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三百零四章 第三只妖精

尸妹 夜无声 5073 2021-03-15 20:39

  就在芭蕉精的残身化作一阵绿雾消失的瞬间,一道绿芒冲天而起,然后迅速射入了林中深处。

我清楚,这到绿光是芭蕉精的本源。

而那只芭蕉精也并没有死,只是显化的妖身被斩杀,受到了严重的重创。

想要彻底铲除对方,还得毁了其根茎。

不然来年芭蕉树再次长出芭蕉花,又会出现一只芭蕉精来。

记住绿芒消失的方向,一会儿好追踪过去斩草除根。

但现在我最关心的,还是老风。

他刚才和芭蕉精死磕,最后更是被芭蕉精一把掀翻,飞出数米之远,显然受创严重。

我急忙转身,跑向了老风,查看其伤势。

“老风,怎么样?”我一边跑,一边开口。

老风脸色有些苍白,带着些许擦伤,被杨雪扶着。

只是他的左臂,好似塌陷了一般,无力的垂吊着,已然失去了控制能力。

老风的表情,更是显得非常难受,不断喘着粗气……

他盯着我,嘴里有些疼苦的开口道:“左臂、左臂脱臼了,不能动!”

我迅速上前,和杨雪一起检查了一下老风情况。

发现除了肩膀上的抓痕外,他的左臂的确是脱臼无疑,并没断掉。

但是他好似吸入了些许妖力,加上道气使用过度,一时间有些精神衰弱。

“你忍一忍!我给你掰回去。”说着,我便准备动手。

杨雪更是拿了一块枯不头给老风咬上,避免一会儿疼痛咬了舌头,同时将他扶好。

我见老风准备好,晃动几下手臂之后,猛的一用力,只听“咔咔”两声,直接将老风脱臼的手臂给接了回去。

老风则被疼得直冒冷汗,枯木之上都被咬出了两排深深的牙印。

但老风很爷们,硬是没大叫出声。

“老风,你活动活动!”

老风疼得有些发抖,但还是微微点头,微微的控制手臂,活动了几下。

虽然肩膀带着浮肿,还需要休养康复。但目前看来,已经恢复活动能力。

“我没事儿了,你两、你两还是快去帮帮我师傅和丁前辈他们吧!别在耽搁了,我死不了。”老风一脸郑重,说着再次捡起御前宝刀,同时还推了我一把。

如今三只芭蕉精,已经彻底除掉一只,一只被严重重创失去战斗能力,只等拔掉其根。

现在,就还剩下眼前这最后一只了。

而这一只,也是三只里最强的,已经杀死宿主的那只芭蕉精。

师傅他们三人,和这妖怪大战这么久,还不分高下,可见其实力。

我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要是这只妖怪不除,我们也难有安宁,甚至有生命危险。

我看着气喘吁吁,起身都有些困难的老风,直接开口道:“好!你先休息休息!”

说完,我望向杨雪:“杨雪,我们走!”

说完,我举起桃木剑直接往师傅他们那边冲了过去。

杨雪对着老风点了点头,也迅速的跟了上来。

老风则摇摇晃晃的,也想过来帮忙。

但因为刚才和那只芭蕉精对抗得太厉害,加上那阴阳宝镜消耗了他太多的道气,以及吸入妖力等种种因素在一起。

结果他没走几步,便“噗通”一声摔地上,晕死了过去。

师傅和独道长这边,也打得十分胶着。

即使师傅和独道长更是使出了看家本领,依旧无法镇压这妖怪。

我和杨雪迅速来到战圈,看准机会直接杀了进去。

我二人的道行虽然不高,但好歹也都达到了道士中期以及巅峰的道行。

如果单打独斗,三个我们都不是这只芭蕉精的对手。

可现在的情况不同,有师傅他们主攻,我们迂回偷袭,同时分担一些压力还是可以的。

本来场面很是胶着,打得不分上下。

可我和杨雪突然加入后,情况开始发生了改变。

这妖精需要分出一些精力来提防我和杨雪,所以渐渐的开始落入了下风。

开始这妖精还想着我和杨雪弱,各个击破,先杀了我两俩。

但我俩也不傻,这妖怪一上前我们就后退,师傅等人便会上前抵挡。

这让芭蕉精毫无办法,发出“嗷嗷嗷”的愤怒嘶吼。

现在的她,打也打不过,退也无路可退,只能咬牙和我们死磕。

但照着这个状态下去,这芭蕉精被斩杀不过时间上的问题。

大战大约持续了十多分钟的样子,杨雪突然抓住机会,看准了这芭蕉精突然起了一道符咒。

杨雪最厉害的就是御符术,此时符咒刚一出手,便已经结出了一道单手剑指。

嘴里更是一声娇喝:“急急如律令,敕!”

咒令一出,那符咒黄光一闪,“嗖”的一声便射向了芭蕉精的后背。

这只芭蕉精实力最强,此时也察觉到了危险,转身就是一口绿气,想要吹走符咒。

奈何这符咒好似一道飞镖,直接穿破这绿色雾气,直指芭蕉精。

这芭蕉精脸色惶恐,猛的挥出利爪,想要撕裂符咒。

可她的手刚接触到符咒,杨雪嘴里便又是一声道喝:“破!”

“轰”的一声爆响,符咒炸裂。

符咒之力瞬间席卷芭蕉精,她挥出的利爪,更是被炸出了数道口子,鲜血淋漓。

见到这里,我飞身而上,还没等那妖怪回过神来,一剑刺去。

虽然我尽可能做到完美,但这妖怪的速度还是太快。就在即将刺中她的瞬间,被她躲了过去。

桃木剑擦着她的脖颈,划出了一道痕迹。

这一击没能将其击杀,很是可惜,但我还有一招后手。

就在我与芭蕉精擦身而过的瞬间,左手反手一拍,一道破煞符“啪”的一声就拍在了对方的腰上。

师傅眼尖,也看见了这一幕。

加上我使的符咒术,都是师傅说传,他见我拍出一道破煞符在芭蕉精的腰上,心中大喜。

他们打了这么半天,都没找到机会近身施符。

结果没想到我和杨雪刚加入战斗才十几分钟,便已经纷纷得手。

师傅没有过多考虑,便抢在我之前,迅速结出一道破煞符的手印最后化作剑指,嘴里沉声念道:“急急如律令,破!”

咒令一出,白光一闪。

只听“轰”的一声,破煞符瞬间炸开。

芭蕉精更是“啊”的一声惨叫,强大的符咒之力当场将芭蕉精炸翻在地。

师傅的道行可比我和杨雪都高,他施展出破煞符,威力自然比我施展出的大上很多。

这一符咒下去,威力足足是我施展破煞符的二倍不止。

强大的符咒之力,直接在芭蕉精的腰上炸出了一个窟窿,鲜血直流,整个身体颤抖不已。

另外一边的独道长和老秦爷都是行内老鸟,这等好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纷纷出手,还没等那芭蕉精起身,已经飞剑落下。

一剑刺入芭蕉精的胸膛,一剑刺入芭蕉精的脑门。

那芭蕉精身体一颤,都没叫出声,妖身便化作了一团绿雾,消散一空……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