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尸妹

第二百四十四章 动土

尸妹 夜无声 4372 2021-03-15 20:39

  师傅这一手也就是最简单的三起开路符,一般送死人用的。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一手,直接就看得在场所有人一愣一愣的。

齐先生更是连连点头,说师傅厉害。

我站在旁边也没搭话,只是盯着师傅作法。

于此同时,在山下的独道长,也在开坛。

因为那是新坟址,齐老爷子的穴位也比较特殊,所以也需要先开灵,后动土。

意寓祷告神灵,四方诸鬼,这地方马上有新人来了,请大家退避的意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也看着时间。

大约在五点五十五分左右,我站在旁边提醒了一下师傅。

告诉他时间差不多了,师傅对我点了点头,又念道了几句,最后对着两座坟茔子开口道:“吉时已经到,动土!”

说完,师傅抓起一把纸钱就洒在了天上。

随着漫天的纸钱落地,师傅直接起了两道黄符,分别贴在了两座坟头的墓碑之上。

做完这些,师傅拿着三炷香,又对着两座坟茔开口道:“二位齐公,吉时已到,多有打扰,请见谅!”

紧接着,师傅便将供香插在地上。

“好了,现在可以动土了!”

大家早已经是磨拳搽掌,这会儿根本没有丝毫怠慢,抄起铁锹就围了过来。

我们最先动的是齐先生父亲,齐有才的墓。

这墓外面虽然一层石砖,但用铁锹一砸,也就碎了。

所以对我们来说,问题并不大。

砸碎了外面的瓷砖,我对准了坟茔就是一铁锹下去。

齐先生和另外两个司机,也是卯足了劲,一铲又一铲的往下挖。

开始的时候一切顺利,可是当我们将冒出地表的坟包铲平之后,我发现了一丝异样。

我发现这土,这会儿竟然变得很是潮湿,潮湿到那种都快变成稀泥的情况了。

就算是雨季,这坟也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里是装修过的,里三层外三层都是瓷砖水泥。

可这都一个月没下雨了,而且这地方比较向阳,并非积水的潮湿地,就算积水,也不能积这么多水在坟茔子里吧?

俗话说得好;坟积水,索命鬼。

谁喜欢没事儿泡在水里?这样只能让死者不断积累怨气,日子久了,就得化作厉鬼。

我心里犯嘀咕,便招呼了师傅一声:“师傅。你过来看看!”

师傅正在坟头烧钱纸,这会儿听我叫他,也狐疑的问了一句:“咋了?”

“师傅,这坟里好似有积水!”

“什么?有积水?”师傅挑了挑眉,也走了过来。

这会儿太阳已经落山,这地方又是山里,四周已经很是昏暗。

大伙儿这都是照的蜡烛和手电,师傅拿起手电,往坟穴里照了一照。

这一照之下,果然发现这坟穴里的泥巴变得很潮湿,甚至这一会儿功夫,就出现了积水的情况。

师傅邹了邹眉,嘴里喃喃自语道;这里的风水,怎么可能积水?

说完之后,师傅又左右看了一眼,随即开口道:“先不管它!这土已经动了,就不能收手,就算这里变成了湖,今儿也得起棺。”

“是!师傅!”得到师傅的命令之后,我也不在理会,招呼齐先生等人继续往下挖。

这坟就那么点大,泥土又潮湿,所以没一会儿就挖到了棺材板。

这是一口黑色的花鸟龙纹棺,到也没啥新奇的。

挖到了棺材,咱们也没停下,而是将左右泥土先清理。

只是在清理完泥土之后,我偶然发现,这棺材竟然在往外渗水。

一滴一滴的往坟穴里滴落,按理说这棺材里装的是尸体,怎么可能会有水呢?

如果真有水,那可是对死者大不敬。

在水里泡着,死者能舒服?

难怪齐先生做梦,都梦见他爹和爷爷给他说住着不舒服。

我显得有些惊讶,不清楚这怎么一个情况,就要扭头问师傅。

可谁知道师傅此时就站在我身后,见我扭头要问,当即便伸手制止了我,同时小声的对我开口道:“先别声张,这地咱们没能看透彻,其中应该还有蹊跷。去把另外一座坟也掘开!”

听师傅这么一说,又见他表情凝重。

我清楚,这可能是遇上一些麻烦事儿了。

但为了稳住众人心态,加上现在也没出什么状况,我也就没有声张,而是带着齐先生等人开始挖另外一口墓。

这座坟和齐有才的坟一般无二,挖到下面,泥土也是潮湿异常。

清理完泥土后,如果仔细观察,可以看到棺材板也在往外渗水“嘀嗒嘀嗒”的不断往坟底滴落。

也就在此时,独道长和老风等人从山下赶了上来。

这独道长刚一出现,师傅便张口道:“老独,你快过来看看!”

独道长见师傅语气凝重,也有些狐疑,但还是快步来到跟前。

师傅对着独道长耳朵边上说了几句之后,独道长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急忙往坟穴走去。

老风也看出异端,来到我身边问了一句:“老丁,出啥事儿了?”

“还不清楚,但这两口坟里积水很严重。而且我看那些水,都是从棺材里渗出来的!”我如实开口。

风雪寒听到这里,却是愣了一下:“棺材里还能渗出水来?”

很显然,风雪寒也感觉到意外。我郑重点头,表示肯定。

不远处的齐先生见我们都神神秘秘的,也走了过来,小声问道:“小丁道长,是不是出事儿了?我爸爸和坟还能不能迁啊?”

我对着齐先生笑了笑:“有些小问题,但我师傅他们在,你放心就是,这土棺都见了天日,今日这坟肯定得迁!”

齐先生也没多想,听说能迁,也就松了口气儿:“能迁就好,能迁就好!”

说完,也不在理会,走到一旁和三个司机下属抽起了烟,静等师傅们的安排。

而这个时候,师傅却忽然对我和风雪寒开口道:“小凡、小风,你们过来!”

我和老风对视了一眼,也没迟疑,随即走了过去。

等来到近前之后,只见独道长沉着脸,压低的声音道:“事发突然,大家都没个准备。先给你俩透个信儿,这两棺有问题,棺内恐有异常,今晚都提防点,免得出了意外……”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切換簡體