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八十四章 潜心修行

尸妹 夜无声 4555 2021-03-15 20:39

  慕容言都开口了,我还能说什么?

没办法了,就只能答应。

所以对着空旷的林子开口道:“好吧!到时候我买了烧给你!”

话音刚落,慕容言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不过这次声调却甜美了许多:“好吧!那你快回去吧!”

微微点头,没在说话,转身离开了这里。

等走出鬼马岭的时候,已经上午十点了,慢悠悠的回到铺子都已经中午。

师傅见我回来,问我怎么去了这么久。

我也没迟疑,将昨晚城隍庙和鬼马岭的事儿告诉了师傅。

师傅听完胡六爷的态度,以及慕容言的分析,和我之前一般,也是松了口气儿,放下心来。

不仅如此,我还将我学剑的事儿告诉了师傅。

师傅微微点头,说这是好事儿。

还说既然是我媳妇儿传授的,必然不是普通的剑招。

让我早晚加倍练习,也好提高我的实战能力,行走江湖,也好避免不必要的伤害……

因为昨晚练了一晚上的剑,现在也困得要死。

师傅让我下午好好休息,这事儿他去给独道长他们通通气,让我不必操心。

至于慕容言的存在,师傅自然知晓分寸,我也没有提醒。

下午好好的睡了一觉,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但为了加深剑招的印象,便拿着桃木剑去了铺子后的小院子联系,同时用视频录了下来,免得日后忘记。

就这样,时间慢慢推移,转眼便过了十多天的样子。

在这十多天里,我每天都在练剑,练得手软脚软,但剑招早已经练得非常熟练,倒着使都没问题。

不仅如此,偶尔还会让老风过来和我过几招。

还真别说,自从学习了这剑招之后,使用桃木剑后的战斗力,的确提高了不少,身体的协调能力也变得好上了一些。

不仅如此,更加重要的是,我发现这段时间,自己体内的道气竟然又有了提升。

就在昨天,我已经突破了道士中期的瓶颈,达到了道士巅峰。

师傅很惊讶,说我是根好苗子,在修行上有着很好的天赋。

还说,如果以我这种速度发展下去,说不准明年底,应该就能达到道师境界。

可我几经生死,清楚力量和道行的重要性,还是嫌弃自己的道行不够。

我嫌弃有些慢,问师傅有什么办法可以快些,结果被师傅臭骂了一顿。

他说道师之下,是一个打基础的过程,顺其自然是最好,不然对日后的修行没有任何好处。

他还说,他年轻的时候从道士修炼到道师境,足足用了二两年时间。

可我只用了半年时间,从不会练气到现在道士巅峰,这速度已经非常惊人了。

让我别心浮气躁,一步一个脚印啥的。

反正就是,我的修行速度已经很快了,让我别太去在意这些,免得乱了心智。

除了道行在这十几天内有所增加,到也没其它事情发生。

逃走的张子涛也没出现,甚至都没任何动静。

同时我们也回访了晴明雪,她的生活也恢复到了平静,也没有任何异常。

还在电话里万分感谢我们,还说她最近和吴惠惠同进了一个剧组,还让我们有机会去影视城探班……

最近半个月有些平静,也没有一个外出业务,没有外出业务,就没有提成和红包。

师傅就和铁公鸡一般,除了工资外,找师傅拿钱就和要他的命一般,双眼能瞪得和灯笼一样大。

看着日历,双十一还有五天就快到了。

可手里的钱却不足以清空购物车,想着是不是得找的老风借点,先度过难关。

正愁眉哭脸的时候,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声却忽然传进了耳朵:“请问这里是丁友善,丁道长的铺子吗?”

突然出现声音,将我拉回了现实。

抬头一看,发现开口的是个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中等身材,一身休闲装打扮,头发梳了一个边头,带着一个金边眼镜,看上去挺讲究。

这人面生,又来我们铺子直接找我师傅。据我经验,这八成是有生意上门。

愣了一下,随即礼貌的笑了笑:“没错,那是我师傅。不知道你们找我师傅什么事儿?”

“哦!太好了,总算是找到了!”中年男子顿时惊喜,随即扭头对着屋外开口道:“找到了,就是这儿!”

说完,那中年男子有些激动的,再次对我开口道:“小道长,请问、请问你师傅在哪儿?我有急事找他,想请他帮助!”

“我师傅外出了,你有事儿可以先给我说!要是情况真的紧急,我马上让师傅回来!”我缓缓开口。

至于师傅,这会儿在火葬场和老秦爷喝茶下棋。

如果真有急事,我会联系师傅。若是其它不痛不痒的事儿,就没那个必要了。

中年男子听我这么一说,也是“哦”了一声,随即开口道:“小道长,大事、大事,这关系到我家儿子的性命,要是你师傅不出手,我儿子可能就没命了!”

这中年男子话音刚落,一个富态的中年女人也快步的来到铺子。

没太在意,只是继续开口道:“你们先坐,什么大事儿,你们可以先给我说说!”

我镇定的开口,这些年来,这种话早都听麻木了,每个来这里求办事儿的,都说救命。

但大多都是疑神疑鬼,自己吓唬自己,所以我得先分辨一下。

中年男女也没坐下,那个刚到的妇女见我一脸不慌不忙,她却急了:“小道长啊!你快把你师傅请来吧!是这样的。我、我儿子被女妖精缠身了,阳气儿都被快被吸干了,这才半个来月,人都已经瘦得没人样了……”

说着,这中年妇女竟然哭了。

然后拿出手机,给我看他儿子的照片。

可当我看到照片上的人时,整个人都懵逼了。

里面有两个青年,其中一个神采,青春阳光。

另外一个骨肉如柴,双眼凹陷,好似垂暮老者一般。

如果不说这是同一个人,根本就不会有人将两者联系在一起。

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发现这相片里的人我见过。

不仅是见过,更加准确的说,还被我揍过。

十多天前,吴惠惠请在南天大酒店吃饭,遇到个富二代骚扰小曼,我仗义出手,直接把那富二代的手腕给掰脱臼了。

而那富二代,就和照片里的青年,完全一模一样!

心头惊骇,这不是嚣张跋扈,开兰博基尼的把妹的龙发太子爷吗?

这才半个月不到,怎么就变成了这个鬼样子?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