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六百三十一章 极速变异

尸妹 夜无声 4895 2021-03-15 20:39

  突然出现的变故,让我一时间还有些懵。

可是当我睁眼看到眼前的一幕之后,整个人都凉了半截。

因为我忽然发现,我师傅的身体。

这个时候在剧烈的颤抖,并抽搐。

不仅如此,他的身体内还在发生着变异。

阵阵妖能气息,从他的身体之内释放而出。

师傅之前本来就中过一次妖能,现在算是第二次了。

所以妖能进化的速度更快,我可以肉眼看到。

师傅的皮肤上,正在不断冒出一根根粗壮的兽毛。

而且,我师傅的脸,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扭曲。

可以看到,我师傅不断发出阵阵撕裂般的疼苦声,而他的牙齿,正在不断暴涨。

特别是犬牙,正在不断变得锋利。

师傅瞪大了血红的眼睛,忍受着妖变给他带来的疼苦。

他狠狠的抓着我的手,甚至指甲都陷入了我的皮肉之中。

“小、小凡,快、快杀了我。好、好疼苦,好、好难受!啊!”师傅一字一字的说着,显得极其难受。

此时此刻,我才回过神来。

急忙将师傅给按住:“不,师傅坚持着。我现在给你送真元,抵制妖能!而且我们还有食阴蛊,能拔毒。”

说完,我猛的一掌拍出。

运转自身道气,将真元不断灌入师傅身体之内,抵挡那狂暴的妖能气息。

可是最后我发现,我那点真元,就好似泥牛入海。

进入师傅的身体之后,根本掀不起一点浪花,然后便被那些妖能之气给吞噬掉了。

可是我没有放弃,我一脸凝重,疯狂的运转道气,不断往师傅的体内灌。

我只有这么一个师傅,我只有这么一个亲人。

当初要不是师傅,我早就死在路边,早就被冻死。

是师傅将我抱起,并将我养大。

供我上学,传授我道法,带我走上了驱魔人一路。

与其说是我师傅,不如说师傅就是我的爹妈,就是我的爷爷。

我们没有血亲,但胜似血亲。

我不能没有师傅,我不能让师傅被那些可恶的妖能占据,让他变成一个怪物。

我红着眼,嘴里不断喃喃自语:“不、不,不会的。师傅你不会有事儿的,你坚持住。你一定不会有事儿的人……”

但师傅的情况根本就没有好转,身体依旧在不断妖变,而且双手,已经变异了百分之四十。

手指也逐渐化作一只爪子,那些出现的兽毛之上,还有一些斑纹。

那一个个的斑纹显示,师傅这一次中的妖能是“豹”。

如果持续下去,师傅将会变成一只不人不豹的怪物。

我很是着急,身子也不自觉的在抖。

而师傅还有理智,刻意的没在用手来抓我。

因为他现在的手抓,只要抓住我的手,必然是皮开肉绽。

师傅喘着气,忍受着疼苦,再次瞪着我道:“小、小凡,没用了。我、我这次和老独,老独中的妖、妖能不同。拔、拔不掉。

而且,我、我身受重伤。已经无法、无法运转丹气抵挡妖能。

我、我终将变成怪物,失去理智。杀,快杀我……”

“不,不会的。我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你一定会没事儿的!”

“小凡,你清醒点。师傅、师傅没,没救了。啊!!!”

师傅再次发出一声撕裂般的惨叫浑身猛的一颤,师傅的脸忽然之间变异。

随之,那人脸出现褶皱,斑纹的毛发出现。

师傅的脸,在这个时候已经变成了一颗完整度高达百分之七十的豹头。

“师傅……”

我激动大吼,不知不觉。

我全身已经被汗水打湿,而且我发现自己真元竟然供给不上了。

我不停的催动,想要灌入更多真元,抵挡那些妖能。

可结果呢?不仅没任何用处,反而自己的真元灌入,还在直线下降。

整个人变得气喘吁吁,真元是一个人的本源之气,也可以被叫做本源之力。

因为我几乎透支且不要命的消耗,我的脸色也在这会儿变得很差,呼吸都跟着急促了起来。

这一刻,师傅的瞳孔已经开始变成兽瞳。

就如同野兽一般,他全身力量正在直线增加,我快压不住了。

而师傅,却凭借最后的理智对我吼道:“快啊!杀、杀了我。”

“不、不、不可以!我不能了杀了你师傅!”

说到这一句,我只感觉莫名的哽咽。

可就在此时,师傅的瞳孔猛的一缩。

刹那之间,双眼彻底变成了兽瞳。

也就在变成兽瞳的刹那,师傅好似失去了最后一丝理智。

他忽然爆吼一声“嗷”,好山中老豹咆哮,那声音直接响彻整个医院。

我想要控制师傅,将其死死按在床位之上。

然后想办法将师傅带回青石镇,在利用食阴蛊给他拔毒,就算这次妖能厉害,但食阴蛊多少能拔除一些吧?

我正规划着,想着接下来的处理办法。

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紧闭的大门,却忽然被人从外面踹开。

然后,便听到一个愤怒的女声响起:“32床,瞎叫唤什么。还让不让其他病人休息了?不知道医院禁止喧哗……”

同时,胖护士忽然走了进来。

可是当她进屋之后,看见了眼前这一幕。

看到了一个躺在床上的人形豹子后,这段话最后的那个“吗”字都没来得及说出口。

脸色瞬间大变,整个当场便被吓“啊”的一声尖叫起来。

那声音之大,比师傅之前的咆哮声还大。

而那胖护士,直接就楞在了原地,被吓得双腿发软,根本没办法移动。

因为那胖护士的突然出现,加上这一声尖叫,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结果师傅正巧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发力,猛的一掀。

我整个人“砰”的一声便被掀翻在地。

然后便见到师傅直接从床上窜起,穿这个病人服,屁股上还拖着一条长尾巴。

如同野兽一般,对着病房的窗户口直接就冲了过去。

见到这儿,我一脸惊色。

本想要拦截,可根本做不到。

等我站起身后,师傅已经窜到了窗户口,嘴里“嗷”的一声,直接就跳了下去。

“师傅!”

我跟着一声大喊,直接就追了上去。

来到窗户口,却发现已经师傅已经跳到了一楼底,这会儿正迅速的往一方方向奔逃而去……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