的一收那白色的蛛丝,房门“哐当”一声就关了过去。

见到这儿,心头骇然无比,这尼玛不仅蛇成了精,这蜘蛛也成气候了吗?

以前还真小看了这个香烛张,他的徒弟竟然养了这么些毒物。

而且好似还能操控它们,实在是厉害非凡。

“老丁,怎么回事?怎么还有大蜘蛛?”老风跑了过来,一脸惊讶道。

我却是一脸苦笑:“岂止大蜘蛛,还有蛇和蜈蚣……”

“哦?那个万薇还养虫?”

我点了点头,看来十有八九没错。

而且食阴蛊,说白了也是一种虫。

只是这种虫很厉害,所以把“虫”字换成了“蛊”字。

如此看来,这个香烛张并非表面上一般,是个批发白事货物的小贩,他肯定还有着另外一种身份。

而养虫,在我们认知当中,最厉害的就是苗疆蛊师。

难道说,这个香烛张的真正身份,是苗疆蛊师不成?

我心里这般想着,但目前无法得到答案。

当然了,我们最为担心的,还是这家伙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什么时候能得到食阴蛊。

接下来,我和老风左等右等,眼见都晚上九点了,这个香烛张还没回来。

而这个时候,一个送外卖的却进了店,问我和老风谁点的外面。

我和老风急着食阴蛊的事儿,哪儿点什么外面。

但不等我们开口,里屋的房门忽然开了,然后便见到万薇冲里面走了出来:“我点的,放桌上就成。”

外卖小哥很有礼貌的“嗯”了一声,放好外卖就走了。

万薇走了过来,打开外卖,也没看我和老风,嘴里淡淡的说了一句:“手滑,多点了两份,我吃不完。偷窥狂,你们帮着吃吧!”

说完,万薇便把盒饭递了过来。

见到这儿,我和老风对视了一眼。

感觉这个外表冷漠的万薇,好似也没那么冷,心肠还不错。

见我们等了这么久,还给我俩点了一份饭,只是这嘴有些毒。

肚子的确有些饿,也不磨叽,对着万薇道:“谢谢,那我俩就不客气了!”

老风也说了一声“谢谢”,随即我二人便拿起盒饭,便要开吃。

可就在此时,一个人影却跌跌撞撞的从屋外进了屋。

这人刚一进屋,便吸引了我们目光。

一看之下,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等待许久的香烛张。

可香烛张的出现,并没有让我们兴奋,而是让我们露出一脸的震惊。

因为香烛张刚一进屋,便“噗呲”一声,吐口一口鲜血,好似受了伤,站都站不稳。

不仅如此,他更是在这个时候用着急促且沙哑的声音开口道:“薇、薇儿,快、快走……”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