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四十五章 大红包

尸妹 夜无声 4536 2021-03-15 20:39

  那声“谢谢”很是轻柔,但我可以确定,说话的肯定是文小姐。

如今文小姐尸骨已经入土为安,害她的主谋,昨晚也被文小姐惩罚,生死不知。

因此,尘世的所有过往,今后就将与文小姐无关。

文小姐也可以就此离开人世,前往幽冥地府,转世投胎。

虽然没有看见文小姐,可听到这声“谢谢”的时候,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暖暖的。

很高兴,因为我们拯救了一只化煞的女鬼。

如果没有我们,文小姐可能已经彻彻底底的变成了恶鬼的鬼奴,成为一只只听命令的傀儡厉鬼。

我看了几眼文小姐的墓碑,也没说话。

只是文先生夫妇的表情有些凝重,文太太忍不住的再次掉泪。

随后,我们又在这里停留了半个小时左右,然后便和文先生夫妇离开了这里。

在出了陵园之后,文先生给我们每个人都包了一个信封,里面是我们的报酬。

他给了我们酬金,一阵感谢之后,便乘车离开了这里。

见文先生离开,我有些兴奋的打开了信封。

发现这信封里,有两千块钱。

这可不是小数目,一般来说,一趟白事儿,也就八百至一千五之间。

如果遇到大方一点的,也才不过二千来块钱。

可是这个文先生,就单单给我包的红包就两千,还不算师傅、独道长以及风雪寒的。

这会儿收了钱,我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

而师傅和独道长,也查看了一下自己的酬金,都是一万五。

我和风雪寒作为徒弟,也就只给了两千。

换句话说,这场三天的水路道场,文先生直接就给了我们三万四的酬劳,还包吃包住,可谓出手非常阔绰的地主老财。

当然,这点钱与之前文先生请求我给他们开眼,让他们见女儿时给出的价码,那完全是天壤之别。

可我这个人不贪心,这二千块挣得踏实。

犯禁忌的事儿,给再多的钱,我也不干,我也不敢干!

收好第一笔外出业务的酬金后,我直接对着师傅和独道长:“师傅、独道长,文小姐已经入土为安了,我们现实是不是就赶往老坟坡?”

可师傅却摆了摆手:“这会儿还早,这么早去,也不见得有收获。再说,你秦爷来没到呢!”

“嗯,我们还是先找个地儿落脚,吃点东西再说!”独道长也附喝到。

两个老家伙都开口了,我自然也不好继续说什么。

因为这地儿是陵园,周围除了买香烛纸钱的,也没饭店。

便搭了一辆黑面包去了城口,准备在哪儿歇歇脚,吃点东西,晚上也好顺路去老坟坡。

等我们下车之后,发现老秦爷早已经到了。

知道我们没吃东西,已经在饭馆里点了菜。

刚进饭店,老秦爷便发现了我们:“这边儿,这边儿坐!”

众人打量了老秦爷一眼,直接就围了过去。

刚一坐下,老秦爷便急忙开口道:“到底出了啥事儿,这么匆忙的把我给叫过来!”

老秦爷皱着眉,独道长听完直接回答道:“师兄,这附近出了只恶鬼,以及一妖道。”

“你们不就去做个白事儿到场,怎么惹上这事儿了?说仔细点……”老秦爷继续开口。

因为今早师傅给老秦爷打电话的时候也没说清楚,只是说我们这边遇到了麻烦,需要他帮忙。

所以老秦爷此时才一脸蒙圈,啥也不明白。

独道长和师傅也不迟疑,开始低声给老秦爷讲起了这几天的遭遇。

我和风雪寒一言不发,早就饿坏了,早饭和中饭都没吃。

这会儿只顾着大口大口的吃东西,等三人快聊完的时候,我二人都快吃饱了。

此刻老秦爷眉头一挑,当场就大骂了一声:“他妈的,我们这地儿界还有这种妖人存在。没说的,都吃饱了,晚上咱们一起去给收拾了!”

老秦爷虽然是个烧尸匠,但身上带着痞气。

说话做事,都感觉像是个老流氓。

等吃完了饭,已经下午一点多了。

而老坟坡距离我们这儿并不算太远,而且此时烈日炎炎,就算去了,也未必可以找到那恶鬼。

所以去附近开了一间钟点房睡觉,打算太阳下山前,在动身赶路。

这几天休息得都不怎么样,特别是昨晚。

所以刚进宾馆,便开始睡。

可是等我睡到一半的时候,我被一阵阵牙齿打颤的声音吵醒。

刚开始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后来才发现,那声音是旁边床上的风雪寒发出来的。

挺意外,没想到风雪寒这小子竟然睡觉磨牙,而且声音还挺大。

便揉了揉眼睛,往旁边床铺上的风雪寒看了一眼。

可是这一看,我却发现风雪寒那是在磨牙?分明就是在“抽风”。

那场景就和得了羊癫疯似的,不仅全身颤抖,嘴里更是发出“咯咯咯”磨牙的声音,甚至还翻白眼,吐白色的泡沫。

忽然见到真一幕,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整个人“噌”的一声就从床上弹了起来,一脸惊慌得对着风雪寒喊道:“风雪寒、老风你怎么了……”

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间有些慌,就准备去叫独道长和拨打120。

可此时,发现风雪寒却努力的瞪着我,嘴里颤抖着发出一个不算清楚的词儿:“药、药,包、包里……”

说完,他嘴里又发出“咯咯咯”牙齿打颤的声音。

虽然不清晰,但我听明白了。

风雪寒的意思是让我给他拿药,药就在包里。

我哪敢怠慢?急忙跑到风雪寒的包前,然后开始翻找。

最后在最内侧的口袋里,找到一黑一白两瓶药,上面也没个说明书。

我也不知道是那瓶,拿着药就冲到了风雪寒面前:“那瓶啊?”

风雪寒颤抖得越来越凶,双眼翻白,嘴里好不容易的吐几个字儿:“白、白色,一、一粒……”

我看风雪寒这样子,生怕他突然猝死。

连忙打开白色药瓶,将一粒白色颗粒的药丸拿了出来,然后硬是塞入了风雪寒的嘴巴里。

我是真没想到,风雪寒这么一个又帅又高冷的家伙,竟然还有顽疾在身……

可是我那会儿那知道,我认为的顽疾,那根本就不是病。

而是风雪寒的一个,不能说出口的大秘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