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三百二十九章 去医院

尸妹 夜无声 4715 2021-03-15 20:39

  工地厉鬼这事儿,现如今落下帷幕。

不仅见识到了红衣女鬼的强大,也见识到了各方鬼首的厉害。

但更加重要的,我们取得了鬼阴丹。

只要有了这东西,风哥那边就有了交代。

从此以后,老风身体控制权也就不会受到威胁,这样对老风老说,也就没了后顾之忧。

当然,同时也解决了小曼的委托。

如此一来,小曼不仅可以继续在这里搞建设,还能让那些没钱的普通人,买到真正的便宜房,并且可以顺利的完成公司对她下达的任务。

如今看来,搞定女鬼一举多得,皆大欢喜。

只是这个过程,着实有些凶险,我现在都感觉胸口在疼,恐怕受了内伤回去之后还得调养一番。

我加快了脚步,没一会儿便回到了宿舍楼里。

刚一进屋,便见到老风和杨雪正和小曼以及那个方长江交谈。

“风道长、杨道长,你们真是年少有为,青年才俊。不仅年轻,道行还这么高,好比当空日月,未来新星啊……”

方长江不断恭维着,拍着马屁。别说老风和杨雪了,就算他的上司小曼,这会儿听得都尴尬。

但也正在此时,众人见我进屋,都扭头望了过来,皆露出一脸的幸喜。

“*宝你回来了!”小曼一时激动,直接叫出了这个名字。

我也没在意,淡淡一笑:“嗯!后事都搞定了,明天你们就可以继续开工了!”

“丁道长快里面坐,诸位道长正是好本事啊!没想到困扰我们这么些天的麻烦,三位半晚上就给我们解决了!”方长江附喝一声,急忙抽出一张凳子,让我坐下。

我这会儿也有些累,到也没客气,一屁股坐下,也没理会方长江这个马屁精。

“丁凡,都送走了吗?”杨雪没有言明,但我知道她在说啥。

微微点头:“送走了!放心吧!”

说完,我看了一眼见老风,情况不太好。便开口问道:“老风,你胸口怎么样?”

老风淡淡一笑,看着自己已经被简单包扎好的伤口:“小意思,这点伤不足为虑!”

结果老风话音刚落,杨雪在旁边便翻了个白眼:“还不足为虑,差点就没给你骨头抠出来!挺严重的,目前就止住了血,还得去医院缝合伤口,打个破伤风!看看肺有没有出血。”

杨雪刚一说完,小曼也开口道:“真是对不起,我们的事儿害得大家都受伤了。我已经联系了市医院,一会儿我们直接过去就成!”

“是是是,这些都已经安排好了。医院那边也有我们公司的股份,就等丁道长回来好一起上路,到时候做个全面检查。”方长江继续附喝道,

听杨雪说得这么严重,我直接就站了起来:“那咱们就别在耽搁了,现在就走吧!”

老风脸上虽然没露出什么疼苦的表情,但他的身体,他也清楚。

他是受伤最严重的,胸口羽绒服都被撕破,直接在胸口留下了数道抓痕,而且很深的那种。

里面的衣服都被鲜血染红,虽然他用金疮药止了血,但伤口却还在,而且很宽,必须立刻处理。

如果感染或者其它什么,那就得不偿失了。

工地上也没事儿了,所有老风也没拒绝。在我的搀扶下直接站了起来,然后出了屋子。

小曼的助理方长江很会办事儿,又是开门又是打灯,最后他还把一辆商务轿车给快了过来。

我们一行五人,也就陆陆续续的上车。

然后便直接离开了这个让我们险象环生,差点丢掉性命的工地。

在车上,老风和杨雪也都没有多问我最后和王宝城以及腾牛说了什么,都显得很是疲惫,靠在桌椅上休息。

太累了,加上我们三人都挂了彩,受了伤了。

或许没有老风严重,但短期内,肯定无法再这么折腾了。

等到了医院门口,发现是一家私立医院,难怪有私人股份。

此时的医院门口,早已经有医护人员守候。

方长江一改之前低三下气的样子,对着一个医院的值班主任便叫嚣了几声,说要让医院最好的医生给我们治疗以及用最好的药。

值班主任连声点头;是是是!

我们被安排在绿色通道,第一时间得到了治疗。

经过检查,我和杨雪问题不大,也就呼吸系统的毛细血管破裂,有微量出血。

应该是被女鬼的阴气给震破的,但并没有什么大的伤势,只需要休养就能痊愈。

老风的情况就不是很好,胸前四道血口子。

好在是独道长的秘制金疮药够厉害,止血效果非凡,要不然老风当时就可能流血过多,从而出现休克,甚至是死亡。

除此之外,医生还发现老风胸骨有骨裂的迹象,多处软组织挫伤,甚至肺部都有少量淤血,必须立刻清理。

说需要“洗肺”,然后加固胸骨啥的,反正霹雳吧啦说了一通,我也没听懂几句,听着很严重,只知道医疗费很高。

但好在小曼家的公司全额支付了医疗费用,不需要我们掏一分钱。

要不然这些治疗费用,恐怕我们还不足以支付。

当老风在治疗室接受治疗的时候,杨雪突然将我拉到一边,然后对我开口道:“丁凡,你和你的师傅,是不是那个门派的弟子?”

突然被杨雪这么一问,我当场就懵比了:“那个门派,是哪个门派?”

杨雪皱着眉:“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你和你的师傅,是不是、是不是出至阴尸门?”

“阴尸门”我第一次听到这个门派,心中带着狐疑。

在我的认知里,我和我师傅,根本就没有门派。

师傅的术法,也都是以前在山里做剃头跟一老和尚学来的。

师傅说那老和尚本是一道士,后来剃了头,就做了和尚。

但这佛道不分家,问题到也不大。只是我们也就是普通的手艺人,并无门派。

我摇着头,露出一丝苦笑:“杨雪,你可想多了。我师傅以前是山里的剃头和尚,后来在火葬场干了些日子。并没有什么门派。至于这个什么阴尸门,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真的?”杨雪一脸凝重。

“真的!”我回答到。

杨雪见我认认真真,也不像说假话的样子,便很疑惑道:“这就怪了,听我爷爷说。各方鬼首基本不会和活人有交集,因为有违禁忌。但除了阴尸门弟子以外。只是这个门派早在百年前便没了传承,今晚我见你能和鬼山爷和铁龙头有交集,甚至他们出手相助,我还以为你是那个阴尸门的传承弟子……”

我愣了愣:“这可真不是!不过照你这么说,这个阴尸门挺厉害的,他们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传承?”

杨雪听我询问,不由的深吸口气儿,然后开口道:“听我爷爷说,这个传承非同一般。是江湖邪教,天下人得而诛之。门中弟子,皆是半人半尸,半阴半阳。所以外面的的人,喜欢叫他们尸门……”

杨雪开始一句句的说着,可是当我听到“尸门”二字的时候,心里当场便是“咯噔”一声,脸色直接就变了。

尸门,这、这不就是当初慕容言告诉我,说她生前在尸门学道,所以叫她“尸妹”的由头吗?

这么说来,慕容言岂不就是这个阴尸门的邪教弟子?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