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四百六十四章 吓呆了

尸妹 夜无声 4763 2021-03-15 20:39

  日月神教众妖徒被吓傻了,他们见证了超凡实力,见证了目前他们无法企及和想象的道行。

抬手之间,便镇杀十多人。

每个人都有一种错觉,这是不是真的。

不过等他们转醒后,所有人都是一个冷颤。

这还怎么打?当场镇杀十多人,就抬个手而已,这要是真动起手来,这还打个毛啊?

一个个心生恐惧,一时间竟不敢上前,甚至下意识的开始后退。

“这、这……”

“好、好强……”

“……”

全都瞪大了眼睛,满脸惊恐的望着现在的我。

很不可思议,这才前后反差太大。

刚才我们还被蹂躏,可这会儿却强大到变态。

此时,没人再敢上前,毕竟这差距太大了,完全没有任何赢的可能。

再继续往前,那就真的是送死了。

除了狐母显威,吓傻众多日月教妖妖徒外。

最最让我意外的,还是下一幕。

本来我已经放弃了黑印的催动,却不知道怎么的,这个时候却自动运转,自己化作了阴阳鱼。

并在同时间,爆发出了阵阵阴气。

且在阴气出现的瞬间,一道白色虚影迅速凝实出现,浩瀚强大的阴寒之力也开始在四周激荡。

那些邪教妖徒感觉到这儿,又是一阵惶恐,不免左右打量。

“好、好冷!”

“怎么、怎么会事儿,要下雪了吗?”

“……”

我看在眼里,也显得极其惊讶。

这架势,这气息。

这、这是,这是慕容言来了。

我明明已经放弃了黑印召唤才对,可慕容言怎么还是来了?

我心中惊讶,而虚影已经彻底凝实。

慕容言是她,她依旧那么美丽,飘逸若仙,倾国倾城,看了让人为之倾倒。

我本能的喊了一声慕容言,却发现身体正不受我控制,根本发不出声音。

慕容言降临之后,看了我一眼,又望向我气喘吁吁的师傅:“师傅,是这些杂碎伤你的吗?”

师傅认得慕容言,微微的点头。

结果师傅这一点头,慕容言无名火气,猛的一扭头。

刹那之间,一阵阴寒狂风骤起,吹起慕容言一头黑发,四周枯叶乱飞。

顿时,剩余的十人左右,当场被定住身形,难以动弹分毫。

不仅如此,慕容言也在刹那之间出手。

狂暴的阴寒之力激荡开来,好似水波涟漪,剩余的十人忽然肚腹一疼,直接口吐鲜血,纷纷倒地,抽搐了两下,便没了动静。

因为有狐母和慕容言出现,眼前的危机被瞬间摆平。

这就是实力,这就是强绝的道行。

而狐母也在此时对我说了一句:“金童,言儿来了。本座就回去了,免得耗你太多真元。”

听狐母开口,我很是恭敬的回了一句:“恭送圣母!”

我说话的同时,狐母又对着慕容言和我师傅道:“丁道长,言儿。事情已了,本座就先行告退!”

师傅对着狐母揖了揖手,慕容言则对着狐母说道:“狐仙子,你回去稍等。我不时便回来!”

狐母听慕容言开口,微微点头,随后我只感觉一股气力从身体中消失。

紧接着,我便感觉全身出现一股无力感,好似体内被抽空,就要倒地。

这是狐母上身后的后遗症,但因为这次上身时间并不久,所以后遗症还不算太厉害。

慕容言和师傅见状,迅速将我扶起。

而我也渐渐你的恢复了身体的控制力,我对着慕容言笑了笑:“尸、尸妹,你怎么来了?”

慕容言听我开口,冷了我一眼:“还说呢!我刚感觉到印法,你就取消了。害得我只能通过自己的手段过来。而且狐仙姐姐就我那里,狐仙姐姐都来了,你说我能不过来看看?”

听到此处,我有追问了一句:“你伤势好了?”

慕容言却是皱了皱眉:“难道你取消印法,是在担心我的伤势?”

我微微一笑,算是默认。

慕容言眼神闪烁,或许有些感动:“你这个白痴,万一狐仙姐姐不在,而且对手又很厉害怎么办?你和师傅岂不是都会没命?”

“这、这不没事儿吗!”我笑着开口。

师傅也咳嗽了两声,在我俩旁边好似有些尴尬,所幸不说话退到了一边。

与此同时,我身体也恢复了一些体力,缓缓的站了起来。

慕容言白了我一眼,又开口道:“白天出关的。不过这些是什么人?怎么都半人半妖的?”

听到慕容言开口,我也郑重起来:“这些都是日月神教的教徒,吃了某种妖化的药丸,把自己弄成半人半妖的。”

“日月神教?”慕容言带着疑惑。

很显然,慕容言也没听过这教派。

而我迅速的将我知道的内容和情报告诉了慕容言,慕容言听说这个邪教也要对付鬼眼的时候,不免露出一丝惊疑。

但我却开口道:“这岂不是正好,鬼眼和这个日月神教,没一个好东西。两虎相争,咱们正好渔翁得利!”

慕容言微微点头:“回去之后,我会让人好好了解一下他们!”

慕容言话音刚落,不远处便出现了几声咳嗽的声音。

“咳咳咳!”

听到这里,我们几人猛的扭过头去。

“竟还有活的!”慕容言冷声道,便要出手。

可是我和师傅却发现,咳嗽的竟是黄先生。

师傅急忙开口道:“且慢。”

“师傅这是为何?”慕容言不解。

我却在旁边搭话道:“是这个人的妻子让我们来救他的,结果不小心发现了这个日月神教。”

说到这里,我已经跟着师傅,带着慕容言往黄先生走了过去。

当我们来到黄先生面前的时候,发现黄先生嘴角染血,半死不活的样子。

他盯着我们:“现、现在,要、要杀死我了吗?”

我看着奄奄一息的他,其实不用动手,这家伙被慕容言强大的阴力所伤,也活不到明天早上。

因此,我没说话。

只是师傅在旁边问了一句:“黄先生,贫道说过,我同情你但不怜悯你。如今走到这一步,你后悔吗?后悔那些被你们杀死,用来炼丹的人吗?”

黄先生听到这里,忽然发笑起来:“哈哈哈,后、后悔?我、我有得选择吗?我没有选择,我都是被逼的,逼的……”

PS:今天晚,继续求票。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