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十八章 两短一长

尸妹 夜无声 4927 2021-03-15 20:39

  这会儿实在是太困了,忽然听到风雪寒这么说,我真是求之不得。

直接就对着风雪寒点了点头:“那就有劳了!”

说完,我也不客气,直接就找了个角落,架了几根板凳,然后便躺在上面睡。

换做别人,或许在灵堂里睡不着。

可我自幼就生长在这种环境下,所以到没什么感觉。

躺下没一会儿,便睡着了。睡得到挺香的,很舒服。

等我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了。

此时被风雪寒给叫醒了,他双眼有些充血,显得也比较疲倦。

“丁凡,到你了!灵堂阴气很重,盯着点!”风雪寒打着哈欠开口。

但我点了点头:“放心睡吧!我能看住!”

说完,我便揉了揉眼睛,去了棺材前。

香烛和烧纸都是刚换过的,没什么大问题。

而我坐在棺材前,也不感觉害,只要不让香烛熄灭,问题都不大。

加上刚才睡了几个小时,精神也不错,便拿出手机开始玩儿游戏。

也不知道为啥,我总感觉这灵堂里越来越冷,鸡皮疙瘩都起了好几层。

这会儿也没啥心思玩儿游戏,便打算起来活动活动筋骨。

可就在我起身瞬间,屋外忽然间灌入一阵寒风,直接就吹得香案上的火苗“呼呼呼”的响。

见到这儿,我猛的就是一惊,这可不是闹着玩儿,香烛之火肯定不能灭。

急忙转身,去将大门给关好了,以免烛火被吹灭。

等关好大门后,烛火再次恢复了平静。

本以为相安无事,可是当我将眼神转移到中间的香炉上时,脸色“唰”的一声便变了颜色。

只见香炉上的三株供香,此刻竟然变成了两短一长。

正所谓;人怕三长两短,这鬼却忌讳两短一长。

我就一个关门的功夫,香烛便变了个样儿,这可把我给吓坏了。

急忙对着正在睡觉的风雪寒喊了一声:“风雪寒,风雪寒出事儿了……”

我一边开口,一边拔出香炉里的三炷香。

这种香不可能留,必须拔掉,重新点。

风雪寒比较惊醒,听我喊,直接就弹了起来。

“出啥事儿了?”风雪寒皱着眉问道。

“不知咋的,这香突然就烧成了两短一长。”我急忙说话。

然后将三炷香好香放在烛火上点,因为紧张,手抖的缘故,三炷香颤个不停。

“啥?两短一长?”

风雪寒也深知道两短异常的禁忌,急忙来到灵前。

见果真如此,也是脸色大变,拿起黄纸就开始一个劲儿的烧:“尘归尘,土归土。你都已经死了,别在留念了!”

说完,风雪寒还丢了一道符咒在火盆里。

“轰”的一声,直接就出现了一团绿色的火球团。

同时,风雪寒还大声的问我:“丁凡,香点着没。你能不能快点!”

可风雪寒那知道,我也这会儿也着急啊!

也不知道怎么的,那三炷香这个时候就是点不着。

我皱着眉,急促的开口道:“风雪寒,这香怎么就点不着了!”

风雪寒一听我这话,也显得比较惊讶:“点不着了?”

说着,风雪寒直接就靠了过来,也见到了我手中点不着的香。

明明放在火上烧,可以一点点火星都没有。

要知道这是细香,就算用打火机的火,都可以点着的那种。

风雪寒皱着眉,预感到了不妙。

从新拿起三炷香,开始在另外一根烛火上点。

然后对我开口道:“丁凡,你去开棺,看看尸体是不是有变!”

我在这方面的经验不足,所以也看不明白。

风雪寒阅历比我广,经验比我多,他这么开口,我也不废话急忙放下点不着的香,往棺材而去。

双手扶住棺材,然后猛的一用力,只听“轰”的一声,棺材盖直接被我拉开了半截。

然后低着头往棺材里瞅,可就是这一瞅,我脸色当场就变了颜色,当场倒抽一口凉气。

脑子里更是“嗡”的一声闷响,好似晴天霹雳。

我整个人楞在了当场,露出惊恐之色。

因为我发现,棺材里的文小姐,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睁眼了。

而且更加恐怖的是,文小姐的脸部皮肤上,更是长出了一些细小的白色绒毛,搭在小腹上的双手,更是长出了修长的白色指甲。

正所谓;尸瞪眼,要命脸。

这事儿早在之前就经历过了一次,现在再次见到这种情景怎能不让我惶恐?

但这还不是最让我感觉到惊恐的,更加惊恐的,是文小姐脸上的白色绒毛和那突然长出的白色指甲。

死尸突然出现这种变化,代表着什么?代表这具尸体即将尸变,这是炸尸的前兆。

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以前都是听说。

所以见到这突发状况,一时间有些懵。

而点香的风雪寒见我楞在原地没说话,当即就对着我喊了一声:“丁凡,你看到了什么?”

随着风雪寒这一声吼,我这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

然后只听我对着风雪寒开口道:“尸、尸变!文小姐的尸体正在尸变!“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我加重了语气。

风雪寒一听这话,瞳孔也是一阵放大,露出一脸的慌张。

此时他还点什么香?急忙跑了过来,当见到文小姐这个状态之后,也流出一脸的震惊。

“怎么会这样?为何会炸尸!”风雪寒不敢相信。

要知道我们该做的都做了,法事、香烛、纸钱、祭拜,一样不缺。

而且做道场的,还是师傅和独道长两位大拿。

他二人敢放手让我和风雪寒守夜,足够说明女尸已经安稳了,不会出现什么幺蛾子。

可为何,为何还是炸尸了?

除了风雪寒惊讶,我也感觉很惊疑。

但就在此时,我却发现女尸的双眼虽然已经睁开,但并不散光,而是聚焦在一起,好似在看什么东西。

我有些疑惑,便顺着女尸的目光往上看去。

结果就这一看,心头却是“咯噔”一声,全身一阵寒颤。

因为就在女尸的头顶正上方,竟是一根屋梁。

正所谓尸体瞪梁,家属暴亡。

这可是禁忌当中的禁忌,谁敢随随便便让死尸瞪屋梁?并且这尸体还是横死的,煞气极重。

可现在,这女尸真就瞪上了,且因为风水煞的忌讳和禁忌。

此时的屋梁之上,早湿了一大片。

其中间区域,也就是女尸眉心的正上方位置,还形成了一团凝结成了锥子状冰晶,其周围更是生出了白霜……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