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五十五章 原由

尸妹 夜无声 3778 2021-03-15 20:39

  从开始到现在,虽然察觉到一些不对劲,但一直都不清楚详情。

还有一点是,为什么这么好的风水,怎么就酝酿出僵尸了?

这会儿把话说到这儿,众人自然想搞清楚原由。

又听到这坟一年前动过土,师傅在喃喃自语之后,便对着齐先生开口道:“齐先生,二位老爷子的坟一年前可动过土?”

齐先生本在哭,这会儿听师傅问,愣了愣,然后才回答道:“说到动土,到是有那么一次。”

“哦?这坟真动过?”独道长也追问一声。

“嗯!之前我就感觉运势下滑,各种不顺,就想着十年期限马上就到了,所以就找了个风水先生。那风水先生也来看了,当时也说可以迁坟,可是等掘土之后,那风水先生却突然犯了心脏病,结果直接就去了医院。当时也没谁会迁坟,所以又把土给填了回去。本想着等那风水先生好转之后,等他主持继续迁坟,可他进去之后,就再没活着回来!这迁坟啊!就这么陆陆续续找了些人来,但没人敢动,一直拖到了现在……”

齐先生一言一句,认认真真的将一年前的事儿说了一遍。

可我们一听这话,都不免的倒抽一口气儿,心惊不已。

俗话说得好;开弓岂有回头箭?

这齐先生完全就是在找死,那见了光的棺材,还能重新填回去?那破了穴的风水墓,还能有风水?

独道长不免长叹一声:“这就难怪了,如此看来。这百寿山的风水穴位,应该在一年前就破了。穴位已破,加上百寿山格局变化,好地已经悄悄转变成了煞地,虽然不显,但棺材却成为了养尸棺材,福尸便成了祸尸。直到今夜见光,棺材落地,这才诈尸起身……”

独道长见识广博,听到这些,便已经分析出整个事件的全过程。

师傅和我们,也都是比较认同他的猜测和看法。

而我更是质问齐先生一句:“齐先生,既然这里动过土,你早在之前,怎么就不说啊?”

齐先生却露出一脸委屈:“你们,你们也没问啊!我想我爸和爷的坟就在这儿,以为没啥的!”

无奈的翻个白眼儿,这可是死人坟。不是填土坑,可以挖了填,填了又挖。

在风水术上,除了那种极其特殊的穴位外,很多穴位都只能葬一次。

如果再被挖开,风水气运也就消失了。

好一点的还好说,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普通穴位,问题到也不大。

可是这里不同,这里是双刃百寿山,风水只要一破,格局瞬间改变,吉变凶,善变恶,尸变煞。

这也是为何,二老的尸体会在这样的风水宝穴里,竟然被养成了僵尸,而且还即将化作黑煞的主要原因。

就是因为动土破了风水,导致气势的改变所造成的。

凶煞汇于“龙穴”,而龙穴的位置正好是两棺所在,吉棺变凶棺,最终变成养尸棺材。

如今有了一个明白,之前憋在心里的疑惑,此时也有了一个解释。

旁边的齐家二老,也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明白为何这一年多来,都无法回到棺内的原因。

可就在大家准备料理后事,将二尸重新下葬的时候,风哥却忽然吊儿郎当的开口道:“我在这里听了半天,你们说坟是一年前变成了凶坟,好地变成了煞地,两尸体也开始向僵尸孕养,但我就奇怪了,这两尸体都埋了八九年了,怎么还能保存完整?依我看啊!在十年前就被动了手脚。”

听风哥这么一说,我感觉到也是这么个理。那有埋了十年的尸体,还没有腐烂的?

结果风哥话音刚落,齐先生却插话道:“小风道长,实不相瞒。当初那位高人在下葬我爸爸和爷爷说过,说这穴位百年难得一见,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所以对我爸爸和爷爷的尸体,做了一些防腐处理,并用碳灰石灰石垫底,再用蜜蜡封棺,隔绝空气。同时那位道长还说,这里的风水滋养下,我爸爸和爷爷的尸体可保不朽……”

齐先生刚说到这儿,齐有才也附喝一声道:“小儿说得没错,之前我和我爹的肉身的确不腐,住的也非常的舒坦,就是一年前开始,才让我和我爹住得非常的不舒服,也进不了棺!”

听完他们的话,我和风哥以及师傅和独道长才搞明白原由。

如今看来,当初给齐家二老做风水,勘坟地的道士,绝非等闲,拥有这等手段,风水造诣必然达到了一个很恐怖的境界。

“好手段,以风水气势养尸,保吉运昌盛,死者安眠,生者无忧。没想到世间竟然还有这等造诣的风水道师存在,如果有机会真想亲眼见上一见!”独道长也不免佩服道,大家夸赞,可见独道长对这位风水师的敬佩之情。

师傅也是连连点头,感觉这风水师的手段惊人。

便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齐先生,那你记不记得这道长的名号?”

齐先生下意识的回想了一下,然开口道:“我依稀记得,那位道长姓秦,什么名字没说。年纪也不大,现在可能四十多五十吧!”

“秦道长……”我喃喃自语,暗自将这个名号记住。

师傅和独道长对视一眼,但也微微摇头,显然他们对这个秦道长,并没有什么印象。

如今,所有的事儿都已经水落石出,大家也都松了口气儿。

再短暂的休息之后,便开始善后工作……

虽然刚才和这两具僵尸死磕,但这会儿还是烧纸起香,迎尸还礼。

因为三个司机都已经走了,这事儿我们只能亲力亲为。

等我们将两具尸体,重新下葬到新坟里,并填好土后,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预计午夜十一点以前就能搞定的事儿,结果硬生生的拖延了四个小时,而且还差点丢了命,想在想想,都心有余悸。

好在最后的胡六爷赶来帮忙,要不然这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齐先生这会儿对我们千恩万谢,齐家俩老爷子也是对我们又叩又拜。

等全部妥善处理完后,鸡也叫了。

风哥听到鸡叫,便要沉睡,重新让老风出来掌控身体。

不过在风哥沉睡之前,却当着我们的面,对着独道长说了一句:“老坑货,还有三个月,你可得抓紧了!”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